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141174
用户名:  蓝诗草
昵称:  蓝诗草

日志分类

日历

2018 - 2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   
«» 2018 - 2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8-01-28 00:12

他夫妻俩闹腾那事,害得我们几年奔波不止

医生说他雄性激素高,性欲特别强!这是他原来单位的保卫科的人说的。

 

在我们多次被他骚扰,处理不下之后,找到他单位的保卫科,调查了解他的情况,并希冀通过他们来处理这件事情时,保卫科的人这么偷偷地跟我们说的。

 

我似乎有点明白,但还是将信将疑。

 

后来接到他有关这方面的报警,每个月都有那么几次,我们被他烦扰,心中就渐次相信保卫科的话了。

 

今天出警回来之后,几个协警在议论这件事情时,突然就冒出这么一句话来,说他是不是有三个睾丸,所以才如此的性欲强烈。

 

他们说完,都不由自主哈哈大笑起来,以为找到了笑点一样。

 

我倒没主意了,相信与不相信反正都得继续没完没了地去处理他的事情,只要他还是这样搅扰我们。

 

他的报警,对于我们来说是奇葩,不可理喻,而且成为笑话。在当初,我们不明就理时,就是以此为饭前饭后的笑谈。只要有过出警,处理过他的事情的人,个个都觉得不可思议。

 

他的报警都是为性而起。他瘦弱的身躯,却藏着无限的性能力,需要用她老婆来发泄。而她老婆经受不起他无节制的性欲,有意地躲避他,拒绝他。而拒绝的结果,两公婆经常起纷争。甚至拉扯打起来。打的结果,身材壮实的她,往往都是占上风。所以每次,他求不得这方面的解决,就报警求助了。

 

开始他是报称被老婆打。我们到现场,看见他老婆委实比他强壮,而且他每每都是喝了一点酒后,才与老婆纷争的,估计是以酒壮胆。所以我们有理由相信,他讲的话是真的。

 

而我们调查了解事情经过之后,渐渐就对他产生了怀疑,甚至于不知道如何去做他工作,如何来处理这件事情。

 

他们都已是六十岁上下的年龄了,如此的闹出这样子的事情来,街坊邻居皆知,连他老婆都知道丑了,不堪其扰;而他却无所谓似的,乐此不疲。

 

写到这里就应该说说他们闹出的是什么事了。

 

最早的报警,确实是因为酒后引起。他说被他老婆打,而他老婆说他酒后打她。如此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我们都不知道如何处理是好,开始也并没太在意。见他们又没受到什么伤,也就只批评教育排解纠纷算了,毕竟只是夫妻问题。

 

后来报警次数多了,且听他酒后吐真言,说他老婆不跟他同房,又打他,我们这些作为后来人,才知道原来还有那么一回事?

而他老婆也承认有这么一回事,还说太难于启齿了,他竟然不分场合,不顾她感受,想干就干,不论是在猪圈,还是在奶牛场,或者在干活的地方。她哪里承受得了?拒绝他,就变成了纷争,甚至打架,所以就有了他无数次的报警,都有好几年了。

两个人的儿子都长大了,劝也不听,也就不理他们了。他们人也老了,闹离婚也闹够了,终究也都没离婚成,他也就还是如此这般,三天两头跟他老婆闹,闹不赢就报警。

 

备受烦扰奔波之苦的还是我们。每次半夜三更,一接到报警,知道是他,心里就生发出一番感叹,然后又不得不出警处理,无可奈何,哪怕只是例行公事。

 

像昨晚,十一点多钟了,天寒地冻的,南宁少有的低温天气,还有冻雨,出门极不方便。我们也不得不出警,去处理他的事情。

 

他甚至都在报警电话里“威胁”我们了,叫我们马上过去,否则就投诉到我们的上级部门,投诉到督察去。如此的公然“恐吓”,我们真是秀才遇见兵,跟他怎么也说不清。

 

我们到现场了,冒着寒风冻雨。看见他已经拉了一张椅子,坐在家门口前面的小路上等着我们呢,也不怕赛雨淋着他。

 

我们走近他一看,就知道他又喝了两杯,与老婆闹腾开,可能还跟她老婆拉扯上了,衣服有点泥污。

 

她老婆曾经跟我们说过,碰见他报警不用理他,也不用出警,他就是这样子的人,理他也没用。

 

可是我们能不理,能不出警吗?

 

这次显然他老婆知道他还是这种情况,躲开了,留下我们,继续听他发酒疯似的,在那里数落他的老婆的不是。

 

其中不乏污言秽语,连我们的年轻同志听了也觉得脸红。也难为他老婆,长年累月如此,怪不得她在我们面前,哭泣过呢。

 

这次,我们履行完出警手续,准备撤回,依然被他拦住了。他说他老婆就在养牛场那里,叫我们过去找她老婆回来,问她为什么不给他X,还打他!好像很理直气壮的样子。

 

最后,听完他一番“诉苦”后,我们懒得再理他,像以往一样,找理由,灰溜溜,逃也似地走了。

 

回到派出所后,还是陆续接到他打过来的电话。不过我们已经习惯了,知道他过了一回,就会平静下来,只要我们继续跟他老婆保持联系,就不会有问题。

 

果然,半个小时之后,不见他再骚扰我们。直到第二天早上,我们正常交接班,也没再接到他的报警电话。

 

他的“病态”似的报警,确实需要处理了。保卫科的人都说了,除非带他去阉割了,否则他们也没办法。

 

不知道他讲的是真话?还是一句玩笑话?我也不得而知。只希望从此以后,他不再烦扰我们,毕竟占用警力资源,会影响到其他警情的用警,影响到其他人的报警需求。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3) |  浏览(15981)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一共有 3 条评论
火山舞剑 2018-02-05 18:17 Says:
找个性欲强的女人配对,世界就平衡了。
sanpiyihao 2018-02-04 13:29 Says:
 
大红石头 2018-01-30 21:31 Says:
 
发表评论
用户名:已有帐号?登录
表情 [更多]
看不清楚,换一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