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14185
用户名:  红袖凭风
昵称:  红袖凭风

日历

2019 - 9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     
«» 2019 - 9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9-08-16 11:39

舅娘

 

 

    那年我读小学三年级,因学校停课,被父母送到乡下的外婆家住了一段时间。外婆家在小镇的街上,宽大的堂屋是合作社卖米粉的店面。每逢三天一圩赶集的日子,外婆家非常热闹,来吃米粉的人络绎不绝。

    在我的眼里,外婆家人丁兴旺:两个外婆、三个舅舅、两个小姨,再加上我和我哥,吃饭要开两个竹篾桌。还有一只狗、一只猫绕桌穿行。

    解放前外公娶了两个老婆。大外婆是我妈和另一个小姨的母亲;小外婆是两个舅舅和两个小姨的母亲。为什么会有两个外婆呢?我曾问过我妈。我妈说,当年外婆只生了两个女孩,因此外婆的婆婆又给外公娶了一房媳妇,生下男丁好传宗接代。大外婆是一家之主,视小外婆生的孩子为己出,孩子们都喊大外婆“妈”,喊他们的亲生母亲“咩”(“咩”是同音字,壮话“娘”的意思)。

    大舅爱读书,有文化,有工作,只可惜个子不高,到了娶媳妇的年龄,两个外婆都很着急。好在外婆家底子厚,口碑好,最终为大舅觅得一门亲事。

    大舅结婚那时,我正好住在外婆家。舅娘是离外婆家很远的一个镇上的女子。接亲那天,我蹦蹦跳跳地跑前跑后,想看看新娘子的样子。后来有人叫我去新房帮新娘倒洗脸水,说我是城里来的外甥,是合适的人选,还说为新娘子倒洗脸水有钱得。我懵懵懂懂地端起洗脸水去倒,只见水泼钱响,哎! 还真的有个五分钱的毫子。我马上捡起来,乐颠颠地去隔壁阿奶家买花生吃,五分钱刚好一碟。

    舅娘长得漂亮,大大的眼睛,眼眶呈褐色,头发乌黑,有些卷曲,扎两条大辫子,个子比大舅高。舅娘勤劳能干,清早去挑水,一担一担地挑过街,挑进门,挑满缸,旁人见了,都说大舅有福,讨了个好老婆。舅娘的手巧,锁得一手好扣眼。街上做服装生意的人,都抢着给她锁扣眼。她锁的扣眼针脚整齐,穿针引线飞快,见过她的手艺的人都啧啧称奇。

    俗话说,姑嫂天生不和。舅娘和她的两个小姑,也就是我的两个小姨常常因为鸡毛蒜皮的小事吵架。我则被小姨她们当枪使。气得舅娘骂我:外甥狗,前门吃,后门走。舅娘的房间有一面漂亮的镜子,我每天梳头的时候喜欢去舅娘的房间照镜子。因为姑嫂不和,双方经常互不理睬,我和小姨她们又是一伙的,舅娘不允许我进她的房间。没有镜子照,我就去对门的理发店边照镜子边梳头。老板见我常来不高兴了,说影响他的生意。从此,一直到回城,我几乎没照过镜子。

    学校开始复课,我回到了城里的家。时光荏苒,当年的小女孩已经长大成人。这期间,我没有再回过外婆家。听说舅娘和大舅生了两个男孩一个女孩,日子过得不错。

    有天我回家,恰巧舅娘也从乡下来看望我爸妈。这是我回城后第一次见到舅娘。舅娘的模样还算年轻,身板也还硬朗,只是满脸的笑容让我有点不知所措。寒暄了一会,舅娘突然对我说,老外(外甥的简称),过去的事情对不起啦!。我吓了一跳,赶紧说,没事、没事,当年是我太不懂事了!我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舅娘居然来向我道歉。当年那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我根本没有放在心上。舅娘的这番道歉,反而让我心神不安。

    过了不久,我妈告诉我,舅娘不在了。我听了悲从心来。舅娘是在洗澡的时候,用手去拿电灯触电死的。听说舅娘的母亲是在地里劳作,被龙卷风卷上天后摔死的。母女二人都死于非命,令人唏嘘悲催!

    去年舅娘的孙子考上大学,我妈说这是她们家的第一个大学生。看着老妈高兴的样子,我想若是舅娘还活着那该多好!。

    舅娘有一个好听、并带有色彩的名字:蓝金花!


类别: 风卷散文 |  评论(0) |  浏览(9177)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