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141174
用户名:  蓝诗草
昵称:  蓝诗草

日志分类

日历

2018 - 2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   
«» 2018 - 2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8-02-10 09:58

出一次警还得爬木梯,翻墙头

出一次警不容易,位置偏、路途远不说,还得翻墙头、爬山涉水。

 

可不,昨天的警情,就是跑到十几公里外的镇与镇之间接壤的地界去出警的,而且那里又没有路进去,需要翻越路边农家的一道墙院,才能走进那里。

 

幸亏那里有一个专门用于攀爬的木梯,还幸亏墙头不算太高,我还可以攀爬得上去,攀爬得下来。

 

而跟我一同出警的一位小协警,就不这么容易了。可能是他身子稍胖一点,攀爬不方便;又或者是他有恐高症,爬到一半就不敢爬了,停在那里,进退不是。所以,最后我们只能让他留在原地,看车子。

 

这次出警,是一起纠纷的警情,涉及土地问题,以前我们都来处理过,但一直处理不下。这次报警人报警,接警的人不是我,可能没问清楚,以为是其他警情,所以等我们到现场的时候,不得其门而入。

 

而当我打电话询问报警人时,竟然奇怪地听到对方说“你以前来过的呀,怎么不记得了”我还莫名其妙,再继续听他讲述下去,才知道,原来是那个地方。报警人确实认得我,我也还记得他。

 

这起纠纷牵涉到土地问题,村坡之间的纠纷。我们曾经召集双方多次进行协商处理,结果都无法解决清楚。这也是历史遗留的问题了,上辈子的人都处理不下,我们怎么可能这么轻松容易解决得下去。

 

报警人是个淳朴的农民阿伯,总是相信我能够处理好这样的事情。每次对我的到来,都抱以极大的热情,但最后我都让他失望了。我心内很愧疚,却又无可奈何。

 

公安机关的职责分明,对于此类纠纷,也无能为力,只能通知、协助相关部门进行调处。而相关部门似乎都是推诿的多,真正下来处理问题的少。这也就让我更加感觉愧对他,每次见到他的热情招呼,我礼貌性的脸上,笑得都很勉强。

 

其实,他有他的不对,在这起涉及土地纠纷的案件中,他不应该把对方的鱼塘的水给放干。虽然他坚持认为鱼塘边的田地是他的,但对方也是如此诉求——这就是纠纷之所在了。

 

我不是法院,不能把地块判决给谁。而要求双方通过司法途径解决,他们又不愿意;又或者走不通?

 

上次是对方拔他刚种下的庄稼,在有争议的地块上。这次是他把对方的鱼塘水给放干了,说鱼塘是他的,似乎把事情给扯平回来了,互不亏欠。

 

村委干部也在现场,等着我们来解决。

 

不过,和以前一样,我们只是警告双方,不能打架,有问题要好好协商解决;并说会把相关情况汇报有关部门,由他们来协调处理。

 

除此之外,我似乎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了,警察也不是万能的。

 

出来的时候,也还是爬上木梯,攀越墙头,才出得来。老农跟我一起攀爬出来了,一路对我唠叨着这件事情,还对我的能够到来,说着感激的话语,让我有愧于心。

 

希望此类纠纷,相关部门能及时跟进呢。共同为民排忧解难,不单单是警察的问题。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6204)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用户名:已有帐号?登录
表情 [更多]
看不清楚,换一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