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15738
用户名:  钟国昌
昵称:  钟国昌

日历

2019 - 12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    
«» 2019 - 12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09-12-04 19:35

桂剧《欧阳予倩》之我见

桂剧《欧阳予倩》之我见


    3日夜,我应校友莫郁剑师兄邀请,到防城港市会议中心人民会堂观看了桂剧《欧阳予倩》。印象中,这是我第一次亲密接触桂剧这一戏种,尽管我身为广西人。




演出一幕。韦佐 摄


    援引4日《防城港日报》的报道来概述一下该剧的剧情:今年是戏剧大师欧阳予倩诞辰120周年,也是他倡导并将广西桂剧带上西南剧展65周年。《欧阳予倩》以抗战历史为背景,艺术地再现了以欧阳予倩为代表的一批优秀戏剧工作者,在抗日的烽火中,以戏剧为抗日的反抗反动政府的斗争武器,在炮火下组织了声势浩大的西南剧展的感人心魄的故事。戏剧展示了泱泱大国从容不迫的气魄,同时也展示了一代戏剧大师刚正的文人气节和崇高的爱国风范。


    我从头到尾专心致志看完这出戏,精神十分振奋,也有些许感慨。先说说对该剧的印象和不成熟的看法。毫无疑问,这出戏的气氛营造得相当好,让像我这样头一次看桂剧的“门外汉”看足了热闹;通过演员的尽情、到位的表演,诸如欧阳予倩、马君武、夏衍这些历史前辈像活在我眼前,仿佛我正身处那个时代,目睹着桂剧的“涅槃”;对现代技术手段(如灯光、电子字幕、电影切片等)的充分运用,也让人有如身临其境,与剧中人的脉搏一起跳动、一起澎湃。关于戏剧,我只在中学接触过一些(如陈毅市长、白毛女、渔家傲),也曾写过一个剧本(很遗憾,丢失了),对戏剧的了解是很肤浅很表面的,只记得戏剧最扣人心弦的是人物冲突,即矛盾。依此,纵观《欧阳予倩》,能表现矛盾冲突的貌似只有“小红燕”与“反动派”这一事,其他的如马君武劝欧阳予倩改革桂剧、小红燕该不该喝酒该不该暂时躲藏、剧团该不该接受白老板赞助这些事上,均够不上矛盾冲突。因此,《欧阳予倩》的矛盾不够突出、鲜明,而且把矛盾重重压给了“小红燕”,有些削弱了该剧的主题。我认为,该剧的矛盾应该从两方面下手,一是欧阳予倩与反动派的矛盾,二是欧阳予倩与白老板的矛盾,这样可使人物形象更加鲜明,更能深化主题,也更能抓住观众的心。另外,全剧着墨于“小红燕”的戏份过多了,以致有些观众言该把剧名改为《欧阳与倩》。


    以上是我不成熟的看法。写下以上文字之后,我搜索了《欧阳予倩》,得知它这段时间会在广西各地市巡演,防城港是第七站,对欧阳先生有了进一步的了解,也看到了其他观众看了之后的评论。现转载一篇,以学习。


 


桂剧又一劝:是叫板还是叫醒?

——观桂剧《欧阳予倩》
 


  2009年11月9日,广西桂剧团携新编现代桂剧《欧阳予倩》在中戏实验剧场再度叩问历史。

  演出自是成功,但我想人们肯定还想听些不太一样的声音。但愿借宽度和新浪的平台,能让我的“蚊子”嗡嗡作响。


【关于欧阳予倩】

  看戏前,我专门早下一站车,为的是能路过欧阳予倩故居沾点灵感。我对母校的第一任老院长了解不多,上学时我只喜欢读《曹禺传》和《沫若文集》。小花园里那尊铜像,对于我来说还保持着一丝神秘,我问“他”:你天天在这里看着一届又一届的学生们,为什么外面来人在这里演你,这里的人却有很多不知情的?“他”没回答。有观众猜测这可能是内部演出,不对外宣传。


    欧阳予倩先生如传说中的梅兰芳等名角一样“罢演”过(如此爱国的一个罢演者为什么整台戏一直穿西装呢?我不明白),故事正是从这“罢演”之后说起。开篇便有一场激昂的群口交待“大事记”,我很快进入情况——最近很多戏的开端都太缓,我必须耐着性子等待高潮,这一回不同了。我非常佩服台上老戏骨们的活力——他们并不老,正处于意气风发之时,说他们老,是因为对于年轻的我们来说,他们经验老到,技术老练,离老前辈们更近一些,更能理解复杂的主题内涵。桂剧的独特唱腔和念白反倒比京剧更扣人心弦,这离不开欧阳先生当年的改革。


    正是由于马君武对欧阳予倩的一劝奏效了,广西才得以成为现代戏剧改革的摇篮。桂剧团在中国戏剧史上功不可没,终于解答了我进场之前的疑问——广西桂剧团携《欧阳》剧专门来到中戏门口祭奠,这不是掴了中戏人一巴掌吗?


    狭隘!真的是非常狭隘的想法!要怪只能怪中戏人自己没有为了欧阳先生完成一出漂亮的原创作品。但也难怪,广西是欧阳先生一生中很重要的一站,或许有更重大的历史意义。此后无论是在中国文联,还是中央戏剧学院,都不如广西那段历史更具有传奇色彩,更彰显欧阳先生的胸襟和气魄。另一版本《烽火“南欧”》也印证了这一点,并成为广受欢迎的剧目。


    纵然如此,我们中戏人是不是也该做点什么呢?想当年是广西的马君武劝通了欧阳予倩,现在是桂剧团来到中戏上演这段历史,可谓“桂来又一劝”,究竟是叫板还是叫醒?


【关于刘润秋】

  “润姐”的存在不仅满足了艺术家的俄狄浦斯情结,且在恰当的场合会说出恰当的话来,是中国式妇道的典范,而更重要的,只要她出场,我就会恢复作为一个当代观众的理智。我尤其喜欢她最后的劝说——“历史是人民的历史,应该由全社会共同承担。”你能想象这样一句客观道理是如何唱出来的吗?她做到了,而且唱得那么动人,把欧阳先生的怒火暂时安抚下去了。
全剧中最客观最冷静、最包容最热情的就是这个角色。我边看戏边想,她可能就代表着编剧对欧阳先生的看法——和很多艺术家一样,有着孩子般的天真和单纯、激情和矫情。在“润姐”的光辉下,欧阳先生那句“虽是包办”让我心酸又觉可笑,而将陪酒和人格完全对立之后大喊改革的一番言辞,竟让我想发问:且看今日各方面都有所改观的中国,遍地的陪酒之事可都赔出了人格?


【关于方媛】

  戏在中戏剧场演,来看戏的必然有中戏老师和学生。如果欧阳先生在天有眼,看到现在的老师都需要找人来陪酒,他就会明白,我们如何能培养出拒不陪酒的学生来呢?欧阳先生时时强调德才兼备的德字所包含的原则,那么看看现在德艺双馨的名单里,有哪个敢说自己没陪过酒?陪酒要看陪谁的酒,也许欧阳先生活到现在,也会明白,阶级敌人的酒绝对不能陪,属于人民内部矛盾的倒不妨用陪酒来化解。


    方媛才十八岁,是非观和革命意识能有多成熟坚固?在她优柔动摇时,金玲拉了她一把,于是她去陪酒了,欧阳先生拽了她一把,于是她跑开了,那么她跳崖,是谁推了她一把?


  不要怪我偏激的答语,不仅有坏人,还有欧阳先生和绝对真理。坏人把方媛推向了绝境,欧阳把方媛推上了天堂。后者的推手,不算凶手,否则眼睁睁看她生不如死地嫁给坏人,才更作孽。


方媛死前不放张曙的围巾,扯着,甩着,陪了葬。那一步一回首的过程中,我猜测她究竟是象征性自缢还是象征性窒息,没想到一跳,人真的没了。连围巾都没留下。我遗憾为什么围巾没有挂在树枝上,被众人发现,回到张曙手里或许又能多写一段戏(演张曙的,工丑行的英俊小生,真是神奇!)。


  罢了罢了,方媛的戏已然太长,我都开始怀疑这部戏的名字是否应为《“欧阳”与“倩”》!


    方媛没给张曙留下什么道具,唯一的遗物是梁红玉的帔,那本是欧阳先生的,尾声时又被转给“未来的好苗子”捡仔。张曙及其女儿小达真被敌人击中身亡后,润秋大喊着达真的名字,但当大家跑到遗体边,真正抱紧达真的是痛惜“我的太阳”的欧阳先生,而润秋则捡起了那件帔走到一边,痛苦地抱在怀里贴在脸上——为了“欧阳”而“太阳”的调度有点怪。


【关于李克农】

  看戏时我很诧异,在我党历史上有着如此特殊地位的一个角色,竟然在为数不多的几次出场时都有众目睽睽下大摇大摆的架势,挺得忒直——跑龙套的才多以此姿态呈现台上。该不会是因为演此角色的演员还兼职后台主任而无心揣摩?抑或是打根儿起,编剧导演就觉得这出戏是写给欧阳先生的,没必要花心思丰富李先生的形象。

  我以为李克农的戏可以不多,但每次出场和举手投足间,要能明显体现出他的特殊工作特殊身份以及当时的特殊社会背景,太需要细节了。决不能因为他是个配角,就任由演员在台上傻挺着。否则这个角色不要说立体,就连平面都不及,甚至还成了一个不合情理的斑点。

  由此想到今天换暖气管时父亲的一些感慨:中国很多事情都是重视大体忽视细节,小地方偷工减料就可能造成很大的损失和遗憾,幸好还是暖气,若是一个不合格的小零件用在飞机上确实不起眼,出了事故谁来负责。幸好还只是演了一天的一部桂剧。

  回家查资料发现,李克农在桂林工作的那个时期,大概已经没必要偷偷摸摸东躲西藏了,他才会在欧阳先生面前演出一副“扬眉吐气”来。是这样吗?显然我是被近来热播的谍战剧搞得神经过敏,才总以为李克农会像潘汉年一样活得很累很惨。由此想起都晓导演当年在拍摄电视剧《李克农》之前所做的那些功课,纵不是著史立说,毕竟形成了具有一定参考价值的作品,有多少人关注过?反正我不能再这么不求甚解了。


【关于覃连芳】

  顺便再查一下反派。

  看戏时就在猜想这个覃连芳是一个艺术浓缩性的角色呢,还是确有板上钉钉的其人其事,也太脸谱化了啊!

  我只查到柳州籍大将军覃连芳虽属桂系,但也是被人当作抗日将领的半个好人,留过学,教过书,骂过李宗仁,给柳宗元修过墓,照理也算是知书达理的知识分子,应该不会做什么太愚蠢的事,把欧阳先生气成那样子。

  关于覃将军确凿的历史记载不多,据说1941年被撤职的原因,是蒋介石所谓的“滥用权力罪”。后来老死香港。如果这个罪名真的是因为覃将军惹了欧阳先生的爱徒,我倒要好好研究一下桂系历史了。如何也不能相信这样一个将军身份的人竟会名毁于一戏子。如果是编剧有意挑了这个名字来妖魔化,那才是不可理喻,桂系的坏军阀很多,为什么非得是覃将军呢?


【关于绘景和投影】

  我很喜欢被几何化、棱角化的桂林山水图,改变了线条却没有改变透视关系,巧用了倾斜却没有滥用变形手法。在那样的年月里,和欧阳予倩一样的志士,当然更强调棱角风骨,而不是柔美,有压迫感的斜向的山峰阴影及迷雾笼罩下,远山和水的尽头却是清晰透亮的,一切暗示着当时的社会背景,但又各有侧重。每一幅意味深远的背景图配合于不同阶段的剧情,机智斗争时山叠着山,自然是险阻重重;告别时,一条水路曲曲折折却指向光明的未来。

  每一场戏之前都有一段投影介绍背景,简述事件发展的资料短片,感觉就像在边看电影边听戏,边读史书边看小说。桂剧也开始多媒体化了,投影幕布是半透明的,叠映出后面的表演,把一种类似剪辑特技的理念用在舞台上,很有意思。


【关于尾声】


    这样一出戏,需要讲道理的时候还得讲道理,需要铺排的时候还要铺排,需要集体舞的时候还得集体舞,免不了“迂”和“冗”,但我还是看到了一丝清新,欧阳先生的改革奏效了,连“斯密达”都冒出来了(我很奇怪这个韩语后缀跟南洋妓女有何关系)。


谢幕未完便有大量观众散场,我看到舞台一侧角落里有个人很像梅葆玖先生,他特别有耐心地微笑着等待人们散场。于是我也特别有耐心地盯着那个角落,看他到底要做什么。果然是梅葆玖先生,“北梅南欧”嘛,我早该想到梅派代表一定会来表示点什么。只见梅先生上台后,主创们围拢过去。两代梅先生和欧阳先生是多年的好友,他特地把珍藏几十年的合影放大了拿来送给剧团。梅先生还讲了很多很多,今晚的演出一定勾起了他对更多往事的回忆。

  看完这一出,开始期待《烽火南欧》能再次来京。


                                (转载自http://blog.sina.com.cn/s/blog_537bd2550100fg0j.html

Tags: 桂剧   欧阳予倩   看法  


类别: 时事评论 |  评论(0) |  浏览(452)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