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15738
用户名:  钟国昌
昵称:  钟国昌

日历

2019 - 12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    
«» 2019 - 12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09-10-11 22:02

回乡偶记


回乡偶记


    趁着国庆和中秋的八天假期,我回了趟家。这是我自2004年以来第一次在家和家人过中秋节。可是,八天的假期,我只陪家人度过了三天,6日清晨便离开了家人、家乡,开始新一轮的分离。三天里,我想起了很多事,也捶胸顿足了很多次,感慨良多。今以几个关键词串之,以表我思,以彰我愿。


火 车


    这次回乡与以往任何一次都不同。以前或是在南宁坐直达快班,或在南宁坐火车到桂林,再在桂林坐大巴回贺州,这一次是乘坐从9月28日开通的“贺州——南宁”火车直达贺州的。已经不记得这是第几次坐火车了,但这一次的感受比以往任何一次都深。虽然同是陌生的脸孔,虽然火车有些陈旧,但是那熟悉的乡音,让我忘却了没有座位坐的辛苦,一路上被一种亲切感包围着、拥抱着。


    我喜欢坐火车,尽管速度比不上大巴。我就是喜欢火车的慢,慢有慢的好,慢有慢的美。这慢,既可以让我欣赏到窗外如画的风景,也可以让我毫无顾忌地和身边的陌生人聊天。况且“贺州——南宁”火车是空调车,没有“南宁——桂林”、“防城港——南宁”火车上的闷热(人挤得伸不开双手),舒服得很。下次回乡,我还坐火车。


 


父 母


    回到家,是2日晚上的9点半。当时父亲躺下了,母亲还没有睡,似乎在等着我回来。我把月饼放到神台,跟母亲说,这是公司买的,140多块。母亲说,先放着敬敬你阿公,你阿公看见了会很开心的。把行李放好后,父亲起来了,只说了一句“回来了”便去解手了。我看着他的脚步和影子,眼里突然涌出泪珠,心疼得不得了。父亲变瘦了,脚步变蹒跚了,像朱自清先生爬月台的父亲一样。我知道,父亲是因为阿公的离世而变瘦的,也因为旺哥的事。母亲说已经有几个月不见旺哥打电话回家了,姨说他被坏人骗了,你伢(家乡对父亲的称呼)就担心,就瘦了。听到这些话,我心里一阵触动,想起了一句古话——“儿行千里母担忧”。希望旺哥平安无事,希望父亲母亲健健康康。


    母亲让我睡她的床,说是另外一个房间的床被侄子侄女尿得有些馊。我执意不要,让她睡她的床。母亲扭不过我,便依我了。母亲说明天要去卖菜,要睡了。我让她醒来的时候叫我,我也去。她一开始不同意,我就说我踩车、看车。次日凌晨,母亲终究没有叫我,我也终究没有在她起来的时候醒来。我起床的时候,母亲已经回来了,笑呵呵地说你站了一天的火车累了,多睡会儿觉。我叽里咕噜几句话便在井边洗衣服了。


    吃过早饭后,父亲拉着那辆他拉了十余年的人力车出工了,母亲也挑着粪桶下地去了。父母的日子就是这么开始,日复一日,不这么做会觉得不习惯,即便是过节。我的心再一次被触动了,父母已年届花甲,还在这个家奔劳着,我却无力退休他们的人力车、粪桶、菜篮、扁担、锄头、麻袋……



    贺州火车站离市区有好些距离,不像南宁、桂林、防城港的火车站,周边是城市的繁华地带。虽然目前去火车站有些不方便,但是我很兴奋,因为贺州火车站是按照一个大站的标准建设的。再过几年,随着贵广高速铁路的建成通车,贺州将变成我国西南地区出海大通道的重要枢纽。


    来接我的大哥没有从公路回,而是从东拐西拐的乡间小道回。摩托车行驶到公路和小路交叉路口时,大哥告诉我,因为政府要修通火车站站前公路,有几个祖坟已经被迁移到了白门楼。说完便停车用手指了指数米开外的地方,说过几天这座祖坟也要迁移。我一看,发现这地方很熟悉,因为小时候随族人扫墓时来过好几次,可具体是哪位祖先却无法记起来了,隐约记得是乾隆年间的老祖宗。俗话说“入土为安”,没想到祖宗们要为了这座城市、这条大路、这些后人而“搬家”。再过几年,村里的城市规划道路也要修建了,到那时,家附近的祖坟估计都要被迁移掉,包括阿公的新坟。


    在去买回程票的路上,我见到了不少的棺材、石碑散落在地里,觉得迁坟的人太对不起先人们了,把原先好好的一个“家”破败成这般景象,叫他们如何安心、如何长眠。愿老祖宗们在新的“家”能“入土为安”。


Tags: 回乡   偶记   火车   父亲   母亲  


类别: 漫步生活 |  评论(0) |  浏览(412)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