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141174
用户名:  蓝诗草
昵称:  蓝诗草

日志分类

日历

2020 - 8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31     
«» 2020 - 8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20-06-09 10:05

群众深夜扭送一嫌疑人到派出所处理

半夜,我刚铺好床单被褥,想躺下休息一会,门外却响起急速的撳喇叭声音。我以为是外出吃宵夜的辅警小兄弟回来了,不在意,他们自己有钥匙开门进来。但喇叭声却不断,开门一看,是一辆面包车,两个中年男子在门外嚷嚷,说抓到一个盗窃的粉仔,要我们处理。我急忙又回房间——民警休息室穿戴好衣服,再出门口接待这两名群众。
他们说几天前在村口被盗电动自行车电瓶,现在抓到的这个男子就是嫌疑人,而且还吸毒……车里的男子却嚷叫着说他没有偷电瓶,叫我们把他放下来,说被绑得太紧了,手脚都动弹不了,疼!
我们打开面包车门,果然看见有一坐在后排位置上,双手反剪,绑在身后,全身还被一根尼龙绳捆住,五花大绑的,可见这两名群众在抓获窃贼时的激烈场面,以及对于小偷的提防和警惕性高。
小偷说他毒瘾发作了,叫我们快点把他处理,好送他去戒毒所,吃药治疗。我们听着他痛苦的喊叫声,心里也焦急,知道这又是一个不眠之夜了。
这个粉仔面熟,查了他的身份信息,才知道以前被处理过,也是因为吸毒;而且已经被送戒毒所戒毒几次了,还是戒不了毒。出来又吸,吸了又进去,反复几次,直到现在。
他求我们给他抽支烟,在烟雾缭绕中,他得到了暂时的平静了,跟我们聊起了他数次吸毒被抓的经历,好像是主动配合我们工作,以求得快一点被送到戒毒所,吃药,戒掉毒瘾一样。
我们还是需要办手续的,单立案、询问、做笔录、检测、送去体检,都花费我们不少时间。在这过程中,我们询问两位热心抓贼的群众,他们说这家伙前几天来过他们村偷盗,他们家电动自行车电瓶都被盗了,肯定是被他偷的,但抓不着他。今天晚上他又来作案,被他们发现、抓获,并扭送来派出所处理。在抓捕的过程中,他们还遭到窃贼的激烈反抗,所以他们就用尼龙绳把他绑住,以防他伤害他人,或者逃跑。
大家都知道,粉仔一旦吸毒上瘾,每天都需要吸食毒品,才能抵挡得住,如果一日不吸,就特别难受。而吸食毒品需要钱,每天吸毒的花销大,他们又没有经济收入,只能偷抢,以盗抢得来的钱买毒品吸。我们处理过的粉仔,大多如此,这已成为社会的毒瘤了,但有时也让我们感到他们可怜。
粉仔认识我,因为以前处理过他,不过已经过去很久了。他的名字我熟悉,但面相我倒不认得了,变化太大。吸毒的人都是这样,自毁身体,吸到只剩下一付骨架了,身染重疾,人生就这样毁在毒品上。
我记得最初抓获他的是我,当时跟他在一起的还有另外一名粉仔,现在过去好多年了,我问他现在这位粉仔的现状,他不无羡慕地说“他戒毒成功了,现在在一个小区物业公司当经理,做得风风火火的,已经有几年不吸毒了。”而他自己却还深陷毒海中,不能自拔。说这句话的时候,我看得见他满脸的无奈,却又不知如何办。
两名群众做完笔录后走了,时钟指向凌晨的四点钟,门外显得宁静下来。我突然想起粉仔是开着小机动艇,溯江而上,随机寻找盗窃目标的。在找到盗窃地点,停好机动艇,想盗窃时才被抓的,现在这艘小机动艇,应该如何处理呢?问了粉仔,他说不用我们操心,送他来的这两个村民跟他父亲熟,是他父亲的亲戚,他们会处理好的,我才放心下来。
看来粉仔家人和亲戚朋友也对吸毒的人深恶痛绝,对于自己的亲人朋友吸毒,也会大义灭亲,送到派出所处理,绝不留情。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6339)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