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150903
用户名:  牛年生
昵称: 

日志分类

日历

2019 - 12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    
«» 2019 - 12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7-09-05 17:51

我终于学移动支付了


  我被“无现金支付”触动的时间点是在今年春节。过年了,家里的亲人一起在家庭微信群里发红包抢红包不亦乐乎时,我只能在一旁手足无措、尽管我也会玩微信,但看着儿孙辈们玩,想参与其中,又不知如何是好。
  春节期间的这一幕仅仅是触动了一下神经,我还不至于对移动支付趋之若鹜。我知道,如今,在这个处处提倡移动支付的无现金社会里,老人要为自己变慢的接受能力承担压力。到商店超市购物,尽管很少有真正拒收现金的商家,但还是感到受冷落了。有一次到某家大超市买东西,我看到广告是有优惠返利,便挑了一些东西,结账时却被营业员告知返利活动是针对手机支付的客户推出的。“享受”这样的待遇后,我自问:是不是应该学会移动支付了?
  三个月前的一次正常活动,终于促使我下定决心学移动支付--我们退休党支部交党费。到了规定的日子,大家都到指定的地点交费,但有几个例外。他们来电问是否可以用微信红包的形式交,得到肯定的答复后很快便在群里看到他们付诸实施了。这几位微信支付党费的党员年龄都比我大,他们可以做到,我为什么不行?!
  我到银行办了一张卡,存了一笔钱--即便全部被他人掠走我心理上也能接受的数目。我横下一条心:交学费也要学会移动支付。我的这张银联卡开通了网上银行、手机银行、电话银行,分别与支付宝、微信绑定。
  准备就绪后我就从日常买菜开始学移动支付。走进菜市场我发现天天光顾的地方竟然有一个以前被我忽略的事实,几乎所有的小商贩都可以用移动支付完成交易,不管他是卖鸡蛋猪内还是青菜豆腐,不管他是卖包子还是米粉的,都会把微信和支付宝两个二维码印得清晰而醒目,可我以前怎么就没发现呢?
  这些年来我基本上都是在一个固定的摊位上买猪肉,老板是一个40多岁瘦女人。那天我拿出手机说要用它支付时,她感到有点惊讶:你也用这个?她说,平常都是年轻人才用的。我问老板,你现在很熟练吧?她笑了笑有点尴尬:“我只会收钱,不会付钱”。别人付钱后,老板的手机会显示出来,她只要看一眼手机就行了。
  进一步了解,市场里像瘦女人这样只会收不会付的小贩多了去了,真有意思。我发现了一个规律。凡是直接把你的钱收到自己钱包里的,都可以用移动支付,不管他是卖鸡蛋还是卖青菜。并不是他们的意识比尚未能使用移动支付的地铁、高速公路更加先进,而是他们想赚到你这一笔钱的欲望更加强烈,所有能让交易变得顺畅的努力,他们都会去尝试。仅此而已。
  首次买猪肉成功后,我每天都在不同的摊位上用手机购买不同的必需品。看来这个移动支付也不是太高深的学问,只要你肯学,是可以学会的。我的感觉是手机支付确实方便。尽管我拥有信用卡,但多年来保持着使用现金的习惯。我想,这是因为我当年的消费场景并不适用于信用卡。那些卖鸡蛋青菜小吃之类的小买卖,很难有动力让这些小摊贩装一个刷信用卡的POS机。而我,在吃完粥买把青菜之后,掏出信用卡说,老板,刷我的visa……这不是欠揍吗?但换做移动支付就显得很自然。这是为什么呢?或许这就是专家所说的--无现金支付是支付领域的革命。
  我在这个无现金的时空中生活了一个月,感觉是,无现金的时代,真是一个丰富多彩的世界。前几天,从媒体中看到马云的支付宝已经开始搞人脸识别支付,也就是不需要手机之类的移动设备,只要识别人体特征就能够在任何商场、银行取钱或消费。这个世界发展真快,我这个老头能跟上吗?老实说,信心不足!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5832)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