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141174
用户名:  蓝诗草
昵称:  蓝诗草

日志分类

日历

2017 - 11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  
«» 2017 - 11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7-09-03 14:44

三天两夜不停歇值班处理警情案件


重要的警情接连而来,让我们疲于奔命,穷于应付。

先是中午十二点多钟的报警,说是在一间房子里发现一名死者,可能有两三天了,要我们前往查看。我们正在现场进行调查了解,另一起紧急的警情又来了,也是“命案”,说是在某出租房,报警人的工友倒在地上,全身是血,已经不行了,要我们前往处理。我们不得不又分出人员,前往现场进行处理。

这两起警情都是比较棘手的警情,需要我们耐心细致处置,而且要花费时间,进行调查了解处理。这其中,单走访、调查、询问、做笔录,就耗费我们不少的时间和精力。再加上死者家属的悲伤过度,纠缠不清,更让我们不敢掉以轻心,即使它不是案件,也要把它当作案件来认真看待,妥善处理。

也幸亏这两起警情都不是案件,调查起来省却了不少的手续和麻烦,当然,也就不要我们过多地采取什么处置措施。

但过程还是挺复杂的。先说第一起,死者鳏寡孤独,死在家中几天了,没人发现,直到发出臭味,才被人发觉,并报警。

我们赶到现场,当然是按照案件的出警方式来处理,不管死者是猝死,还是其他原因死亡,找到死因,排除他杀等案件性质问题,就是我们最主要的工作。

这项工作,因为关乎人命,我们不敢马虎大意,在现场,不顾恶臭,不顾脏累,也不顾中午大太阳下的闷热,辛苦进行勘查,进行走访,进行询问,争分夺秒,以让事情明了,殡仪馆的车,能够及时赶来,拉走死者,消减周边群众恐慌情绪。

连死者的旁系亲属都离得远远的,可见现场的恶劣程度;而我们必须得迎着困难,迎着恶臭而上,谁让我们是警察呢?!

第二起警情是在我们对第一起警情紧张进行调查的过程中发生的。我们接到报警的时候,也是被大大惊吓到了,心里咕叨着:“今天怎么这么倒霉,碰到两起死人警情?”。

接下来的工作,我们不得不两起警情一起兼顾了,分身乏术也没办法,只求得事情能够平安处理,不要惹来不必要的后续麻烦问题。

第二起警情比第一起复杂得多,似乎也不关警察的事,但又与我们紧密相联。

这起警情的发生,是因为操作不当引起的,自己割死了自己,倒在屋子里,初步调查属于意外。现场一大滩血迹,挺恐惧吓人的。而我们必须得在现场,寻找不当操作的蛛丝马迹,以及旁证。

从警这么多年,跟尸体打交道的次数也不计其数了,我们已无所谓。只是旁观者,目击者,我们要找的证人,少经历这样的事情,早已躲得远远的,连找他们调查询问时,讲话声音都哆嗦得不连贯了,这也给我们的工作,增加了不少的难度。

死者家属十几个人,集拢现场和派出所,似乎在给我们施压。他们当然不甘心于“意外死亡”这样的结论,不断地向我们质询,纠缠于事件的旁枝末节不放,让我们心里很沉重。

我们必须得安抚死者家属,认真处理好每一件事情,以免引起其他的问题。而这一切,似乎都不应该是我们去做的,我们也得去认真负责。

问话做笔录,调查走访取证,勘查现场,乃至安抚死者家属,同样耗费了我们大量的时间,晚餐也索然无味,难以下咽。

这两起警情还在紧张的调查处理之中,又一起重要的警情来了:有人报称,在辖区内,发生了一起持刀砍人案件,伤者已送往医院,嫌疑人还在拿着菜刀,想继续行凶砍人……

这时已经是晚上的十点多钟了,十万火急的事情,容不得我们多想,我们放下手头的工作,风驰电掣赶往案发现场。

现场离派出所有七八公里远,原来可以十分钟就到达现场的,但这几天,去往现场的道路封堵起来了,正在进行施工改选,不给通行。我们不得不又绕很远的路,才能赶到现场。这其中的心急如焚,只有我们自己心里才体味得到。

到达现场,看到报警人惊慌失措地说砍人者已经离开现场,我们又赶忙在现场周边搜索。根据群众的指引,我们终于在离现场楼下不远处的公路边,找到了砍人者。其时,他正醉醺醺地趟在那里,嚷嚷着一些似是而非的醉话,对于我们的到来,一点也不在意。

这显然是一起酒后的闹事、打架斗殴案件,因为涉及人员众多,如果处置不当,可能会引发更大的问题,甚至会严重影响到当地的社会治安稳定,我们不敢掉以轻心,必须得认真负责,一丝不苟。

我们把嫌疑人控制住,带上车,连同报警人以及目击证人,一起带回派出所处理。这一路上,嫌疑人不听劝阻,借酒发疯,在狭小的警车空间里,乱轰乱叫,让我们受尽了苦。

回到派出所后,进行紧张的取证工作,还得从有限的警力里,派出另一组人员赶往医院,对伤者进行询问查证,一点也不敢大意,一刻也不敢放松。

那一个晚上,三起警情叠加在一起,熬了我们一个通宵达旦。第二天,还要继续处理,一直到了第三天的凌晨两点钟,才将嫌疑人顺利送进拘留所拘留。我们的连续三天两夜不停歇的值班处理工作才算告一段落。

但我下班回到家,刚躺下只有两三个钟头,就又被电话叫醒了:前面两起警情的死者家属都在找我,要我处理一些后续的问题。我不得不又强挣精神,从床上爬起来,赶往派出所,继续处理这些事情。直到傍晚的七点多钟,才又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家里,倒在沙发上,再也不想起来。

接下来要处理的是那起意外死亡的有关赔偿问题。据说他们家属已初步达成意向了,只需要我去做确认工作而已了,我悬起的一颗心,才稍为安定下来。

希望一切都能顺利解决,你平安我平安大家都平安。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5564)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用户名:已有帐号?登录
表情 [更多]
看不清楚,换一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