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16116
用户名:  面包果果
昵称:  栗子

日志分类

日历

2020 - 11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     
«» 2020 - 11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08-01-09 22:55

幽 香 柚 子 茶

    



 


一直就很迷恋柚子的幽香,宽厚而温和。疲惫的心,就这样在不经意中被抚慰。


上尖下圆,油光放亮,胖乎乎的模样。憨态可掬的柚子,在孩童的眼里,大约该是绝好的玩物。若是倒退几十年,我也许会像曹雪芹笔下的板儿,提了脚尖,将柚子权当球来踢玩。可是我现在,只想用柚子来制作柚子茶。


我制作美食,其实多半是为了满足心血来潮的顽皮。


“妈妈,啥时开饭啊?我都快饿死了。”每每,我在厨房全神贯注,儿子总是没有耐心来等候我的“杰作”。


“哈,又有好吃的啦,我们吃饼干,慢慢等。”他真该去当校外辅导员。每次他哄儿子时,我总是这样想。


中国人认为,但凡浑圆之物,皆有象征团圆之意。而“柚”与“佑”同音,有吉祥的含义。逢年过节,柚子,是必然要被他加入礼品单的。“这东西沉死了,还是别带了。”我发牢骚。“这是沙田柚,再沉,也是要带的。”当然,最沉的柚子从来都是拎在他的手中。


柚子,浸泡在温水中,丝瓜瓤,轻柔地搓洗表皮。


浪漫纵然是不懈的渴望,而厮守一生,才是女人最终的追求。好男人的标准,应该是能给女人以安全感。浓眉大眼,宽宽的前额,浓厚的中音磁铁般。见到他的那天起,我就认定他是我所依靠的人。


持了刨皮器,由上而下,将那层翠衣刨了。幽幽的香,在鼻腔弥漫。双手,被喷溅的柚子油浸渍,黄黄的,滑滑的。


利刀,将柚子皮切成丝。有些费力。盐,撒在柚子皮丝中,盖碗,腌。温水,将柚皮丝氽过,挤干水分。


恋爱,不必循规蹈矩,而婚姻,却必须脚踏实地。日子,就这样在日复一日的柴米油盐中滑走。只有肯付出的人,才能品尝到婚姻的滋味吗?“烦死了,整天的做饭、做饭。” 锅碗瓢盆被我摔得乒乓乱响。“那就别做饭了,我来下面条,敲两只鸡蛋,OK了。”其实他不喜欢吃面条,我知道的。看着他在厨房忙碌的背影,我的心,隐隐地痛。


剥去表皮的柚子,露出茸茸的白衣,很有些惨烈。现在,该是取出果肉的时候了。果肉,细细地用手一片片撕碎,晶莹剔透的美丽,尽收眼底。


相爱的人,将一颗透明心呈现出来,或喜或怒,或悲或苦,一览无余。从相爱的那天起,我们的话语似乎总也说不够,“我就不明白,你哪来那么多话?”他歪着脑袋瓜子。“我更明白,你竟然可以吃饭说话两不误。”我冲他翻白眼。


少许的水,入锅,放入冰糖、柚子皮丝和果肉,沸腾,改小火,熬煮。那幽香,又在侵略鼻腔。锅中,晶莹诱惑。息了火,静候冷却。蜜糖,拌入锅中。取了玻璃瓶来,锅中之物,倾入瓶中。


7日之后,开了瓶盖,一小勺的柚子茶,开水冲化。“快,尝尝,我的新作。”我很有些成就感。“香,真香。”


柚子茶,在齿间徘徊着香甜,糖、柚,充分地融合。婚姻是不是也如此呢?几十年后,彼此分不清你我。也许,这就是婚姻的最佳境界吧。


 

Tags: 情感文学原创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2026)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