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160928
用户名:  刘心乔
昵称:  乔老爷

日历

2020 - 10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 2020 - 10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20-10-12 11:16

乡野童年(《乔老爷自传》节选)





上世纪七十年代的老家


    

    山高皇帝远,僻壤生活难。

    少年不识愁,穷苦当便饭。

 

    我的家乡,在湖南中部一个偏僻的农村。丘陵地带多的是低矮的山峦,农家的茅草屋、土砖房依傍着山腰山脚而建,三五家毗邻而居,东家父母拌嘴,西家夫妻闹床,不时传入耳中。一条七弯八拐的小河,灌溉着两岸数千亩农田,养育着槐树、月形、桥头、新石等生产队的几百户农家。乡下机耕路、沙石路很少,有的只是晴天一身灰、雨天一身泥的土路,农村土地承包后才慢慢有了柏油路和水泥路。我出生的时候,有自行车的农户极少,村民出门纯粹靠两条腿走路。收音机、缝纫机、电视机等家电对我们而言,那是奢侈品,是城里人的专享物件。






大队部旧址



    生产队是唯一的存在,集体经济,集体共有,农民只能靠赚工分来养家糊口。集体的粮食、林木、水塘里放养的鱼以及其他经济作物,大多是以农户所获得的工分进行分配的。

    在我的记忆里,父母每年挣的工分所获取的粮食,不足以让全家人填饱肚子。每年总有三五个月,是要靠到邻近的经营得好的生产队赊借粮食才能度过饥荒的。红薯,芋头,萝卜,马铃薯等便成了除大米之外最能解决我们温饱的主食。养鸡鸭,养猪羊,也多是集体的营生,农民自己都吃不饱,哪有东西喂养它们?

        生产队有一个面积很大的晒谷场,既是农忙季节收割晾晒稻谷、堆放稻草的地方,也是孩童们打闹玩耍的乐园。农忙时节,家家户户的大人们都忙于双抢(抢收抢插),没有时间照顾家里的小孩,小孩子们便自发地三五成群,捉迷藏,打陀螺,滚铁环,踢格子,跳皮筋,孩童的嬉戏声,叫喊声,父母的吆喝声,训斥声,和着脱粒机的轰鸣声,构成了农村双抢时节的交响乐。



世外桃源


    

    晒谷场旁边,有堆放农具的仓库,有圈养耕牛的牛栏,还有集体食堂。收割季节,为了犒劳辛苦的村民,生产队总会杀几头肥猪,举办一至两场酒席,给大家打打牙祭,村里男女老少悉数到场,那热闹场面不亚于春节过大年。

    大锅饭很香,略微烧糊的锅巴更是小孩子的最爱,刚刚出锅的锅巴虽然烫手,但只一小会功夫就被小孩子们哄抢一光。平时难得见到荤腥的大人们,则大口吃肉大口喝酒,个个吃得满嘴流油喝得满脸通红,饱嗝声震天响。更有醉酒的光棍汉,趁着酒兴大胆地摸别人家婆娘的屁股,引起阵阵骚动,男人的起哄声,婆娘的谩骂声,响彻整个晒谷场。






儿时戏水的三角塘


    

    我虽然生在农村,长在农村,但地道的农活,却没一件是干得像模像样的。唯一一次帮忙生产队喂牛,喂养了一个月,牛瘦了一圈,被生产队长点名训斥,还克扣了家长五天的工分。

        农村的孩子的童年,不像城里的孩子有各种各样的玩具,陪伴我们长大的,是房前屋后伸手可及的黄泥,是山岭深深浅浅能躲能藏的沟壑,是春夏秋冬按时而至的鸟兽,是小河小溪欢蹦乱跳的鱼虾,是天真无邪衣不蔽体的同龄的小伙伴。在我的印象里,农村男孩子的玩具,有木头制成的手枪,还有陀螺,弹弓,纸板,铁环,有时也会和女孩子一起,模仿大人结婚的样子,玩过家家游戏,树叶,茅草,石子,碎瓷片,甚至是大人们的衣服鞋帽,都可以成为我们游戏的道具。年龄再大一点,调皮的男孩子就会脱掉自己的裤子,露出小鸡鸡吓唬小女孩,甚至有时会粗野地脱去小女孩的裤子,弄得女孩嚎啕大哭。往往这时,男孩子的父母为了平息风波,总会当着女孩子父母的面,将男孩子痛打一顿,以儆效尤。







2014年新建的农家小院


    

    我的童年,最开心的事情莫过于游泳和钓鱼。农村大大小小的水塘是男孩子们的最爱。炎热天气,成天泡在水塘里,或摸鱼虾,或打水仗,乐此不疲,要不是父母追打着喊我们回家吃饭,小伙伴们是不愿意离开的。

    农村小孩子钓鱼,也是一道特殊的风景。只须一条短竹竿,竹竿上系上一截缝纫线,在线的尾端拴一条鲜活的蚯蚓,无需浮漂,无需铅皮,无需鱼钩,放在水塘的流水处,一小会功夫就能钓上鱼来,我们在水塘边蹲守半天,钓上来的小鱼足够一家人美餐一顿了。

    然而好景不长,下次再和妹妹去水塘边钓鱼时,被母亲发现了,她不问青红皂白,将所有钓鱼的家伙什丢进水塘中,顺势将我提起,好一顿揍,打得我屁股火辣辣的痛,妹妹一旁吓得哇哇大哭。母亲一边打还一边骂:看你还钓鱼!看你还钓鱼!!你自己掉进水塘里淹死就算了,别连累了我的姑娘。第一次带妹妹去水塘边钓鱼,我5岁,妹妹3岁。

    乡野童年,很纯,很真,很美,很快乐,它深深地烙印在我的脑海中,牢牢地根植于我的生命里。



类别: 随笔 |  评论(1) |  浏览(3016) |  收藏
一共有 1 条评论
刘心乔 2020-10-12 11:20 Says:
陪伴我们长大的,是房前屋后伸手可及的黄泥,是山岭深深浅浅能躲能藏的沟壑,是春夏秋冬按时而至的鸟兽,是小河小溪欢蹦乱跳的鱼虾,是天真无邪衣不蔽体的同龄的小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