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15738
用户名:  钟国昌
昵称:  钟国昌

日历

2019 - 12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    
«» 2019 - 12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1-03-24 09:03

又是一年春耕到

又是一年春耕到


    前些日,因盐价飞涨,我打了个电话回家,让家里赶紧去买几包回来存着。大哥说他正在田里耙田,有空了再去买。听着手机那头突突响的拖拉机声,我才发现,春耕开始了,而我已经有七年多不下田下地干活了。如果我再去田里干活,想必干不到十分钟,我的肩膀会酸痛,我的嘴巴会大口大口喘气。我离“农业生活”越来越远了,我成了“伪农民儿子”,这是我始料未及的。


    这样的感慨让我不由得想起年少时在家的农耕时光,想起我的父母和那些兄弟姐妹。


    小时候,我们家在村里是比较穷的。当别人已经开始请人耙田的时候,我和家人们还是人手一把锄头,在田里一字排开,一锄一锄地把泥土翻起来,用脚踩碎,然后两人拉着木梯,平整着刚翻起的泥土。当别人已经开始抛秧的时候,我和家人们还是弯着腰,一茬一茬地种下秧苗。当别人已经开始用机械打谷机的时候,我和家人们还是一把一把将稻谷割下,一脚一脚踩动踏板,一手一手将稻谷脱尽。当别人已经把稻杆烧掉当肥料的时候,我和家人们还是将稻杆打个结立起来晒干,堆进老房子里当作燃料。当……


    可是我并不觉得辛苦,并不羡慕别家的孩子可以无忧无虑地玩耍。当时的我,喜欢干农活,喜欢和家人一起有说有笑地在田里地里度过白天。那时的我,充满了快乐,尽管胳膊会酸痛,皮肤会晒得黝黑黝黑。


    下田干活最怕的事就是蚂蝗吸上和那种不知道名字的虫子蜇上。关于蚂蝗,可是有个说法的,那就是睡懒觉的人比较容易被吸上。说来惭愧,那时候我挨蚂蝗吸上的次数是最多的,而且吸了几分钟后我才发觉,结果昨晚吃的饭化成的血全都成了蚂蝗的美味。而那种虫子,蜇中人之后,会马上肿胀起来,痒痒的,又不能去抓,要不然越抓越痒,越抓越肿,只能等它的“药效”自然挥发。每次挨蜇之后,我会找这种虫子,用手将它们碎尸两段。不过,有时候不小心,手竟然也被蜇中了,这可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更多的是欢乐。我们兄妹五人,往往都是一起出动,有时还排着队,激动处还一人一句唱着歌。将近一亩的田,我们一个上午可以锄一半。春耕的时候,田里有水,一锄头下去,往往会溅起水花,结果回家时,每个人的裤子、衣服都脏了,连脸上也有泥水,真像一只大花猫。插秧时我们也做好分工:父亲和弟弟拔秧,大哥、老妹运秧,母亲、二哥和我插秧。老妹有时候偷懒,远远就将秧苗抛过来,结果我和二哥屁股开了花,就挥手把水泼向老妹,可老妹早都跑远了。这时候,父亲母亲就会数落起来,我们就埋下头继续干活了,可脸上早都笑成了花。二哥经常把秧苗插歪,不是太靠近就是太宽,母亲会说他,这么插下去,都到北京了。我呢,由于近视,时不时要扶一下眼镜,擦一下眼镜,速度就慢了,往往他们掉头了我还有好几米没插。


  最开心的是割稻谷的时候,割到最后一小片我们会从各个方面割,以包围里面的大青蛙,还时不时探头,免得让它们跑了。一发现大青蛙跳出来,我们就赶紧围上去,连打稻谷、运稻谷的父亲、哥哥都来围捕。这大青蛙贼得很,倏地一下就没影了,我们就翻开稻杆,摸着有水的脚印,愣是把它抓到了才罢休。


    春耕时节的家乡,是一道绝美的风景。河水涨起,柳树抽芽,野花绽放,燕子翩飞,青蛙闹春。田间地头,随处可见趁着大好春光撒下种子的乡民,可听见拖拉机在田里演奏的音乐声。我渴望在这春耕的时节再回家乡看一看。


    年少时的春耕记忆,将伴我一生。若有来生,我依旧愿做农村的孩子。

Tags: 春耕   农忙   快乐   回忆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824)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