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15738
用户名:  钟国昌
昵称:  钟国昌

日历

2021 - 1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      
«» 2021 - 1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09-07-13 23:32

“广西作家新作”探讨之李约热《一团金子》


“广西作家新作”探讨之李约热《一团金子》

 

时 间:2009年7月12日晚20:00—22:00

地 点:青年来吧聊吧(“青年来吧聊吧”QQ群号:27968977)

召集人:侯珏、肖潇、丘清泉、钟国昌

参与者:杨仕芳、寒云、丘清泉、钟国昌、薛臣艺、侯珏、肖潇、苏华永等

旁听者:彭育彩、梁波、豆豆、之乡等

主持人:肖潇、苏华永

记录和整理:苏华永 

前言

 

    李约热,男,原名吴小刚,1967年出生,广西都安人。他的《戈达尔活在我们中间》、《涂满油漆的村庄》、《青牛》、《李壮回家》获得国内一系列大奖。他本人也获得《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2007年度最具潜力新人奖,他还曾入围“华语文学传媒盛典·2005年最具潜力新人奖”等。现供职于《广西文学》杂志社。他是广西近年闯入文坛的一匹黑马。他在小说领域,特别是在乡土小说领域上,成绩斐然。李约热之所以能成为诸多文学爱好者崇拜的偶像之一,靠的是他笔耕不辍的创作,还有他不断地以新颖奇特的目光,捕捉乡村生活中,别人未曾发现的题材。李约热之所以受到追捧,当然也离不开他的平易近人和幽默风趣。也许李约热自己也没有觉察得到,他正成为家乡人众所周知的作家。他的影响力在与日俱增,这和他出手不凡的作品有关。作为未来的文学骑士,我们需要在阅读前辈的优秀文章中成长起来。当然,我们在阅读的同时,也离不开讨论。尽管我们阅读的时间较为紧凑,想法也不尽相同,但是我们都有着一个最本真的愿望,那就是向一切优秀作家们索取力量,然后用这种力量去充实我们的创作旅程! 

《一团金子》是李约热发表在《作家》2008年第2期的中篇小说,被入选“中国小说排行榜”。《一团金子》主要讲述的是:农民刘成国和胡秀云夫妇不断向庄家吹嘘他们有“一团金子”,在金钱的诱惑下,庄家万江他们赊帐,夫妇俩狂买六合彩,后来他们就欠了一笔债务。庄家万江他们来结账才发现原来他们根本没有什么金子。他们的儿子刘远在南宁一所职业学校读书时,发现自己拍拖的女友方小华意外与她的老板有染,情急之下将方小华打成残废。方小华的哥哥方小明知道这个消息后,让刘远把自己的相片扫描好从QQ上传过去。方小明来南宁探望妹妹方小华的时候,却把刘远和方小华的假结婚证交给了刘远。庄家万江和两个助手听说刘远出事了,也来到南宁看刘远。他们不再追刘远父母的债。而他们却因“吞单”,欠下野鸭帮帮主向清的巨额债务。不得不逃往广州,试图当老板。刘远默认了这桩婚事,把残废的方小华接回家。刘远的父母刘成国和胡秀云为了尽起责任,出远门去海南岛准备割橡胶。

在“青年来吧聊吧”群,未来的文学骑士们,针对阅读《一团金子》的心得,各抒己见,畅所欲言,展开讨论。以下是笔者简单整理的讨论记录:

 

一、整体阅读感受

    丘清泉说,据说李约热的这个《一》,曾经入选2008年度中国小说排行榜,从这个角度来说,该作品是个好东西。她是今天下午才开始看完《一》的,总体感觉小说写的是小人物的事,买六合彩的农民,工地上的民工,还有年轻一代的所谓的爱情。

苏华永说,“乡村、城市、赌博、追债、算命、自杀、爱、性、思想、道德”他是从自己归纳起来的这些字眼去解读、思考这篇小说的。小说结束得有点突然,但也不乏幽默,让人回味。

肖潇认为,整个小说给我感觉好像有点前后脱节,读到最后,好像故事还没完。这也许也是一种写作方式吧。《一》,这个题目很值得玩味,但他还有很多地方没弄明白。并且认为“一团金子”应该是一个象征。

丘清泉同意肖潇的观点,觉得小说整体有点散,并且觉得小说有些地方有点罗嗦。然后她提出一个疑问:海南割橡胶,是不是意味着刘成国他们夫妇俩洗手不干了?苏华永认为,去割橡胶而不是去炼金子,可能是因为前面提到炼金子的危险性。但丘清泉并不认同这个观点。

 

二、整体结构

    苏华永就丘清泉和肖潇之前说到的“我觉得有点散”和“整个小说给我感觉好像有点前后脱节”提出问题:有人说写到第二部分的时候感觉有些离题,大家怎么看?

    肖潇认为,并不是离题,其实两者还是有联系的。随后肖潇提出疑问:作者在前一部分花那么多笔墨去写金子的事情,后一部分却似乎与之无关?

    钟国昌则认为两者之间是有关的,因为后面扯出了刘远这小子。

    丘清泉说,不是很明显。她感觉是作者想写六合彩对某些群体带来的影响。一些人想不劳而获,一些人以此为业,但生活是残酷的,很多事情由不得他们控制。刘远在南宁因女朋友出轨一事,给家人带来经济上的困难,由此,围绕着“金子”即金钱,展开了一场人情世故的故事。老师鼓励学生谈恋爱,旧时的友情,对长辈的所谓的尊敬,金钱利益上的冲突…… 

    对此,苏华永和肖潇都持同意的观点。

    钟国昌也同意丘清泉的观点,他说刘成国先是利用人们一直认为他有的一团金子而去买六合彩,这是一种正如清泉所言的不劳而获心理,“欺骗”了卖六合彩的,而随着儿子事情的发生,他们显得一点办法都没有,到最后决定到海南,他们的心理一定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在接下来的谈话中,苏华永提出问题:《一》中虚构的“金子”和卡夫卡的《乡村医生》里虚构的“马”,大家觉得它们之间的相似点和不同点是什么?丘清泉说:《乡村医生》里面说到欺骗,《一》里也写到了。钟国昌同意丘清泉的观点。他认为由欺骗慢慢回归到善良,为了儿子和方小华,选择去海南。苏华永也认为“一团金子”和“马”很相似。但对于钟国昌说的向善,丘清泉并不同意这一观点,她认为他们是无奈的,是被生活逼迫的。肖潇也同意丘清泉的观点。

    丘清泉还提出一个观点:人和人之间有一种病态的联系。刘成国和万江、孟桂林他们之间,刘远和方小华之间,还有刘远和万江之间。然后又说,金子是小说中维系那么多人物的物件之一,代表一种金钱财富,利益关系,诚信什么的。

    紧接着苏华永提出这样的一个问题:这种联系既附带着金钱,但大家在最后有没有在文中读出感动?

 

三、读出感动

    钟国昌说,他感动于万江的情意,刘远的真情。万江仅有的四千元逃亡费用给了刘远一千块。他还认为,虽然作者一而再再而三强调万江和刘成国的父亲是老同,但我觉得在万江和刘成国、万江和刘远之间,不仅仅是这种关系。

    苏华永也认为,万江不仅不再追债,还去看刘远,给他留了一千块钱。刚开始追债的时候让人觉得凶神恶煞,但后面又觉得在金钱面前情谊最重,有了一种改变。从这也可以看出乡村人民的淳朴。

    丘清泉刚开始觉得万江对刘远的事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但随后也赞同钟国昌和苏华永的观点,认为相对于住院治疗费,是九牛一毛,但是确实,也代表了一种情谊。

    肖潇则同意丘清泉之前提到的观点:金子是小说中维系那么多人物的物件之一,代表一种金钱财富,利益关系,诚信什么的。并且说故事情节都是围绕一团金子展开的。

    在接下来的谈话中,肖潇和丘清泉都分别提出了自己的疑问。肖潇说,但是,他一直有一个困惑,前面的事情为什么花那么多笔墨。丘清泉说,小说里出现的那个马波老师,纵容学生公然谈恋爱,甚至搞同居,有什么用意?对于丘清泉的问题,钟国昌认为是失恋多次的人懂得爱情的珍贵。苏华永说,他觉得需要考虑的是一个师德的问题。钟国昌也赞成肖潇的看法,他说,对刘远和方小华的爱情,笔墨确实过多了。

    肖潇说,说实话,还有很多地方他没有搞明白。随后钟国昌又提出疑问:特别是农丽娟知道刘成国儿子的事情后,居然把原来搬走的东西一样不少的送回去了,匪夷所思。对于这一疑问,丘清泉和肖潇一致认为是有着同情的成分。

    对于文章里的一些东西,似乎大家还是雾里看花水中望月。在谈论陷入困境之际,丘清泉说,这小说能够入选2008年度中国小说排行榜,应该是有道理的啊!丘清泉接着对《一》进行剖析,她认为作为拿提成的人,他们应该是只看钱的。但是故事中间,又表现出一种柔情和怜悯,急剧变化。钟国昌说,按这样理解,追债的人也向善了。肖潇说,是什么使他们向善,仅仅是一个事故吗?

    此时,苏华永提出自己的观点,前面花那么多笔墨他觉得是在铺垫情况的危急,祸不单行。或许刘远的事情也就是为什么刘成国夫妇下大赌注的原因。对此钟国昌同意苏华永的观点,他说,或许刘远的事情也就是为什么刘成国夫妇下大赌注的原因。怪不得他们在万江和孟桂林他们来了之后显得那么平静,一点不像平常人该有的举动。接下来大家又谈到刘远出事,是在之前还是在之后的事?丘清泉也认为,刘成国买六合彩不是一两天的事,所以刘远的事也不一定是促成他们下大赌注的原因,那时候已经欠了一屁股钱啦。钟国昌说,问题是夫妇俩同时向三个人买。苏华永也说,下大赌注只是这一次啊。丘清泉说,好象也可以这样理解。他们希望全部中奖。所以,才寄全部希望在那里,没想到没中。

    这时肖潇提出偏题了,他说,我觉得大家偏题了,不要纠缠在这里。他建议大家对小说的结构进行一下剖析!大家也同意回到正题,继续谈论小说的结构。

 

四、结构

    钟国昌说,结构的骨架还是很结实的,但是材料多了点。小说里矛盾不明显。债主和欠债者之间,病人家属和肇事者之间……都很缓和的样子。 

肖潇说,按照我们一贯的写作方式,开头写到逼债的事情,在最后很大可能又要绕回来,但是读了这个小说,我发现可以换一种方式来写。这样的力量也许更强大。他还说,我读的时候很不习惯,下午又看了一下自己之前的一些小说练习,发现之前的困惑,在这个小说这里好像得到了一点答案。

    丘清泉说,一般来讲,小说就是要写到矛盾冲突,尽可能的多。她觉得中短篇小说的矛盾不能多,要集中。否则就太平淡,不曲折,就没什么可读性了。但老板为什么跳楼也没写到。方小华就这样慰藉着跳楼未遂的前老板,就这样献出了自己的身子,然后引起刘远的吃醋和偏激行为。

对于丘清泉提出的问题,肖潇认为这个应该没有必要讲得那么清楚,太直白了,就好像故事会了。他还说,对于情节,一些东西要写细,一些则一笔带过。钟国昌急忙跳出来说,不用写跳楼啦,再写的话这个东西太胖了。 苏华永也赞同钟国昌和丘清泉的观点,他觉得《一》语言显得较为平淡,没太大冲突。他还提出疑问:方小华把身体给了自己大老板。大家觉得他对刘远的爱情是否忠诚?对此,肖潇认为,方小华是一个善良的姑娘,他觉得出现这种事情应该跟爱情没有什么大的关联吧?钟国昌说是错乱了。丘清泉则认为也许和忠诚扯不上关系。但她也表示出有一些不解:方小华只是在慰藉前老板的时候,一时“激动”。真让人怀疑这人和人之间爱情和性的关系?

这时,一直在关注着发言动态的薛臣艺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他说这个小说并没有带给他太多的思考,看完了就觉得结束了。

 

五、写作的意图

    丘清泉认为,她觉得写的是小人物的命运。残酷生活中的激流。

肖潇认为,就是一团金子,但小说的小人物的命运这个太泛了。他觉得一团金子,无论是对于刘成国一家,还是万江等人只是一个梦,金子使人显露出贪婪丑陋的一面,但是最终这个金子梦破灭了。

薛臣艺认为,作者开头写到六合彩,接下来却围绕着刘远来写,觉得头重脚轻,读起来散得不得了,不明白作者是不是只满足对情节的虚构,而忘记了小说如何集中精力干事情。对此,肖潇同意这一观点。

钟国昌认为, 刘远对方小华事故责任的承担,万江对刘成国一家的道义,刘成国在“破产”之后对一连串事情的应对,隐隐觉得作者想说明些什么,而并不是单纯的“一团金子”。

这时候,一直没有发言的寒云发表了自己的高见,围绕着一团金子,一堆人各自显出自己的原型。

苏华永赞同寒云的观点,他说老刁的意思也许就是农民的本质是善良的,这个就是他们的生活原型。而六合彩的出现,让他们又不得不追求,崇拜金钱。

 

六、优缺点

    在休息期间,丘清泉发来她和青年作家杨仕芳的一些谈论内容。丘清泉提出这样一个问题:您怎么看待李约热的中篇《一》?她读了感觉不是很明白。杨仕芳说他是从善与恶去理解《一》的。丘清泉不禁疑惑,那去海南割橡胶,就是夫妇俩向善了?杨仕芳回答说他只读到所有的人都向善了。对此,丘清泉表示可疑。钟国昌和肖潇都认为杨仕芳的理解所见略同。休息十分钟回来之后,大家继续讨论小说的优缺点。在讨论过程中,大家都纷纷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薛臣艺认为,六合彩这个题材挺切合现实的,刚看还挺兴奋的,就是刘远的强力介入冲淡了他对小说的预设。如果真要写,可以写出六合彩对人的毒害,他不太明白后面一大堆“青春”的东西为什么像火山一样喷出来,搅乱了读者的视线。他还说,如果要挖掘,谁都可以说任何一部小说都很厉害。他接着说他看到了六合彩对人的毒害,这是最直接的。其他的他挖掘不出来。

寒云认为,六合彩只是一个诱饵,所以作者没有把刘远打伤方小华的事情渲染得很浓烈,轻轻一笔而过,告诉你说生活中一个闪电般的举措,足以改变你的一生。这个给读者留有空间。他还说,他猜想作者还有一个意图,就是企图制造悲剧来渲染生活的苦痛,但他的文字在渲染的时候有些紧凑了,没能施展得开。鬼子在这方面才是高手,他的一根水做的绳子就一步一步把人推进了痛苦的泥潭,最终不得不用死亡才能解脱。

苏华永赞同寒云的观点,六合彩只是一个诱饵,他说,调出了一连串的东西。

在接下来的讨论中,大家还谈及了“题材”,大家一致认为小说中提到的地点很熟悉,以及看了小说后所收获的东西。钟国昌说小说的构思值得学习。肖潇则说,以前他写东西喜欢写得太白,把一个故事写得很平淡。但在《一》里,他似乎从中悟到了什么。随后大家还谈到了广西作家创作的一些特点,大家提议应该写出一些具有民族特色的小说。

在谈论即将结束的时候,因住处停电而无法按时到场参加讨论的侯珏赶到,并发表了一些看法,他认为:小说非常简练,没有什么废话简直。而丘清泉坚持认为,《一》的语言还是比较罗嗦。

最后,苏华永简单做了一下总结:今晚主要是从整体阅读感受、结构、感动、写作意图以及小说的优缺点等方面切入,一起探讨《一》,在讨论期间,气氛明显没有前几期热烈,但也收获颇多。在将近两个小时的讨论里,大家各抒己见,畅所欲言,但探讨的人数还是少了点。

 

   [本期发言内容由苏华永于2009年7月13日凌晨1:30分整理于贵阳,敬请批评!]

Tags: 广西   作家   新作   探讨   李约热  


类别: 时事评论 |  评论(0) |  浏览(326)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