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160928
用户名:  刘心乔
昵称:  乔老爷

日历

2020 - 10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 2020 - 10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20-09-24 11:16

我印象中的母亲(《乔老爷自传》节选)




刘喆,刘桂香


    我六岁刚刚读小学一年级的时候,母亲就撒手人寰离我远去了。小时候家里穷,时常是衣不蔽体、食不果腹,更不用说能有多余的钱去照相馆照相。因为没有母亲的照片,对母亲的印记,早已模糊不清了。我心中的母亲,只能从父亲偶尔的闲谈中想象,或者是在年迈的叔叔婶婶的回忆里体会,抑或是靠自己的主观臆造,慢慢拼凑图像。因为模糊,所以朦胧抽象;因为臆造,所以温馨完美。这种复杂的情怀,一般人大抵难以明白。母亲的过早离世,让我比同龄人成熟得更早,独立得更早。

    能够让我记起母亲的,第一印象是她对我特别严厉。我小时候非常淘气,上树掏鸟,下河摸虾,与同龄的男孩子打架,还常常背着大人,带着妹妹到鱼塘边钓鱼。母亲知道后,令我跪在地上,不分青红皂白,用竹条狠心地往我身上、腿肚子上抽,抽得我身上青一条紫一条的伤痕。我的印象里,被母亲毒打的次数,每个月总少不了三五回。在母亲看来,男孩子成长要靠打骂,不打不骂难成器,越是严厉,长大后才会越有出息。

    第二印象是她特别愿意帮助村里的老人。母亲乐于助人,是村里出了名的菩萨心肠,谁家有困难,尤其是那些孤寡老人,母亲会想方设法给予帮助,挑水浇菜呀,送柴、送米、送鸡蛋呀什么的。村里有个刘姓的老阿婆,丈夫死得早,独自一个人带着六个儿女,生活极其艰难困苦,经常是吃了上顿没了下顿。母亲时常予以接济,将从牙齿缝里节省出来的粮食,偷偷送给刘阿婆,后来被父亲知道了,大骂母亲是个败家婆娘,还罕见地动手打了母亲。可母亲秉性不改,只要力所能及,总会适时用她的柔情和热情,温暖邻里乡亲。

    母亲的细腻和无私,她的悲天悯人,她的慈爱,泽被乡邻,和睦温馨。我以为,有母爱的庇护与滋润,儿女的人格更健全,心智更发达,为人更独立,处事更圆通,生活更甜美。母亲的善良与勤劳,母亲的博爱与热心,是遗传给我的最大精神财富,也是我此生幸福快乐的不竭源泉。





陈贵琼,刘杰,刘喆,黄颖




类别: 随笔 |  评论(0) |  浏览(1706)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