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148585
用户名:  不会飞的龙龙
昵称: 

日历

2018 - 1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31   
«» 2018 - 1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7-12-29 09:14

柳州味道



下班,沿跃进路一路北上,空气中飘散着一丝熟悉的气味,慢慢地,由远至近;恍惚间,由淡转浓。是如此的熟悉,那么的亲切,提醒着我,家快到了。

最喜欢有北风的夜晚,那种美妙的气味如同催眠剂,伴我入梦。愈晚气味愈为浓烈,有时猛然而至,如狂风暴雨般给你一个热情拥抱。无风或者南风天里,辗转反侧难以入眠,此时是多么期待这种亲切如同爱人的气息,我知道我离不开她了。

那种气味从小闻到老,实在是太熟悉了,那是柳州独有的气味,在工业大柳州众多的气味中独占鳌头,是柳州味道的引领者。

特别是冬日,这种熟悉的气味遍布于说小不小,说大不大的柳州。这是我非常喜欢冬天的原因之一,这种气息往往把我带入回忆。

她使我想起小时候,在铁路工作的父亲的办公室里,冬天取暖的煤炉,这种煤炉,都有长长的通向室外的铁皮管道。父亲的徒弟们把上班前买的肉包、馒头放在炉面的铁板上,有时候会是番薯、土豆、玉米。不多时,随着热气升起的还有诱人的食香,再夹杂着那熟悉的气味,烤得焦黄的食物表面,勾起儿时的食欲。

铁路职工浴室的大更衣室,一到冬天,就会出现这种大煤炉,小时候一从沐浴室出来,就会冲向煤炉,迎接我的是煤炉的温暖,用毛巾擦去身上的水珠,把毛巾的水拧出来,滴在煤炉表面,水在炉面沸腾着,变成如同水银般的小滚珠,跳来跳去,逐渐消散!空气中弥漫着水气,混杂着体味、尿骚、皂香,还有最主要,就是这道熟悉的气息,组成儿时气味交响曲中的主旋律,刻录脑海。

长大了,终于知道了她的学名,其实应该说是她们三姐妹,都有洋气的英文名字:COCO2SO2

她们也使我想起了柳州的辉煌时代,在石大人带领下,我们是五个少数民族自治区内第一个工业产值超百亿的城市,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如今名声大噪的北方鹿城,曾几何时,被我们狠狠地踩在脚下,那是我们龙城人引以自豪的黄金时代。

那时候,城市的上空总是飘扬着这道熟悉的主旋律,伴随而来的,是PH值小于7的雨水,那时城市的大街小巷都被这特别的雨水冲刷得干干净净。

冬天,柳州人最喜欢的就是春节,因为有龙城春会,有点年纪的人都还记忆犹新。壮观的队列,热情的观众。硝烟弥漫如同战场,更多的气味管弦乐加入其中,在烟雾中盘旋而上,用和声伴随主奏,那是春的篇章,气味交响乐的高潮。

曾经的大名鼎鼎不过现已不存在的柳州铁路局有所大名鼎鼎曾经改名又改回来的好中学,叫铁一中,铁一中旁边有条漂亮的小溪,小溪有个好听的名字叫竹鹅溪。当年在铁一中读书的我每天要沿着城站路,跨过溪上的小桥。每天这个时候,是最快乐的时刻。捡上一捧石子,小伙伴们一排站在桥上,上游的小坝下,聚集着如同浮冰般的厚厚泡沫,我们的游戏目标就是扔出石块,把泡沫从主体分割下来。

欢声笑语,伴着南风而来的是浓浓的或许加了不少元素N或者S有点臭的鸡蛋味,在那个食品短缺、买米买肉买豆腐排队的年代,这些气味对于我们来说多少有点奢侈。溪上还总是飘散着一股那个年代农村常有的农家肥的香味,那是只有那个年代的人们才喜欢的另一种气息。

许多年过去了,造纸厂早已搬走,竹鹅溪改了又改,前两年骑车走过,从靠近柳邕路的刘家大院到原柳铁家属区的鹅岗路,建了许多石桥小路,沿岸修了不少花圃绿地,有点水乡韵味。臭鸡蛋味是没有了,还好还好,那股浓浓的农家肥的气息依然还在,滋养着沿岸人家。

小时候我们对繁华的理解与现代有所区别,不是高楼大厦、高速公路........,应该是林立的冒着浓烟的烟囱、灯火辉煌的化工反应塔,高高的炼钢高炉,铁轨上吭吭喘气的蒸汽机车。身为铁路子弟蒸汽机车看够了,就想去看看高塔烟囱。那是我之所以最喜欢去柳北玩的原因之一,柳北有个亲戚在柳化工作,最喜欢看的是化工厂那永不熄灭的高高飘扬在空中的火焰,最吃惊的莫过于他家永不熄灭的煤气炉。

喜欢躺在柳江上鹞鹰洲的浅水里,看着北岸林立的烟囱高塔,还有那支大大的火炬!被沿着江面飘荡着的那道熟悉的气味拥抱着,那感觉甚是惬意!

很多年过去了,听说那位亲戚患鼻咽癌去世了!

很多年过去了,柳江蓄水鹞鹰洲再也看不见了!

很多年很多年过去了!

还好,那道熟悉的气味依然伴随着我们!

不信!

你到双冲桥去感受一下!


类别: 生活感悟 |  评论(0) |  浏览(13021)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用户名:已有帐号?登录
表情 [更多]
看不清楚,换一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