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146244
用户名:  应学俊
昵称:  应学俊

日历

2018 - 10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31   
«» 2018 - 10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3-07-28 14:51

我看“取消马克思主义课程”之争

我看“取消马克思主义课程”之争

(原创:应学俊) 

核心提示】大中专学校“马哲毛概”一类课程是否形同虚设?是否应当取消而更换为更有实效的课程?我们应当让事实来说话。站在“理论高地”的“伟大而正确”的空话说起来容易,但能否经不住实践和逻辑的检验那就是另一回事了。习总书记是反对说空话的。(本文已发“中国网专家博客”“博客中国”“博客日报”等)

《求是》发表有关“老祖宗”(即马克思主义)不能丢的文章引起民间众声喧哗,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这一波竟源起中央党校,响动大了些——

周天勇教授网传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所副所长周天勇教授6月30日微博建议大中专学校取消马列课程。他说:向中央和教育部建议,在大中专学生的课程中,取消这个论,那个论性质的课程。因其对他们就业和创业毫无用处,是当大领导用的知识。如果学得太多,他们失业了,拿着《资本论》去农民工的工棚,宣传受剥削压迫理论,将是极大的社会动乱的不稳定因素。为什么执政后还要学革命理论呢?”笔者将之概括为“取消马主义课程”,姑且称之为“正方”。

郝贵生教授现在毕竟不同往年,思想言论在学术层面尚存有限的自由。果然,天津师范大学教授郝贵生发讨周檄文《是“正确认识”马克思主义,还是歪曲和反对马克思主义?》——这样的题目使人自然想起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中苏论战的“9评”宏论。郝文说:“联系他(指周)一系列微博内容及近些年他公开的言论,不得不让我们质疑周教授:究竟是引导人们‘正确认识’马克思主义,还是公开歪曲和反对马克思主义?”只觉得,上挂下连老把式,帽子拿出来了,大小似也“合适”。笔者姑且将郝贵生代表的观点称之“反方”。

笔者感觉,这场“马主义课程取消论”之PK颇有意思。有意思在于——

正方周天勇之“马主义课程取消论”是符合实际但暂不符合官方主导立场的观点,作为党校教师“角色定位”似乎有些“越位”?所以给他扣什么帽子打他几棍子,周天也“勇”不起来。但他清楚他“不是一个人的战斗”,起码大学生大多支持,更不用说学界和民间的相当人群,比如华东政法大学张雪忠教授两年前也曾上书教育部建议取消马克思主义课程

反方郝贵生一类力挺“马主义”者,站在符合官方立场的“理论高地”顺口溜一般说着“伟大而正确”的空话,说起来头头是道,但习主席从来反对说空话,最近他在视察中科院时说要树立强烈的创新自信,敢于质疑现有理论,勇于开拓新的方向。所以扣帽子、打棍子这些老把式可以缓行,空话应当少说,理性地摆事实讲道理当为应有选择。

笔者并非专业理论家,但亦可依据事实与逻辑发表点看法。

一、大中专学校“马哲毛概课程”其“逃课率”为何名列前茅?

马毛等起码皆哲人智者,这无疑。吾等就曾读过不少马毛而“获益”良多。然反方郝贵生既然力挺马主义,就别忘了“一切从实际出发”和“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一马主义基本原理。

不可视而不见的现实是,高校教师的研究论文中普遍认同:马哲毛概邓论等在大学通识课程中,是与高等数学、英语并驾齐驱为“逃课率”最高三门课之一的。再看以下来自宁波《大红鹰学院报》的一个调查统计图表:

你最喜欢的同时课程调查统计表

更多调查统计显示:马哲、毛概等公共课学生“到课率”仅有百分之五十左右,如果老师不点名、出勤不与学分挂钩的话无疑会更少。

马哲毛概课堂上

毛泽东说过:青年最少保守思想,他们敢想敢说。此话是不错的。如今二十岁上下的大学生更是如此。他们的感受不会说谎,社会实践不会说谎。马哲毛概课被大学生们调侃得一塌糊涂,上课发短信发微博、看手机电子读物、涂指甲油、谈恋爱,更多的是睡觉直至熟睡到打呼噜流口水不一而足……青年人往往讨厌说教,但而从上表又可看出,对看似以说教为主教导人生的《思想修养》以及政治味儿也挺浓的《中国近代史纲要》喜欢的人也大大多于马主义课程,为什么?笔者因工作故经常接触各地大学生,曾与他们谈到这一问题,大多反映与上述图表一致。一位工作学习都挺上进的大学毕业生曾不假思索地回答笔者:“‘马哲毛概邓论’课我倒基本上没逃课,考试也不作弊,都过了,但至今毫无印象,就和没学差不多。”当所学脱离实际时,学生自然会有这样的感受,而这感受是合乎逻辑的客观存在,不承认行吗?

力挺马主义的郝贵生教授大约不能对现实视而不见吧?对上述现象做何解释呢?郝贵生曾有专著《高校辅导员专业化丛书:大学生学习理论与方法》,那么如果马哲毛概课必须要学,不知郝贵生在他的专著中对改变目前的现状有何妙招?

笔者长期关注这一问题,深感:如果坚持“一切从实际出发”,面对形同虚设的课程,周天勇教授提出在大中专学校中取消,这是从实际出发的,形同虚设可课程上它有何意义呢?周教授之建议不无道理。“理论是苍白的,而生活之树长青”——记得列宁说过这话。

当然,如果取消马主义一类课程,该强化什么德育课程,那是另一个话题。在此暂且不论。

二、郝贵生要鼓动中国进行再次“阶级斗争式革命”?“马主义”能包治百病?

郝贵生教授有过不少“作品”出版。但当看到郝氏为了说明马克思主义于当今仍然非常重要而做如下论述时,笔者有些愕然了。郝贵生说:“社会主义时期仍然存在如何巩固政权的任务,仍然存在着工人阶级夺取资产阶级代理人篡夺权力的革命任务。”——这是在鼓动“夺权”啊?要夺谁的权呢?怎么夺?而郝贵生进一步做如下阐述时,就近乎鼓动进行二次“革命”了,请看:“当今社会矛盾越来越突出,社会稳定程度越来越差。究其根本原因,就是社会私有化、市场化和私有观念的严重泛滥,导致社会腐败愈演愈烈,贫富差距越拉越大,生态环境日益恶化,人民群众不满情绪日益增长。”如果“当中国今日的大学生和农民工以《资本论》为思想武器,反抗中国资本势力行恶,争取和维护自身的正当权利,恰恰是人民群众觉醒和要求做社会主人的重要标志,是社会的最大进步”

马克思主义著作我们得承认郝贵生对当今社会现状的描述是大体符合实际的。但郝氏没有看到解决的途径,而将希望建立在马主义即《资本论》上,则令人困惑——郝贵生的潜在逻辑便是:当下社会不是“社会主义”的,而是“资本主义”性质大学生和农民工一类民众须以马主义及《资本论》为“武器”来“反抗中国资本势力行恶”;《资本论》揭示的是资本主义、资产阶级剥削的奥秘和黑幕,与《共产党宣言》相结合的马主义理论核心是阶级斗争和暴力革命。那么,郝贵生是不是要鼓动再来一次“阶级斗争式革命”而推翻资产阶级呢?否则,马主义及《资本论》于解决当今矛盾有何作用?要么,郝氏就是欲以马主义及《资本论》为“武器”,想方设法让当今社会退回到“前30年”去,因为中国大陆似乎只有在那个时才是没有“私有化、市场化和私有观念的严重泛滥”——不过,这似乎令人感觉到有一股寒气逼人了。

而由此看来,马克思主义就确是一种鼓动“革命”的理论了,这一判断还是不错。郝贵生盼望着以《资本论》为“武器”来一次“阶级斗争式革命”而回到“前30年”没有“私有化、市场化和私有观念严重泛滥”的时代,他以为那样人民生活大约就会好过多了。哦,是的,于是我们细细一想,也就明白郝贵生想说的是什么了。

但是,已年逾花甲的郝贵生不该如盲人摸象,不该只见树木不见森林:当今社会矛盾、弊端固然多多,有的的确已经到了某种临界点;但是,即便在马克思主义指导下的没有“私有化、市场化和私有观念严重泛滥”的“前30年”,中国人的日子比当下更好吗?

大饥荒中的中国农民前30年没有特权吗?住在省委大院、市委大院、高干楼里的那些官员生活能与平民百姓同日而语吗?在没有“私有化、市场化和私有观念严重泛滥”的“前30年”为何出现饿死数千万百姓的“大饥荒”?如今还能用“自然灾害、苏修逼债”糊弄人吗?为何暴力“截访”、查扣百姓及基层干部写往北京中央的告状信,并按图索骥抓捕写信人动辄数千,并以“右派、反革命”处之?为何饿得奄奄一息的农民连外出逃荒的自由也被剥夺(村口有民兵武装把守),只能在饥饿和绝望中坐以待毙?如果说当今有工人“下岗”一说,那么如何解释1958年“大跃进”失败后进行压缩性调整,全国同样有一千多万工人被解雇回家(名曰“精简”职工),而且除了回家种田几乎连任何安置措施也没有?(至今还有遗留问题在解决之中)连毛泽东都深有感慨地说:“我们的人民好啊,召之即来,挥之即去”!在没有“私有化、市场化和私有观念严重泛滥”的“前30年”,为何出现“文革”10年动乱?而且在同为“保卫毛主席”的旗号下发生全国性武斗使数百万百姓无辜丧生且至今不明不白没个说法?而且出现涉及无数百姓和各级干部堆积如山的冤案?这些用马主义及《资本论》以及所谓有没有“私有制、市场化”如何解释?比笔者年长几岁生于1948年的郝贵生对此岂能没有记忆?

郝贵生先生,中国的问题在哪里,其内在逻辑是什么?想通了吗?前后30年哪些东西在有所改变之中而实质上却一脉相承并未改变,且正继续阻碍着中国的发展和人民的真正解放?

如果仅仅因为“资本”和资本主义制度本身的罪恶,为何老牌资本主义国家并未如老马所言被“彻底埋葬”?而某些资本主义国家比如美国等却成为世界强国甚至超级强国?为何“资本主义”香港30年间成为大陆百姓冒死逃往的目的地直到大陆改革开放又自然停止了?为何一向禁止传播马主义、经济底子同样很烂的的台湾,早在中国搞文革打内战闹得一塌糊涂之时,却自行结束了一党专制,经济上一跃腾飞为“亚洲四小龙”之一?

笔者以为,马主义及《资本论》值得研究,可以学习的地方也不少,但实践证明它实际上并不能完全解释世界和社会发展规律,更不能包治社会百病,除了暴力革命阶级斗争,它解决不了中国现实存在的种种弊端和尖锐矛盾——脱离实际,这就是大学生最不喜欢“马哲毛概”一类课程的根本原因,也是周天勇教授提出取消此类课程建议的逻辑前提——从实际出发

三、我们不能无视“马主义”中的某些“源代码”错误

作为学者,马、恩是值得尊敬的。但《资本论》成书于140多年前,《共产党宣言》成书于160多年前。马克思、恩格斯早在他们的晚年也就对自己早期观点有所修正和否定(不举例了)。即便中国官方,也多少承认其某些论述受到“历史的局限”——也就是说,以社会发展的实践检验和论证,马主义多少有一些“源代码”错误——计算机系统如果出现“源代码”错误,那这系统装到哪台电脑中哪台电脑就会死机或瘫痪。大约也正因这些“源代码”问题,使得曾经影响了近1/2人类的马主义之“社会主义”实践在所有国家遭受了严重挫折或曰失败,原社会主义国家纷纷转型,中国“前30年”也走过严重弯路,在非战争状态下却付出数千万百姓生命的惨重代价,国家发展受阻以致到有了被“开除球籍”的危险,这才开始踏上改革之路。这是用马主义之“阶级斗争理论”和有没有“私有制、市场化”能解释得了的吗?

世界上仅存的“社会主义”国家也就只有“中超越古老”罢了,而且除了朝鲜,都在不同程度地走着大体相近的改革之路——当然,按郝贵生的观点,大约那都叫“蜕化变质”而算不上什么“社会主义”。但没办法,这是令人非常无奈的现实——早在近半个世纪前的1966年,毛泽东在给其夫人的信中就坦言:“世界上一百多个党大多不信马列了,马克思列宁也被打得粉碎了,何况我们。”正是这样,即便世界上目前似乎“最社会主义”的朝鲜,他们也不信马列,而只信他们自己的“主体思想”了,有报道说,马列的书在他们那里早已不再发行。

其实,我们伟大的中华民族要振兴,如果要寻求思想理论的开窍,马主义某些被验证的正确原理——比如“一切从实际出发”“与时俱进”“实践检验真理、实事求是”倒是值得借鉴的。那么,我们应当认真总结世界上大国兴衰的历史和经验,去伪存真抽象其规律,继而按客观规律去做,这才是正道。以为一味抬高“老祖宗”或“洋祖宗”便可确保“红色江山千秋万代永不变色”,或以为可以用“老祖宗”为“武器”再来一场“阶级斗争式革命”,那是非常搞笑的事情——自然也违背现执政党之基本路线,中国折腾不起,暴力革命更不应是当下的选择。

自古以来中华民族就是勤劳智慧的民族,中华文化也曾“东学西渐”,我们要有民族自信!中国如果真正做到《国际歌》里唱的“让思想冲破牢笼”,去掉“老祖宗”“洋祖宗”迷信,但把握住人类社会发展的真正规律,不自设思想藩篱,集世界成功经验为己用,海纳百川而成其大,照样可以振兴中华而实现所谓“中国梦”,这已为世界许多国家振兴的历史实践所证明。□

2013年7月25日  

参考文献

1、张树藩:“信阳事件”:一个地委副书记的回忆(《百年潮》1999年第12期)腾讯网)

2、四川省原政协主席廖伯康:大饥荒四川饿死1000万人

3、跃进过后是饥荒(作者:韩福东)

4、【视频】新华社记者张广友讲述亲历大饥荒(片段)

5、【视频】黑潮:三十年逃港风波纪事

6、郝贵生:是“正确认识”马克思主义,还是歪曲和反对马克思主义?

附录

周天勇:1958年生,祖籍河南,经济学博士,教授。现任中共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所副所长,北京科技大学博士生导师,中央党校研究室副主任。

郝贵生:1948年生,天津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多年从事马克思主义哲学原理、马克思主义哲学史发展史等教学与研究工作。有10多部相关著作、教材发表。


类别: 关注教育 |  评论(2) |  浏览(2680)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一共有 2 条评论
应学俊 2013-07-28 18:12 Says:
【评论未审核】
应学俊 2013-07-28 17:54 Says:
【评论未审核】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