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15738
用户名:  钟国昌
昵称:  钟国昌

日历

2019 - 12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    
«» 2019 - 12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09-12-21 17:22

上周末那点事儿

上周末那点事儿


    这阵子的周末因公事基本上不属于我,虽然行色匆匆、疲于奔命,但是我也由此“因祸得福”——得以一次又一次拥抱南宁,感受她的气息,也得以偶尔见到昔日的那些文朋学友,共叙青春之殇,共谈青春之业。上周末,时间依旧不归我支配,南宁依旧在我脚下,文朋学友依旧相见,亦可谓人生快事。


    周六一大早,旭日还未升,雾气还未散,我就随老总朝着候鸟飞的反方向进发南宁。那天的南宁,“万里碧空飘着朵朵白云”,未到琅东我就把背心脱了。我们是从安吉收费站进的城,一路上的车水马龙让我感慨防城港的冷清来。


    办完事情后,老板说就在咖啡店吃饭。我一愣,咖啡店还有饭吃?数秒之后,服务员就拿着菜单过来了,也打消了我的疑惑。可是我总觉得在咖啡店这么高雅的地方吃饭不怎么合适,以至于我东张西望,像穿了裙子的小破孩一样羞赧。


    晚上我们在宾馆看电视,看网络直播的中泰拳王争霸赛。我们的眼睛在电视和电脑之间轮回扫动,一会儿看电视的“武林风”,一会儿看电脑的直播,不过要不是网络有些“蜗牛”,我们会把大部分时间交给网络,因为沸沸扬扬的中泰拳王争霸赛显然要比“武林风”要好看得多,刺激得多。结果,原先号称“秒杀中国功夫”的泰拳王以1:4输给了中国的好男儿们,其中少林俗家弟子张开印还将对手KO了,真是大快人心。


    周日,我起得早,便摸着房间地灯的光写了一首名为《高速公路上的流浪汉》的诗歌。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写诗歌了,那种感觉越来越生疏,可这一首,我是一气呵成的,算是这段时间憋气之后的爆发之作。


    不久,老板也起床了,他洗漱之后看看了书,我上了一下网,看见了可人发过来的信息,说是要回来一趟,令我极端兴奋,但我还是收住了,怕在老板面前“张牙舞爪”献了丑。


    8点半不到,我们到酒店的餐厅吃早餐。或许是免费的缘故,我吃得特别多,吃了一碗炒粉、一碗肉粥、一杯牛奶、一块饼、两个鸡蛋,还好当时没多少人,要不可糗大了。


    十点多,我按照老板的意思,打电话给几位朋友,让他们一起去狮山公园烧烤。十一点半这样人才到齐,十二点多才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找到一块空地进行烧烤。狮山公园,很熟悉的一个公园,因为我带可人来玩过(不知道那棵许愿树和那只乌龟雕塑还记不记得我以及可人许下的愿),也参加过当时报社搞的烧烤活动。活动进行得很热烈,所买的肉啊青菜啊豆腐啊腊肠啊香肠啊基本上都被消灭干净。


    下午五点多,我回到了防城港,随老板爬了仙人山。唉,太久不锻炼了,才跑了几十米我就开始气喘吁吁、胸口发闷了。站在山顶,看着夜色下的防城港,享受着这有些冷的冬风,顿时心潮澎湃,好想临风赋吟或是高歌一曲,但我已“江郎才尽”或“五音不全”,终不能吟或歌。


    刚吃饱晚饭,M师兄便打来电话喊去与P校友见面。顶着风,我走过了渔万路、中华路、兴港大道,与俩校友相聚在某粥庄。说来惭愧,我与P同时毕业,也于去年到了防城港,但一直没有见面,连联系方式也没有。我们边喝粥边聊天,边吃羊肉边寒暄。他们都是公务员,M是司法局,前阵子提为副科,P是银监局,与各银行的中层以上领导已打成一片。相比他们而言,我可谓暗淡,在体制外“挣扎”着。后面来了一位政府办的P朋友,是中央民族大学的研究生,听M师兄说市委书记禤沛军等领导的演讲稿、开会稿都是由他写的,十分的牛逼。我们谈笑风生到十一点许才解散,离席之前分别记下了彼此的电话,以便今后多多联系,多多交流。


    至此,上周末的那些事儿到此为止。期待新的一周有新的惊喜。

Tags: 周末   出差   中泰   争霸赛   烧烤  


类别: 漫步生活 |  评论(0) |  浏览(595)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