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150903
用户名:  牛年生
昵称: 

日志分类

日历

2020 - 12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31  
«» 2020 - 12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3-08-12 10:02

见证日本投降的中国远征军老兵

见证日本投降的中国远征军老兵


        原广西水电工程局陈元嘉工程师。

    很快又到8.15日本投降纪念日了,此刻我有一种冲动,赶紧把这篇文章整理出来,只有这样,才能够为抗日老兵找回荣耀尽点绵薄之力。
 1945年8月15日,日本天皇向全国广播了接受波茨坦公告实行无条件投降的诏书。9月9日,中国战区的日本投降仪式在南京举行,这是中华民族近百年来抵抗外来侵略的第一次胜利,时任新六军14师40团少校的陈元嘉参与并见证了仪式的全过程。
  这本该是陈元嘉个人历史上最为荣耀的一页,但却从来没人听他说过,包括他的子女及亲朋。如果不是他的战友--赵振英少校被发现,秘密页码或许会随着陈元嘉永远藏在坟墓里。生前,陈元嘉是广西水电工程局工程师,于2009年10月去世,享年86岁。
  小红本上签名
  2010年底页码被一名叫晏欢的香港人翻开了,他因为发掘了中国远征军驻印军赵振英少校而牵出了陈元嘉的秘密。
  晏欢是建筑设计工程师,其外公潘裕昆曾任中国远征军驻印军50师师长。怀着追寻外公踪迹的愿望以及对中国远征军历史的兴趣,晏欢开始了一段寻找历史亲历者的旅程。10多年中,他执意坚持,四方奔走,收获甚丰。
  一次,晏欢在网上发现一个叫尼尔.葛顿南的美国人为了纪念父亲约翰.葛顿南少校二战来华参战而制作的网站。网页上站有一个小红日记本,这是离开中国前夕的欢送聚会上,约翰·葛顿南少校拿出来让在场的中国军官签名的本子。晏欢把这个发现发布到了网上,希望能找到小红本签名的军官。2008年春,晏欢意外地发现了赵振英,赵说他就是小红本上签名的一个军官。让人喜出望外的是,美国国家档案馆提供的影像照片证实,小红本上签名的赵振英,还是1945年日本投降南京签字仪式上负责现场警卫的新六军少校营长。
   其实,在小红日记本上“陈元嘉”三字紧挨着“赵振英”(陈元嘉的签名紧挨着赵振英签名的左边),只是没人注意而已。2010年11月至12月,中央电视台10频道人物栏目反复播放赵振英往事,当年日本在南京投降这一段历史又重新展现在国人的眼前。广州70多岁的钟先生在荧光屏快速闪过的片头中,除了看到“赵振英”,还看到了他同事的名字“陈元嘉”。
   钟老先生设法拨通了晏欢的电话:“这位陈元嘉好像就是我当年在广西水电设计院的同事,我当年就知道他曾经是远征军的一员,他可能已经过世,我亦离开广西退休住在广州,我会尝试向以前的工作单位查询他家人的联系方式,然后提供给你。”很快,陈元嘉家人的联系方式查到了。
   晏欢这厢给陈元嘉的小儿子打电话,那厢让住在北京的赵振英验证从美国搜集回来的照片。这厢陈元嘉小儿子说,小红本上的签名是父亲笔迹,虽然过去了60多年,但与现在的书写仍然一样。那厢赵振英说,没错,这就是陈元嘉,少校翻译官,我们是同一个团的战友。

      上图:陈元嘉1945年在约翰.葛顿南小红本上的签名。



   家人提供的陈元嘉2009年笔记本签名。

  见证日本投降
  小红日记本子上的签名何故引人注目?答案是:签名者是中国人的代表,他们见证了万众瞩目的历史大事件--日本投降。据史料,新六军是被首先派遣进入日本宣布投降后的南京城的,被委以接收首都南京的重任,负责9月9日中国战区日本投降签字仪式警卫的是新六军14师40团。
  陈元嘉当年恰恰就在这个团当兵。据悉,河南籍的陈元嘉聪明勤奋,读书成绩优秀。抗战爆发后,已经是上海交通大学学生的他毅然中断学业,怀着一腔热血报名参军抗击日本侵略。几经转折后他到了中国驻印军,或许是由于他的大学生身阶,也或许是为了相称的位置,年纪轻轻的陈元嘉当兵不久军衔就是少校,为部队的美军联络官当翻译。
  陈元嘉与现在全国闻名的赵振英是战友,他们的顶头上司是新6军14师40团团长王启端。据90多岁的赵振英回忆,1945年9月8日,在团长王启瑞的主持下,40团的有关军官在团部开了一夜的会,商量第二天的会场警戒及有关联络事宜。第二天,团长王启端等军官悉数参与了日本投降签字仪式的有关工作。陈元嘉时任该团少校翻译官,当天,他和团长王啓瑞上校、美军联络官甘浦中校等人到了现场,亲眼见证了历史的这一刻。事后很久,这些军官们还为亲身参加了仪式兴奋不已,为了纪念,他们特地换上当日签字仪式上穿过的军装专程赴南京夫子庙合影留念。


   上图左起:甘浦Alan Gump中校、陈元嘉少校、王啓瑞上校团长、金幼鎔中校副团长。 照片提供Source:(美) Alan Gump Jr.


   上图为四军官合影照片背面,陈元嘉少校、金幼鎔中校副团长、王啓瑞上校团长的亲笔签名。


       家人提供的陈元嘉年轻时的照片。

   何故不谈荣耀?
   陈元嘉参与了被视为“中国参战军人最高荣耀”的工作,如此荣耀的经历,陈元嘉生前闭口不谈,连他的家人也不知道。最亲近的人只知道他曾到印度当过军队翻译,也知道抗战结束美军联络官们回国后,陈元嘉结束了军旅生活重新回到上海交通大学继续读书,大学毕业后参加了工作。
   陈元嘉为什么不说?答案恐怕要在他日后的经历中找。他小心翼翼地生活,兢兢业业地工作,以为这样就可避免曾经的军队历史带来的麻烦。岂料,1966年“文革”开始,一些群众组织和某些人查到了他的历史,从那时起,陈元嘉便陷入了一场噩梦中。
  “反动军官”、“特务”是扣在他头上的罪名。陈元嘉被批斗遭抄家,被拿走了不少东西,家里的收音机也被当作敌特活动的工具夺走。只是,抄家者再怎么折腾,就是找不到所谓的“罪证”,那些能证明“反动”的相关物品,早被陈元嘉处理了。既然要隐蔽某段历史,他就不会向别人讲述他的“反动”,包括他的家人。
   陈元嘉的苦难没有因为被抄过家而结束,后来,他被关到“牛棚”进行改造,妻子因为他的原因被下放到贵县,家中的小儿子也跟着去受煎熬。从“牛棚”出来后,陈元嘉从省级的水电设计院下放到夏桥、洛东、大化等艰苦地方,直至退休才回到南宁生活。
   就这样,陈元嘉的这份荣耀被人为地隐藏了60多年。2009年10月陈元嘉去世了,2010年12月,晏欢联系到陈元嘉的家人时感慨万分:
  “当时我听说陈元嘉去年刚刚离世时,顿时感到一种巨大的遗憾!这小红本和军官照可是四年前就在网上流传的呵!我08年就认识赵老了,如果再早一些发现陈家人,他们两位战友是有机会重逢见面的,陈元嘉少校没能像赵振英少校一样,看见自己六十五年前在南京的照片和签名重见天日,还在全中国如此荣耀地反复播放,他就这样走了......”

  1945年9月9日,中国战区的日本投降仪式在南京举行。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1) |  浏览(2123)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一共有 1 条评论
枫林客(未登录用户) 2015-09-08 10:50 Says:
【评论未审核】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