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14355
用户名:  墨村
昵称:  午夜街车

日历

2021 - 3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31   
«» 2021 - 3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21-02-21 15:32

读墨村的小说《走马陈仓》作者:郎咸勇



2020 读墨村的小说《走马陈仓》  http://www.gaoduanyuwen.com/Article/yueduyujianshang/201909/6392.html

读墨村的小说《走马陈仓》

郎咸勇 

墨村的《走马陈仓》者,曾荣获广西首届反腐倡廉小小说大奖赛一等奖,小说既歌颂了刚和强的战友情谊,又赞美了刚这名省模范监狱长之恪守职责,不徇私情,从而高扬了法不容情的主旨。

下面让我们来鉴赏这篇小小说。

小说开篇就描写了一场战争之后,但见“……枪声稀了,硝烟淡了”,在“一条满是尖利石子的羊肠小道”上,有“一轴骇人的巨幅彩图”,是“被两个艰难爬行的血人涂抹成”的,这里把人的血迹比喻为“巨幅彩图”,就侧面描写了战争的残忍酷烈;随后又使用了环境描写“有风无声横空掠过,翻搅凝滞于空气中的粘稠血腥……”,这就使用了留白手法,让人联想到战场上的刀光剑影和尸横遍野,并再次侧面描写了战争之凛然杀气。

上面“这一惊心动魄的场面”,是“刚和强在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之后,于某个星期六夜晚的共同回忆”,由此可见,上面的文字乃是使用了虚写手法,遂使暗线与明线构成了巧妙的交汇融合。

“两条汉子遥想三十年前在硝烟中惨死的二十几条弟兄时,仍忍不住泪如雨下,一脸悲伤”,也使得明线和暗线巧妙结合。

于是,“刚愧疚地紧盯着强那条空荡荡的右袖管”,话语哽咽地劝着“大,大哥,喝,咱喝”,这劝酒语之言,绝无口若悬河和喋喋不休,只有简单机械和欲说还休,这就展示了刚那愧疚难过的情感,这就蕴含了人物丰富的情感和微妙的心理,估计他既是为了“三十年前在硝烟中惨死的二十几条弟兄”,同时对于强也有所歉疚吧,于是就留下了想象空间,也呼唤了下文有关“飞燕”一节文字。

强擦去流到嘴角的泪水,边应付着“喝,咱喝”,边举起了酒杯,这“流到嘴角的泪水”,就入木三分地刻画了刚那深度的悲哀,既是为了自己的伤残,更是为了自己那难言的情感。

于是,“两条汉子在泪眼凄迷中又重重地碰杯”,刚仰脖灌下一口酒劝道“大哥,我还是那句老话,成个家吧”,此言也,就推动了故事情节的发展,引出了下文。

话已至此,强说了实话“哥不是不想成个家,弟知道,子弹打在了那地方,哥已是个废人……”,这让“刚的眼图又红了”,此言也,大有深意,它再次留下了想象空间,起了悬念之用,同时也推动了故事情节的发展。

于是,刚顺着话题说道“大哥,让你上家里你偏不去,非要来这小宾馆,飞燕有意见呢”,为什么不到家里去?飞燕又是谁?这就再次设置了悬念,留下了空白。

听到这里,“强腾出左手掌用力搓了搓脸”,为什么“腾出左手掌”,因为右手没有了,这就遥呼了上文“那条空荡荡的右袖管”,而“用力搓了搓脸”者,乃是使用了细节描写,刻画了强那难言的神情。

行文至此,明线戛然而止,暗线再次续上。

“三十年前两人康复出院后,强把一封断交信交给了回家探亲的刚,让刚转交女朋友飞燕,并拜托刚替他照顾她。强要刚答应他永远保守秘密……”

为什么要与女朋友飞燕断交?为什么拜托刚替他照顾她?为什么要刚答应他永远保守秘密?保守什么秘密?

这里就再次使用了虚写手法,设置了一连串的悬念,重重悬吊了读者胃口。

情节再回明线。

二人继续把酒交心,强对于刚“是省模范监狱长,又是省五一劳动奖获得者”颇感欣慰,又进一步表示“飞燕跟了你,值啊”,这就明确告诉了读者刚的监狱长身份,也回应了强将女朋友飞燕“拜托刚替他照顾”的话题,同时再次暗暗推动了情节的发展。

什么情节?二人心领神会,强难以启齿,刚也不予挑明,于是只好劝酒,喝酒,再劝酒,再喝酒。

随后,作者综合运用多种方法描写了喝酒时的情态,突出了兄弟情谊。

“‘咣——’酒杯再一次潇洒地碰撞,将厚重的兄弟情谊进溅得满屋荡漾”一言,就运用了拟人手法和比拟手法;“酒逢知己千杯少”乃是引用了古人诗句;“一条条突暴的青筋在两条汉子锃亮的脑门儿上争相炫耀旺盛的酒力”则是使用了细节描写和拟人手法,刻画了二人喝得青筋暴突、脑门锃亮的外貌。

此段文字描写了“两条汉子”之洒脱不羁,兄弟二人以酒暖心,以心暖心,肝胆相照,剖腹相示,同时也为下文情节的发展而蓄势。

杯盏交错间,“不觉已是夜半”,“浓烈的酒香仍四溢着无孔不入”,“日光灯咝咝喘吁着醉意朦胧”,此二言也,均以拟人手法侧面描写了二人之醉意昂然,而“两条汉子的脸膛被五十二度的透明液体烧灼得愈加光辉灿烂”,则正面描写了二人之纵酒大醉,这就使用了正侧面描写相结合手法。

话到嘴边,不吐难受,于是强支支吾吾地询问起犯人陈列宝来,从他那“用力转动着沉重的脑袋”和欲言还休的絮叨之中,虽表面看是酒意使然,实则暗示了他那满腹的难言之隐。

刚一听到陈列宝这个名字,就“睁着惺忪醉眼愣怔半晌”,这就使用了细节描写,展示了其貌似醉眼朦胧,实则内心里波涛翻滚,暗流涌动,进行着激烈的思想斗争,当然了,这里也使用了留白手法,给读者留下了巨大的想象空间。

于是,刚“忽然一拍脑门儿”,问强是不是认识那个“那个五短身材、大胡子的盗窃犯”,“一拍脑门儿”者,描写了刚貌似忽然想起了这个罪犯,其实暗写了他已经下定了决心,无论兄弟感情多么深厚,自己也绝不做那徇私枉法之事。

而强也是舍身求义、宁死不屈的汉子,绝非那种为了一己之私而蝇营狗苟之徒,于是他“摇摇脑袋,摇出一句轻描淡写”,并断断续续地说“啊,不,不认识,只是听人说起过,偶然想起,随便问,问问”,“摇出一句轻描淡写”者,乃是使用了比拟手法,而从其吞吞吐吐的语气里,足以看出他那踬前跋后、欲说还休的矛盾心理。

刚没容强接话,就直截了当地斥责了陈列宝“是个出了名的反改造分子,屡犯监规,几天前还出手打伤了同监舍的人,现在还在小号里蹲着呢”,这就以其言外之意断然拒绝了强的求情。

话已至此,强心里明镜似的,知道此路不同,于是“哦”了一声,打个酒嗝儿,抓起了酒杯,又絮絮叨叨地劝起酒来,再次展示了他那尴尬和心虚。

于是,二人心照不宣,没有再提陈列宝,只是举箸相劝,传杯弄盏,直喝得酡然竟醉,玉山倾倒。

小说至此,再次接入暗线,虚写了那场惊心动魄的战斗场面。

当时,小分队陷入到敌人的重重包围之中,“他们边打边退守到一个无名高地上时,小分队只剩下了刚和强”,而强的左胳膊已经中弹,就在他“大叫着刚快快撤退”时,“一串火光从对面丛林里游窜而出”,在此危急关头,强毫不犹豫,“纵身扑向了刚”,但见“一发冲锋枪子弹在强的下身洞穿出一个鲜艳的窟窿,血流如注”。

刚得救了,而强却成了废人,这就既赞颂了强舍己为人的兄弟深情,也遥呼了上文之“拜托刚替他照顾飞燕”、“强要刚答应他永远保守秘密”和二人关于“成个家”的话题。

另外,这段战斗场面之所以描写得如闻如见,真切感人,不仅在于它绘声绘色绘形,还在于它综合使用了各种修辞手法。

“凶猛的火力如瓢泼大雨”、“左胳膊中弹的强右臂夹紧冲锋枪,扇形样一通猛扫”、“一片灌木像割韭菜样齐刷刷被拦腰割断”,乃是使用了比喻手法。

“凶猛的火力如瓢泼大雨在小分队周围哗哗流淌”、“一串火光从对面丛林里游窜而出”,乃是使用了比拟手法。

行文继续发展,在一声“大哥”的惊呼里,暗线结束,明线再续。

这让我一下想起了李白的《梦游天姥吟留别》里的“忽魂悸以魄动,恍惊起而长嗟,惟觉时之枕席,失向来之烟霞”,二者均属于结束虚写、接入实写的方法。

刚从惊梦中醒来时,天已大亮,而“与他同床而眠的大哥不见了”,只有“一纸留言尴尬地趴卧在床头上”,“尴尬”者,就以拟人手法暗接了昨晚关于陈列宝的话题。

于是,“刚浑身一个激灵,一把抓了过来”,这就以细节描写刻画了刚当时急于知道强所为何来、今已何去的复杂情感。

原来,强果真是为陈列宝求情而来,这从留言中可以得知——

好兄弟:

大哥走了。原谅我的失礼!作为生死弟兄,我不能对你隐瞒这次造访的目的。陈列宝是我大姑唯一的孙子,判了十二年。大姑思孙心切,盼望着孙子能早日减刑出狱,眼睛已哭成了半瞎,前不久探监时得知他又被关了禁闭。大姑一急竟一病不起,咽了气还一直抓着我的手久久不放。大姑知道我俩的关系,可她老人家到死都没有向我开口。失亲的痛苦让我终于厚着脸皮找你来了。这次假借出差路过与你一起叙旧的理由,说穿了,其实是想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好兄弟,原谅大哥的不辞而别,我实在没有勇气正视你的眼睛……

读完留言,我满腹感叹。

文中老人是可敬的,尽管她对孙子依依不舍,“眼睛已哭成了半瞎”,尽管她“知道我俩的关系”,于是直到“咽了气还一直抓着我的手久久不放”,但她“到死都没有向我开口”,真可谓世事洞明,克己奉法,理智最终战胜了情感也。

强是可敬的,虽然他深知大姑的临终之意,虽然失亲的痛苦让他“终于厚着脸皮找你来了”,但是当他得知表弟“是个出了名的反改造分子”后,深明按律治罪,其罪难宥,国家法度,违犯不得,于是话到嘴边,却“实在没有勇气正视你的眼睛”,只好“不辞而别”了,这就表现了他对法律的敬畏。

“读完留言”,“掏出手机一通猛拨”,然而强已关机,当他“驱车直扑客车站”,客车已绝尘而去,第二天拨打强办公室的电话,也无人接听。

这就再次展示了强奉法守法的决绝之情。

不久,强也收到了刚的传真,这就使用了虚写手法,补叙了“那晚酒场上”,刚早已心知肚明,洞烛幽微,“看出你有话要说”,但是“谢谢大哥的理解与支持”,因为“实在对不起,陈仓无路啊”,“陈仓无路”者,表明了刚对法律底线的坚守,奉公守法的无私。

小说题目为《走马陈仓》,那么,何为“陈仓无路”?

话说当年,刘邦欲从汉中出兵攻击项羽,故意明修栈道,迷惑对方,暗中绕道奔袭陈仓,遂取得了胜利。

在元·无名氏《暗度陈仓》第二折里也有这样一句戏词:“着樊哙明修栈道,俺可暗度陈仓古道。这楚兵不知是智,必然排兵在栈道守把。俺往陈仓古道抄截,杀他个措手不及也。”

小说中,在强的留言里有“说穿了,其实是想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一言,这当然是强欲“假借出差路过与你一起叙旧”之事迷惑刚,就是所谓“明修栈道”,而实际上他另有打算,那就是为陈列宝说情,这就是所谓“暗度陈仓”了。

在刚的传真里,“陈仓无路”者,既呼应了强的留言,也回扣了题目,表明了自己不能知法犯法,他的原则性没有被兄弟情压倒,这就让一位有情有义、坚持原则的模范监狱长的形象跃然纸上,突出了“法不容情”的主旨,起了画龙点睛之用也。

《走马陈仓》者,使用了“双线”结构,明线包括刚和强的喝酒场面,包括强留下了“一纸留言”和强收到了刚的传真这两组情节,而暗线则以“回忆”方式,追叙了战争场景,凸显了战友情义。

双线结构的设置,就将现实与历史联系起来,更好地揭示人物内心世界,凸显了法不容情的主旨,同时,双线交织也使得小说内容丰厚,情节跌宕起伏,富于变化。

而从手法上来看,发生在眼前的,属于实写,发生在过去的,属于虚写,于是这篇小说就使用了虚实结合手法。

最后,谈一谈这篇小说写作视角的转换。

写作视角是指叙事性作品在描述生活场景和事件、描写人物所采用的角度。

《走马陈仓》的写作视角转换了三次。

兄弟喝酒这一情节使用了全知视角,全知视角又叫“上帝视角”,其特点是无所不知,俨然上帝,叙述人像上帝一样知道故事的全部,仿佛站在云端看天下,洞悉所有人物的一切隐秘,包括其复杂微妙的心理变化。

刚看留言这一情节,是从刚的视角看强;强看传真这一情节,是从强的视角看刚,这两个情节的写作视角均属于第三人称视角,这篇小说写作视角的变化给读者以全新的体验。


类别: 留存 |  评论(0) |  浏览(1444)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
验证问题: 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