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141174
用户名:  蓝诗草
昵称:  蓝诗草

日志分类

日历

2018 - 12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31     
«» 2018 - 12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8-07-03 09:37

难为了老民警,夜以继日在现场出警

死尸搁浅在水电站的大坝下面,无法打捞上来。

我们的同事努力了一个晚上,无策可施。找船只也找不到,这里是水库坝区,前段时间,所有的船只都被清走了。好不容易找到的船只,给他们钱,也不肯帮打捞尸体,说是已经死亡那么多天了,臭得不得了,不敢打捞。任凭我们如何恳求,都没有人肯帮忙。

想起去年夏天,也是这个时候吧,也是在离这个地方不远处的江边,也是碰到这样的情况,我们想把发现的死尸捞上岸边来,但由于地势险要,江水湍急,没有船只,根本就无法靠近。我们花了钱,找到一只小船,但他说什么都不肯打捞,只肯渡我们到尸体搁浅的位置,然后任由我们处置。不得已,我们几个年轻的同志,坐了船,亲自下到江边去,把尸体打捞上来,又把他扛上陡峭的岸边,才解决了这个棘手的问题,殡仪馆的车,才肯把尸体给拉走。

这次,发现死尸的地方,也是险要位置,就在水电站的大坝下面,没有船只,根本就无法靠近尸体。更何况,水面宽阔,水情不明,找不到船只,或者找到船只,他们也不肯前来,我们触手无策。

大坝这地方,死了不少的人。去年前年都有,而且是“自找死”的。几个贪小便宜的电鱼人,在水坝放水时,竟然不顾危险,在下游,水流湍急处,乘船只出江面捞鱼、电鱼,求得眼前利益,结果船翻人亡,把性命给丢了,好不凄惨,却也不值得同情。我记得发生的这几起溺水死亡事件,有的是夫妻同船,有的是兄弟一起出来电鱼,无一例外,都死在了大坝下面了。

这些事件,在那个时候,闹翻天去。死者家属不服呀,总想找人来承担责任,说要这个负责那个负责的,就没想到,自己的人为什么要做违法的事,而且还冒着这种危险,去做违法的事?自作!不过,因为死者为大,那个时候,我们只是心里这样说而已,并没有与死者家属理论这些事情。

但是,他们也把矛头对准我们的出警民警了,非要我们立为刑事案件处理,还为此闹访过,似乎想把事情闹大,求得赔偿,求得一点利益。结果到如今,也还是不了了之。苦了的是当时的出警民警,莫名其妙,平白无故,被告了一通,“惹”祸上身,至今依然难以洗刷心中的“不公”“不平”。谈起这些事情,我们的民警就愤懑不已,义愤填膺,大有与这帮无理之徒一决到底的“决心”,大不了脱下这身警服,另寻出路!但是想想也不值得。

这些事件,都发生在水库大坝下游,发现尸体后,相对容易,把他打捞上岸。而现在,发现尸体的位置,是在水坝库区里,在大坝底下。深达几十、上百米的水库大坝,单凭人力,根本就无法下去。即使想方设法下到坝底,因为水面的不确定性,以及其他问题,也捞不着死尸。这还真为难了我们!

幸亏死尸上浮的那天,不是我值班,要不然,我又得一个人孤军奋战在打捞尸体的第一线了。我的那位倒霉的同事,一接了我的班,就碰上这样的事情,无可奈何。此前的电鱼船出事,也是他出的警。这两年,他没少为这些事情“担惊受怕”,真是难为了他。

我在下村去调查黑恶势力情况的时候,经过水坝,看见那个同事带着一个协警,还在那里认真工作。那个时候已经是下午的三点多钟,他是昨天早上接的班,忙到现在,两天一夜时间了,都没得休息,还要继续忙下去。大太阳底下,已过半百的他,汗水已经湿透了警服,脸被太阳晒得通红。他的头发已经斑白了,准备到龄提前退休的人了,还在没日没夜在基层一线拼命干活,这就是命运么?

我下村也是坎坷曲折,要找的人找不见,反映情况的受害者害怕受到打击报复,也不敢跟我们接触。最主要还是,我们汽车的空调坏了,碰上南宁七月最闷热的天气,我们坐在像蒸笼一样的车里,把车窗全部打开了,也没有一丝空气呀。汗水不停地流,脸上、身上到处都是。衣服都湿了几次了,干了又湿。我们真后悔这个时候下村,选择在晚上下村多好,避免太阳曝晒。

在村子里调查不出结果,我们五点钟就出来,在撤回来的路上,经过大坝,依然看见同事他们在那里忙,不知道今晚能不能把尸体给打捞上来,真是苦了他们。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4209)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