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15738
用户名:  钟国昌
昵称:  钟国昌

日历

2020 - 9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   
«» 2020 - 9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08-08-19 11:21

看着刘翔的背影,我竟无语凝咽

看着刘翔的背影,我竟无语凝咽


 



                                             四年前的勇士



              四年后的降兵


 


      我完整地看完了刘翔退出比赛的那十余秒,表情从惊喜到惊愕,从聚精会神到木讷发呆。2008年8月18日上午11时50分左右,刘翔在发令枪响过后“吃力”地跑了几米。因有人抢跑,裁判示意运动员重新开始比赛。在这个时候,刘翔脸朝下,下意识地护了护腿,艰难地站起来后,直接走向了运动员通道,用他的有些不甘的背影退出了比赛。


      刘翔“刘飞人”退赛!这是一个可以预料的意外,这是一个有长长叹息声的意外,这是一个难以接受却又不得不接受的意外!伤病不合时宜地复发,让他痛苦、遗憾,让在场的观众傻眼了,让他的教练在新闻发布会上忍不住留下了被称为“不轻弹”的泪水。望着刘翔的背影,我竟无语凝噎,长时间就呆呆地看着电脑屏幕,忘记了还在上班,忘记了还未完成的讲话稿,也忘记了下一秒该做些什么。


      刘翔离开赛道的那一幕,定会引来唾骂声,因为他们不能理解,辛辛苦苦准备了四年的努力就在这背影中化成了泡沫;定会引来同情声,因为他们觉得,带伤出战是一件光荣而痛苦的事,退出是他万不得已的选择;定会引来支持声,因为他们认为,“轻伤不下火线,重伤不上**”已不是时代的准绳,“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才是明智的选择。望着刘翔的背影,我竟无语凝咽,我只想起了小时候老师给我讲的一个故事:


      1968年第19届奥运会在墨西哥城举行。10月20日的马拉松比赛因天气影响,参赛选手成绩平平。颁奖仪式结束一个多小时后,天色渐晚,记者们已陆续离开,组委会通知沿途工作站撤离。这时他们得知了一个惊人的消息,有个人还在跑,还在继续比赛。这个人就是30岁的约翰·史蒂芬·阿赫瓦里。阿赫瓦里在出发几公里后因碰撞而摔倒,膝盖和肩膀受伤。他流着鲜血、忍着剧痛,一瘸一拐向终点“跑”去——事实上,他已经比一般人走路还慢。一名记者在旁边问他,为什么还要坚持下去而不是退出比赛,他说:“我的祖国把我从7000英里外送到这里,不是让我开始比赛,而是要我完成比赛。”


             故事说完了,我的这篇文章也该结束了,因为我把我对刘翔退赛这件事的观点表明清楚了。如果还有谁不明白,那我就直说了:人在阵地在,阵地尚且在,我等冒死拼守,在所不惜!


类别: 时事评论 |  评论(0) |  浏览(273)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