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124850
用户名:  壮族作家群
昵称: 

日志分类

日历

2019 - 6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      
«» 2019 - 6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1-10-11 11:23

广西作家:“长篇”是一种文学坚守

茅盾文学奖引发“中国长篇小说30年”探讨——
广西作家:“长篇”是一种文学坚守
     南国早报记者 李岚

东西


凡一平


鬼子


黄佩华


李约热

  第八届茅盾文学奖尘埃落定已经一个半月,无论是斩获大奖的5部长篇佳作,还是黯然出局有“遗珠之憾”的落选作品,都是人们关注和争议的焦点。茅盾文学奖从1981年设立至今,已经整整30年。因而,“中国长篇小说30”年又成为文学界探讨的新话题。
  “十一”长假中,记者采访了“文学桂军”中的黄佩华、东西、鬼子、凡一平、李约热5位作家,以及长期关注广西文学事业的李建平和黄伟林两位评论家。大家就“中国长篇小说30年”、“茅盾文学奖之于中国长篇小说的意义”、“广西作家的长篇创作实力”、“文学桂军的突破”等话题进行了热烈的探讨。
  人们通常认为,长篇小说是衡量一个国家文学水准的标尺,也是各省(区)文学实力的一项考量。长篇小说因其叙事的历史广度、人性深度、思想力度和情感厚度而成为一个时代文学与文化的重要标志之一。“茅奖”之后,也有人认为,在这个急功近利的年代,“长篇”已经成为某种意义上的“文学坚守”,或者说,用一个奖项来保持公众对长篇小说阅读的兴奋度,是“保持纯文学血统的良苦用心”。
  2000年来,广西作家的长篇小说佳作不断。东西的《后悔录》获2005华语文学传媒盛典年度小说奖;鬼子的《一根水做的绳子》获《小说月报》2007~2008优秀长篇小说奖;凡一平的新长篇《老枪》刚有构思就被影视公司购买版权,在《小说月报•原创版》发表后,由安徽文艺出版社出版;黄佩华的《公务员》由中国青年出版社出版,并改编成20集电视剧,2010年他又在《作家》发表长篇作品《杀牛坪》;女作家锦璐2005年在百花文艺出版社发表《一个男人的尾巴》;映川2010在《小说月报•原创版》发表《魔术师》。
  采访中著名文艺评论家、广西师范大学教授黄伟林表示:文学桂军曾经连续两度以中篇小说获得鲁迅文学奖,也曾经一度以短篇小说获得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而长篇小说的茅盾文学奖还是空白,“因此,获得茅盾文学奖,已经成为广西文坛的情结”。
  

    话题一 新一届的茅盾文学奖揭晓,再次成为话题


  李建平(广西社会科学院文史研究所所长、研究员,广西文艺理论家协会副主席):茅盾文学奖之于中国长篇小说的发展是有贡献的。部分获奖小说可以进入中国20世纪文学经典。但是,进入21世纪后,面对海量的长篇小说,已很难做出很全面、科学的审读和评价,因而肯定有相当大的遗珠之憾。我认为,不要把“茅奖”当做评价作品优劣的唯一标准或至高标准。
  东西:“茅奖”从本届起由李嘉诚先生赞助,每位获奖者可获得50万元人民币的奖励,加上地方再奖、作品再版版税等,获奖者会有上百万元的进账。奖金一高,对写作者的激励就会更大。我想这个奖会影响一些人的创作,但不会影响所有人的创作。一些作品可能是因为某奖而诞生,而大部分作品则是因为到了“分娩期”,它不得不出生。
  黄佩华:第八届“茅奖”似乎又触动了一些国人的神经,这是好事。我个人看法是,“茅奖”确实评出了一批可以传世的作品,尤其是前几期,每期都可以看到一两部优秀作品。但到后面几届,我感觉有些作品、有些作家公信度不够,一些好作品好作家没有评进来。
  鬼子:坚持评奖总是好的,虽然30年来获过这个奖的很多小说已经被人遗忘,而一些没有获过奖的小说却一直被人说好,这其实都是好事。
  李约热:能成为正面的话题是好事,获“茅奖”的作品中有我近年最喜欢的《一句顶一万句》,结果出来后我松了一口气,我似乎也得到某种安慰。一个作家,能获“茅奖”,会很高兴,同样,很多作家不会因为要拿奖而写作。
  凡一平:我认为获得茅盾文学奖的长篇小说还是值得羡慕和尊重的,尤其从这一届开始,奖金提高了。

  话题二 广西作家的“长篇”整体实力如何?


  李建平:我认为广西作家中的优秀人物如东西、鬼子已具有获得“茅奖”的实力,但是目前他们的长篇小说作品与自己具有的实力还有点差距,即长篇小说未充分反映其实力(他们的中篇小说与其实力相称)。每一项成功的事业,都是天时、地利与人和共振的产物。广西作家要获得“茅奖”,首先,这些优秀作家必须将现有实力以最佳状态发挥出来,凝聚成作品,这是人和;其次,这种最佳状态的作品必须碰上外部有利于这个作品的机遇,即天时;第三,在天时恰当即大环境有利的情况下,还得实现在具体评奖的过程中与一些人、事、程序等等的完美契合,这是地利。因此,写长篇小说难,写出优秀长篇小说更难,写出优秀长篇小说获得“茅奖”实在太难太难。不是我们的作品不优秀,是好作品实在太多,实在分配不过来。
  黄伟林:在目前全国每年出版数千部长篇小说的状态下,广西长篇小说在数量上可能处于全国中下游。如果要将广西长篇小说与茅盾文学奖对应,以我个人的阅读印象,我觉得,东西的《后悔录》,黄继树的《桂系演义》确实是长篇小说的杰作,这两部作品未能获得茅盾文学奖,是广西文坛的遗憾。
  凡一平:我认为广西长篇小说的整体实力是不亚于获得茅盾文学奖的省份的,广西这些年出现了不少优秀的长篇小说,如东西的《后悔录》、鬼子的《一根水做的绳子》等,既获得业内的好评又拥有广阔的市场,虽然这些作品没有获得茅盾文学奖,但影响力依然存在。
  东西:这个很难评价。我写过两部长篇小说,一部叫《耳光响亮》,一部叫《后悔录》。鬼子写过《一根水做的绳子》,凡一平写过《跪下》、《顺口溜》、《老枪》,黄佩华写过《生生长流》和《公务员》,李冯写过《孔子》,还有王云高、映川、锦璐、光盘、朱山坡和龚桂华等作家都写过不错的长篇小说,而李约热和潘红日等作家正在写长篇……文学水平如何不能自己谈,得让读者评价。

  话题三 谈谈手头正在创作或者新近创作完成的长篇小说


  东西:正在写一部长篇小说,有新探索,还没成型,不便透露。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可读性特别强。以前的《耳光响亮》曾改编为同名电视连续剧,《后悔录》被翻译成韩文在韩国出版,台湾出版过繁体字版,英语版权正在谈判,根据该小说改编的电视连续剧春节后开拍。
  鬼子:手头一直在做一部长篇小说,草稿早就做完了,但总觉得还可以做得更好一些,就一直放着,只希望把这个长篇做得更纯粹一些……就是我自己所崇尚的那一种纯粹。
  凡一平:到目前为止,我已经创作并出版了4部长篇小说,现在正在进行第五部长篇小说的写作。
  李约热:2009年春天开始我第一部长篇小说的创作,题目暂定《欺男》,讲的是一个警察的儿子认贼作父的故事。
  黄佩华:近期一方面想写一些中短篇,先完成签约任务。另一方面想抽空修改已在《作家》杂志上发表的长篇小说《杀牛坪》,然后出一个单行本。

  话题四 在您看来,“长篇”是否是一种文学的坚守?


  凡一平:是的。现在写剧本一集的收入就抵过一部长篇小说的收入。但是写一集剧本只需要几天时间,而写长篇小说至少需要一年。
  黄佩华:何止是一种坚守呢?长篇创作就像女同胞怀孕,需要一种意志、一种牺牲。
  东西:长篇小说是检验作家全面素质的地方。但说“坚守”有点夸张。鲁迅和沈从文都没写过长篇小说,你能说他们没“坚守”吗?所以,对文学的坚守不是看写了多少字,而是要看对文学的理解和追求。
  鬼子:这样说的人也许有这样说的理由,有一些死了的作家一直还能活在我们的心里,其实只因为一部个短篇小说而已,而有些写过很多长篇小说的作家,我们都记不起来了,除非跟我们有点什么亲戚关系。

  话题五 “文学桂军”在长篇小说领域期待怎样的突破?在创作环境方面您有什么好的建议?


  东西:只有埋头写作,而且争取做到越写越好。所谓“突破”,常常会被理解为获得某个奖项,这是误区。对文学的贡献是突破。发行量大,被更多的读者阅读也是突破。被国外翻译被改编为影视剧,当然也是突破。所以,我认为突破并非只是获得一个奖。
  黄佩华:我们已经有了一些有效的机制,比如签约制度、123工程等,不过需要更完善、更出新。我认为广西长篇创作要突破,要先解决两个最根本的问题,一个是要完善制度。比如把签约作家分成两类,一类专门攻长篇创作,对那些写长篇的作家时间、创作条件更应倾斜;另一个是要有奖励机制,在全区和每一个城市每年设一个年度创作大奖。撒盐巴和出重拳相结合,这样才可以调动作家们的长篇创作积极性。
  鬼子:广西现在的创作环境挺好的。这是我们的福份。作为作家,我一直没有放弃过,因为文学一直是我们生命的一部分。
  凡一平:长篇小说的创作首先必须忠实自己的心灵和情感,第二必须以人为本,客观、充分、准确地反映人性和人生。“文学桂军”现在的创作环境、制度是积极的,如果在宣传、推介长篇小说方面能加大力度就更完美了。
  李建平:我们不必追求几年内一定要获得“茅奖”,追求写出时代和人民需求的优秀作品,是最根本的目标。
  黄伟林:在作协制度层面,文学是由创作和评论两翼构成的。如今,广西作协仍然应该紧密团结那些中国文坛前沿,对中国文学发展有历史认知,对广西文学创作有整体、深度了解的评论家,并通过作协的渠道,引导和支持广西评论家将广西文学创作的信息向外界进行专业的传达,这或许是引导广西文学健康发展的一个有效途径。因此,我们期待重建广西文学创作与文学评论两翼齐飞的局面,造就文学桂军的再度崛起。
  李约热:我区的中短篇小说在国内文坛很活跃,长篇小说期待突破,我感觉不是一两年就可以实现,还需要更多的艺术积累和生活积累。作家东西说的一句话很对,广西作家没有当“大师”的负担,丢掉包袱,轻装上阵,朋友们已经在路上。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3) |  浏览(66304)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一共有 3 条评论
闲人(未登录用户) 2011-10-14 17:31 Says:
【评论未审核】
吻舞双全 2011-10-13 00:24 Says:
【评论未审核】
黑眼睛姚亮 2011-10-12 16:31 Says:
【评论未审核】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