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146244
用户名:  应学俊
昵称:  应学俊

日历

2017 - 8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31  
«» 2017 - 8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3-02-20 12:39

希望某些批“历史虚无主义”者作答

希望某些批“历史虚无主义”者作答

(原创:应学俊)

【核心提示】历史虚无主义是要不得的,因为历史中有太多宝贵的经验和教训。但如果不能居高临下纵览全局实事求是地看待历史,如果不能客观全面地分析那些自己不愿看不想看的历史事实而只愿看只愿看取其所需的某些局部,甚至恨不得将某些事实从历史中抹去或使之变形扭曲,那才是真正的“历史虚无主义”在作祟。


梁柱先生据“百度”介绍:梁柱先生今年七十有八,是北大校务委员会副主任,“科学社会主义专业”博导,国家哲学社会科学规划学科评议组副组长、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史学会副会长、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副会长……依其头衔一堆,说他是理论大腕儿毫不夸张。笔者发现国庆60周年前,梁先生就有《历史虚无主义思潮评析》(以下简称《评析》)大块文章发表于《红旗文稿》和“中国经济史论坛”等,该文还收录于《居安思危•世界社会主义小丛书》,据说受到“广泛好评”;2012年该文略加修订浓缩又发表于《人民论坛杂志》等媒体。

不论术业专攻使然还是实际所为,笔者看到最近积极批判“历史虚无主义”的“学者、专家”有80后副教授高奇琦、段钢所撰《对历史的自觉自信是抵制历史虚无主义的基石》,被网络称“《求是》开年重拳出击,痛批改开以来‘反毛’思潮” ;还有北京日报社社长梅宁华;武汉大学教授杨军,再早些还有秦晓鹰先生等。而梁柱先生当属批“历史虚无主义”的“顶梁之柱”了。

批“历史虚无主义”该靠什么为“基石”和依据?

看了一些批“历史虚无主义”的大作后,总感到大多似乎不是在讨论历史问题,而是在讨论政治观点意识形态问题,颇像革命大批判文章。

历史虚无主义要不得。但批判历史虚无主义的利器肯定不是意识形态观点的再宣示,也不是从概念到概念的推导判断,更不是姚文元、梁效一类玩剩下的抓住一点不及其余的“打棍子扣帽子”。批判历史虚无主义只能靠全面而非片面、可考可信而非遮遮掩掩、取其所需的史实,并以此为“基石”得出符合逻辑的结论。比如,被某些“学者”诟病为宣扬历史虚无主义的电视剧《走向共和》、央视系列专题片《大国崛起》等,若欲批判,最有力的武器应当是以可考可信的史实对应地指出其中歪曲历史的具体之处,然后据以立论;而不是从概念出发,给它们戴上一顶顶“历史虚无主义”——甚至更吓人的“否定这、否定那、妄图……”的大帽子。

一个民族,一个国家,对历史取虚无主义态度肯定是要不得的,其实也是不可能的;因为历史是已经发生无法更改的事实,即使由于时间冲刷和被别有用心的当权者歪曲、遮蔽、涂鸦,导致以讹传讹,但客观史实终究无可改变。古代史尚可通过各种科学手段予以考证,而况近百年的历史?日本想“虚无”南京大屠杀,行吗?前苏联、美国及中国国家档案解禁或部分解禁后,那些历史的原件终于告诉我们许多真相,想“虚无”,行吗?

而由于一些“学者”文风难避“空、大”,所以批判乏力,常常使人感到不得要领或真伪胶着,进而疑窦丛生。“重拳出击”固然能致人死伤,但未必能使人改变思想,一如《V字别动队》电影台词:“思想是不怕子弹的”。蒋介石曾以为独裁专制限制言论和思想自由可以获得国家安定,结果是李公朴、闻一多被暗杀后却激起全国民愤加速了蒋政权的终结。

笔者才疏学浅。所以,在此将拜读梁柱先生大作时所产生疑问罗列四个问题,望得到作者或其他批“历史虚无主义”者有别于“重拳出击”的点拨而释疑解惑,只是梁先生等批历史虚无主义并未以史实为武器,而是观点的宣示、推论居多,所以笔者也只好依其“观点”为线索质疑了。梁柱先生也承认“以史实为依据,从实际出发,实事求是,是历史研究的根本原则和根本方法”,所以梁先生等如果作答,笔者希望看到能以全面而非片面的史实、事实为立论和判断的依据——

一、秦晓鹰先生的观点可否成立?

秦晓鹰先生年逾花甲,是《党建》总编室主任、《中华英烈》副总编、中国社科院分党组成员,也曾在中宣部供职,他在2004年就曾撰文批判“历史虚无主义”。但他在批判结束时这样坦言:“在我们为那种否定中华民族光荣与梦想的历史而痛心疾首之时,也应该想想我们自己给后人曾留下了什么,想想我们的言行是否就是一种对历史负责的态度。当我们把一个又一个历史真实掩盖起来,当我们把一个又一个解释真实历史的机会拱手让给他人,当我们自己都对那些脱离实际脱离国情脱离世界并在真实性上大打折扣的历史心存疑惑时,我们能有效地喝退历史虚无主义吗?”秦晓鹰先生在分析所谓“历史虚无主义”现象的成因时更直言如下:“在这些原因之外还有一个更主要的原因,那就是正史不正,信史无信。”

请问梁柱先生等,秦先生此言是否违反了党的什么“原则”?秦晓鹰此观点你等是否认同?如认同,秦先生所言是否为事实?诚如是,这算不算“历史虚无主义”?如不认同,盼看到你等专文批驳。笔者不隐瞒自己的观点,基于事实,我们赞同以上所引秦晓鹰先生的基本观点。

二、曾经为何出现“全盘西化”思潮?动机可恶、效果很坏吗?

梁柱先生《评析》一文对“全盘西化”思潮持全面否定态度。笔者以为,这是否也是一种非黑即白的形而上学?梁柱先生为何不想想清末民初为何会出现那种“全盘西化”的思潮和主张?其动机何在?效果如何?

笔者虽才疏学浅,但知道中国其实并未“全盘西化”,而毛泽东对清末民初这股“西化”浪潮的动机也是肯定的。毛泽东明确指出:“要救国,只有维新。要维新,只有学外国。那时的外国只有西方资本主义国家是进步的,它们成功地建设了资产阶级的现代国家。日本人向西方学习有成效,中国人也想向日本人学。……(见《论人民民主专政》)“全盘西化”的提法也许失之偏颇,但救国——而不是卖国,这就是当时所谓“全盘西化”思潮的基本动机,这是无法否认的,怎可一概斥之为“历史虚无主义”?

梁柱等“学者”先生们想过没有:为何孙中山以及中共创始人如陈独秀、李大钊、周恩来、邓小平等以及钱学森为代表的一大批有识之士、知识分子纷纷漂洋过海去“西方”或“全盘西化”的东洋日本寻求“救国之道”,而不在“伟大的中华民族文化宝库”中淘宝?如按梁柱的逻辑,上述去“西天”取经的有识之士是否也有对中国历史文化“蔑视、虚无”之嫌?但是,他们的确从“西方”淘来了马克思主义“真经”,奠定了中共革命重要的理论基础且保持至今;钱学森等一大批科学家从“西方”淘得科技“真经”,后来成就了我国引以为豪的两弹一星事业。他们不约而同“弃”中华民族文化宝库而去“西天取经”——对此,梁柱先生作何评论?当年所谓“全盘西化”思潮当真十恶不赦一无是处该大加挞伐?笔者曾有《中国近代现代化进程的历史岂可“虚无”》一文,欢迎梁柱先生不吝赐教。在此不赘。

三、“苏联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这是不是“全盘苏化”?

梁柱先生在《评析》一文中说:“在近代中国,历史虚无主义是作为同‘全盘西化’论相呼应而出现的一种错误思潮。持‘全盘西化’论者往往对民族文化、历史遗产采取轻蔑、虚无的态度,表现为民族文化虚无主义”。

如果说“全盘西化”思潮是历史虚无主义,是十恶不赦、有百害而无一利的主张;那么,按梁柱先生的逻辑,“全盘苏化”难道不也是另一种“历史虚无主义”吗?而更重要的是,这不是一种什么“思潮”,而是由执政党提出的宣示践行方向的号召。

宣传画:苏联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在中苏未反目之前,几乎满街满报可见“苏联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一边倒,倒向苏联”等等,如果说新中国建国之初被西方围困只有依靠苏联帮助,那也无须提出如此“全盘苏化”的口号吧?不仅毛泽东曾自称是“斯大林的小学生”,而且《联共(布)党史》曾经数年成为我国高校政治必修课(中国大学为何要学苏联党史?),中学里不学英语,一律学俄语;我国政治经济体制从形式到实质的安排都与苏联几乎不二,全国各地都有“中苏友好协会”官方组织,老百姓亦以穿布拉吉、列宁装为时尚,交谊舞也从有苏联专家的驻地传开风靡全国,从毛泽东开始中央首长也常跳,斯大林的个人崇拜更是在中国获得了进一步的“发扬光大”……

请问梁柱先生:这是不是“全盘苏化”?由掌握了政权的执政党倡导践行的“全盘苏化”难道不比清末民初的“全盘西化”思潮有过之而无不及?按梁柱先生的逻辑,这难道不是明显的“民族、历史虚无主义”吗?梁柱先生想过没有,这样的“全盘苏化”在给中国带来工业基础较快发展的同时又带来了哪些影响久远的危害和灾难?有哪些教训需要总结?为何这些未见梁柱先生予以评说?梁柱先生对此将如何评说?

四、苏联缘何解体?世界社会主义缘何出现“低潮”?

梁柱先生在《评析》一文中说:历史虚无主义“是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处在低潮形势下的一种历史现象。值得注意的是,以苏东剧变为标志的世界社会主义运动急剧转入低潮,但它的发展有一个过程,而否定十月革命的道路、抹煞苏联社会主义的历史成就则起了先行的作用。梁柱先生在这里将“否定……抹煞……”认定为苏东剧变的“先行作用”,这无疑是违背历史事实的。因为在苏东剧变中起“先行作用”的是苏共官僚阶层的普遍腐败、抱残守缺不与时俱进而不思变革以及霸权扩张的错误国策,堕落为“社会帝国主义”,致使社会矛盾和积怨淤积。

是的,毛泽东在1966年就曾坦言:“全世界一百多个党,大多数的党不信马列主义了。马克思、列宁也被人打得粉碎了,何况我们呢?……”梁柱先生能说说为何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吗?如果都归结于“西方和平演变”,那为何“放之四海而皆准”的马克思主义、如此优越的“社会主义制度”竟不堪一击如多米诺骨牌连锁倒下呢?难道社会主义从理论到实践本身没有需要很好研究和总结的方面?

苏联出兵匈牙利平定“暴乱”东欧剧变其实并非起于1980年代后期,早在1956年波匈事件已经发出了明确的信号,是苏联出兵匈牙利的坦克大炮武力延缓了整个社会主义阵营变革的发生。东欧剧变以及世界社会主义阵营的瓦解,在梁柱看来,归因非常简单:就是“前有赫鲁晓夫全盘否定斯大林,后有戈尔巴乔夫推行的新思维,使得颠倒历史、混淆是非的种种歪理邪说大行其道”。但如此说法能蒙住谁呢?赫鲁晓夫报告中有多少是捏造的呢?赫鲁晓夫“全盘否定”斯大林了吗?怎能如此不顾历史事实?难道有错误就该捂紧盖子死也不说,抱残守缺,这就不是“历史虚无主义”?

我们看到戈尔巴乔夫改革策略、节奏乃至智慧等确实有问题,违反了社会变革的某些客观规律。但我们岂能无视苏式社会主义体制长期僵化抱残守缺不思变革带来的矛盾积累?怎能无视苏联领导层豢养权贵形成风气和阶层?怎能无视苏共放任官员腐败于不顾?怎能无视专制统治下民怨逐渐郁积形成火药桶?怎能无视苏联的霸权扩张主义带来的负面效应?

——如果说戈氏改革新思维否定这个那个“一路否定下去”搞了所谓“历史虚无主义”,那也只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而已。如果苏联的社会主义从体制到实践没有严重问题,而是值得全体党员和人民信赖的,区区戈尔巴乔夫一句话岂能就使一个如此大党“解散”?党员中岂会“没有一人是男儿”?——苏联卫国战争中钢铁英雄无数,岂会缺少“男儿”?但谁会愿意为一个整体腐败、专制独裁、不与时俱进不思变革、无可救药的政党之垮台而振臂?他们期盼一个新的开始,尽管前途也许有些不确定。苏共一朝解散,党员和社会各阶层都缄默无语,恰恰反映了苏共糟糕的社会主义实践使人们对它逐渐失去了信心、兴趣。难道不是这样吗?这大约是无可否认的结论。

中国如果不改革,像文革及文革前的那种所谓“社会主义”,那种经济发展和国计民生综合国力落在台湾、韩国之后的“社会主义”,是正确有效能够稳定而持续发展的吗?我们请梁柱先生回答一下这个问题吧。作为以研究政治理论为专业的“学者”,看问题难道可以只看一面?如此思维是不是抓住一点不及其余的形而上学?

苏共的解散,苏联的解体,值得研究和总结的教训太多了。但如果真的只将其归结于戈尔巴乔夫的新思维和所谓“历史虚无主义”,这无疑是片面的误导,对执政党和国家未来的发展只能是有害无益的。

我们认为,一个真正为人民服务的正确、英明的执政党,是不可能因为有几个人散布了一些所谓“历史虚无主义”的观点就能动摇得了的;其实老百姓没那么多人关注这主义那主义,“得道多助,失道寡助”、“绝对权力必导致绝对腐败”才是被历史验证了的铁律。国民党政权的垮台,其根本原因并不在于某种理论被颠覆,而在于其自身的整体腐败、独裁专制,因而无能,因而失去民心,甚至连美国最后也不大愿意再帮助这个扶不起的蒋政权打内战了,这就是“失道寡助”。苏联解体原因固然复杂多面,而我们抽丝剥茧,其实质归根结底也大体如此。还是习总书记说得好:“打铁还得本身硬”。

历史虚无主义是要不得的,因为历史中有太多宝贵的经验和教训。但如果不能居高临下纵览全局实事求是地看待历史,如果不能客观全面地分析那些自己不愿看不想看的历史事实而只愿看其中的某些节点,甚至恨不得将某些事实从历史中抹去或使之变形扭曲,那才是真正的“历史虚无主义”在作祟。

真实就是力量。历史是公正的,但也是无情的。□

2013年2月19日  

参考文献资料】(以下索引文章,在百度中输入标题皆可搜索到)

1、梁柱:历史虚无主义思潮评析(2011.07.中国经济史论坛)

2、梁柱:新时期历史虚无主义思潮若干特点(2012.11.)

3、新华网:赫鲁晓夫全盘否定斯大林了吗?

3、《求是》:对历史的自觉自信是抵制历史虚无主义的基石(高奇琦、段钢/ 2013.1.1.)

4、梅宁华:旗帜鲜明反对历史虚无主义(2010.5.22.)

5、秦晓鹰:中共党史如何修?(另题:我们如何喝退历史虚无主义

6、李泓冰:请让孩子们拜读“家丑”

7、沈志华:【视频】毛泽东、斯大林与朝鲜战争起源文本

8、应学俊:究竟谁在“虚无”历史—— 一评《基石》

9、应学俊:中国现代化进程的历史岂能“虚无”——二评《基石》

10、应学俊:文革后思想解放运动的历史不容“虚无”——三评《基石》

11、应学俊:重庆“红卫兵墓园”与“唱红”


类别: 时事评论 |  评论(0) |  浏览(1895)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用户名:已有帐号?登录
表情 [更多]
看不清楚,换一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