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15738
用户名:  钟国昌
昵称:  钟国昌

日历

2019 - 12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    
«» 2019 - 12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0-01-26 21:29

小说*喝酒*诗歌

又是鸡毛蒜皮



  • 小说


    上上个星期,埋头几个夜晚编了一篇九千余字的小说。这篇小说来得蹊跷,写完了竟还没拟好题目,后经再三思量,取名《青春落差》,以我去年夏天我上南宁见文友遇到的事为蓝本,增加了一些无厘头的场景。


    侯兄看了之后给的评语是:“放不开。叙事太实、太直。语言不够放松。小说叙述其实说白了就是没话找话说啊,和诗歌不一样,夸张、渲染、虚构、塑造场景、细节和人物。要详略得当,不必面面俱到。把生活素材剪彩加工。”这一盆水确实够冷,我仿佛蜷缩在冰窖里。后来我发给可人,她说她看了开头就没有太多想看的欲望了。她的话把我拉回到了现实,我才更深刻地感悟到原来自己的阅读量如此稀少,社会阅历如此稀少。于是,我把qq签名改为:“雾气散了,天见光了。冬雨停了,地表干了。北风来了,天变冰了。少联系了,没默契了。多看书了,心地宽了。”


    是该好好看书了。是该好好开始“走出去”战略了。


 



  • 喝酒


     我越发和酒脱不了干系了。来到防城港后,我才知道自己可以喝好几两高度酒,大概是遗传父亲的吧。上一周,喝了五场酒:和LM群的朋友搞了两场,其中一场的啤酒比夏天时喝的还要冰,导致我羸弱的胃接受不了吐了出来;和舍友喝了两场酒;和公司同事喝了一场白的。这五场酒喝酒,我都尽量让自己少喝(不喝几乎是不可能的),因为我发现已经有一条裤子我可以不用系皮带了。


    让我细数一下过去人生喝高呕吐的经历吧,尽管有些“丢人”。第一次是在大学二年级,当时任宣传委员的我被同学们推选为副班长,和其他班委到东门外师兄开的饭馆吃饭,其他班委挨个向我表示祝贺,那时瘦不拉叽(刚过100斤)的我怎么能抵挡住这攻势,于是喝高了,还好是回到宿舍才呕吐的。 第二次是在去年招聘学生时,势单力薄的我“单挑”七八个学生,结果在回宾馆的途中呕吐在车上了,还连累老板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我安顿好。第三次是去年和防城港的作家们游玩南山时,过于兴奋而喝了1.25升瓶装的米酒,结果当场呕吐,尴尬至极,至今见到他们时仍感到不好意思。第四次即是上面提到的,不过我是在席散之后转移到喝粥的摊点的马路边吐的,只有一个观众,之后又一个人叫了辆三轮车回宿舍了。


 



  • 诗歌 


   上周末,本来想和新星、越州魂去趟钦州,和高力他们聚聚,谈谈北部湾诗歌的,无奈天公不作美,只得搁浅了。此次想造访钦州,有三缘由:一是上次在防城港有过一面之缘的龙哥多次让我过去,二是看到了高力他们做的“北部湾青年诗展”,三是20日晚与龙歌龙主席关于诗歌的交流。


    那晚我正在看龙歌的散文集《行走在海风中》,得知他还兼任诗词学会理事,就发短信问他学会里有没有写新诗的。他回复说,主要是旧体诗,好像新诗也不排斥的,防城港写新诗的人也有一些,但还不成气候,需要有人来撑旗杆,希望你在这方面有所作为,我一定会支持的。我想起之前与一位从北京来到防城港做生意的未曾谋面的网友的约定来,便问龙歌有空能否出来一起坐坐。他回复说,我已经是快步入知天命之年的人了,早已没有什么激情,也不知道是诗歌离我远去,还是我离诗歌远去,我想,谁若想与我谈论诗歌,一定是索然失趣的,不如让他与韦佐和莫老爷交往吧。我只跟龙歌主席见过两次面,都喝酒有关,可谓是酒友,他居然如此郑重其事地回复我的短信让我吃惊不已,也让我受宠若惊。为了不让他和“他们”失望,也为了自己对诗歌的钟爱,我决定去钦州一趟,去寻找另一块可以发光的领地。

Tags: 小说   诗歌   喝酒  


类别: 漫步生活 |  评论(0) |  浏览(929)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