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124850
用户名:  壮族作家群
昵称: 

日志分类

日历

2019 - 10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31  
«» 2019 - 10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3-01-16 10:04

《民族文学》副主编石一宁谈壮族文学

 

繁荣壮族文学之我见

——《民族文学》副主编石一宁在第二次壮族文学讨论会上的发言

 

观察当下壮族文学创作,可以进行横向的比较,也可以作纵向的梳理;可以从广西的文学报刊和出版社来看,也可以从全国范围的文学报刊和出版社来看。因此,《民族文学》杂志应该也是一个值得参考的视角。《民族文学》是惟一全国性的少数民族文学期刊,是少数民族文学期刊的国家队,如果说从《民族文学》杂志这个平台,可以在很大程度上把握当下中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的基本态势,那么也可以在某种程度上对壮族当下文学创作作出一定的判断。

为了来参加这个会议,我将《民族文学》2010年到2012年以及今年第1期一共37期杂志又翻了一遍,并且做了一个统计,也是给大家提供一个信息。我说的是汉文版,它是月刊,发表原创作品。(现在《民族文学》还有蒙古文、藏文、维吾尔文、哈萨克文和朝鲜文五种文版,但都是选刊。)其中2010年的456期分别是蒙古族、藏族和维吾尔族青年作家专号。除了这3期刊物,其余的34期,发在小说头条的(基本上也是每一期刊物的头条,因为小说栏目排在最前面),藏族8次,满族8次,蒙古族6次,仡佬族4次,土家族4次,苗族2次,维吾尔族1次,回族1次,朝鲜族1次,布衣族1次,壮族2次。发在散文头条的,藏族7次,土家族4次,满族4次,蒙古族3次,维吾尔族2次,朝鲜族2次,白族2次,布依族1次,哈萨克族1次,侗族1次,纳西族1次,彝族1次,瑶族1次,东乡族1次,壮族2次。发在诗歌头条的,蒙古族4次,藏族4次,回族4次,土家族4次,彝族3次,满族3次,朝鲜族2次,普米族2次,傈僳族2次,苗族2次,白族2次,哈尼族1次,德昂族1次,壮族1次。其中,2011年还发了两个专辑,即哈萨克族作品专辑和朝鲜族作品专辑。此外,从2010年起,《民族文学》每年都举办年度奖,201018位作家和翻译家的作品获奖,没有壮族作家;2011年,15位作家翻译家获奖,也没有壮族作家;2012年,25位作家翻译家作品获奖,其中有壮族作家陶丽群的小说《一塘香荷》。

去年的第十届全国少数民族文学骏马奖评奖,包括汉族在内的49位评委中,壮族评委有4位,人数倒是不少,但参评作品不多,可以说是少得可怜。我在汉文长篇小说组,满族将近20部,藏族七八部,壮族只有2部。而且最后壮族只有一部报告文学获奖。

上面列举这些数字,不能绝对说明问题,但也说明了一些问题。这些数字至少透露出这样一个信息,与其他兄弟民族相比,我们壮族当下的文学创作实力和状态并不让人乐观。我们在人口上居56个民族的第二位,但在文学上并没有与人口数量相应的成就。我通报这些信息,并不是为了让大家泄气,而是希望能使大家看到差距,从而激起斗志,迎头赶上,努力繁荣发展壮族文学,让壮族文学在中国文学的格局中、在中国文学的版图中占据应有的位置。

繁荣发展壮族文学,我觉得首要的当然是作家努力创作,也就是通常说的要能坐冷板凳,甘于寂寞,埋头写作,埋头学习,还有深入生活等等。

其次,要探索和挖掘壮族历史文化,要重视民族历史文化资源,要有相当一批壮族作家,致力于表现壮族生活和壮族文化,作品要有民族文化色彩。当然,有的作家作品表现的是超民族甚至是超地域的生活,这是个人的自由,也应当尊重。但如果没有相当一批作家和作品以表现民族生活、民族文化为己任,壮族文学就缺少鲜明的个性,就不可能获得太高的评价。去年初《小说选刊》在北京举办全国小说笔会,……这也说明,有的作家不是不想表现民族特色,而是担心写了没有市场,其实这是一种误解。现在我们是处于一个全球化的时代,这个时代的文化演进是双向的,一是文化的趋同,一是文化的回归。比如好莱坞大片的东方题材乃至中国题材,体现的是一种文化趋同的态势;但民族文化的回归,也就是强调和保护文化多样性,也是一种高度的人类共识,并且已经成为很多国家的文化政策。在文学领域,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从西方开始的、当代文学批评的文化学转向所极大推动的性别话语、弱势话语、边缘话语和身份政治的崛起,可以说前所未有地刷新了世界文学的面貌,重绘了世界文学乃到整个人类文化的地图。很多作家开始重新思考自己的文化身份,开始自觉地探索和表现民族历史、文化和当代现实生活。很多国家也越来越重视制订平等的、注意保护少数民族权益的民族和宗教政策,以使各民族和睦共处,国家长治久安。用我们国家的当前民族工作的话语来表述,就是各民族共同团结奋斗,共同繁荣发展。

这就说到另一方面,我们要充分利用各种政策,而且要善于创造各种条件,来推动和促进壮族文学的繁荣发展。比如,现在国家重视保护少数民族文字,对少数民族文字出版物实行扶持政策。《民族文学》杂志这几年发展得比过去要轰轰烈烈,就是因为2009年创办了……十七届七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深化文化体制改革推动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里面有这样的条文:科学保护各民族语言文字。繁荣发展少数民族文化事业,开展少数民族特色文化保护工作,加强少数民族语言文字党报党刊、广播影视节目、出版物等译制播出出版。”去年5月,当时的中宣部长、现在的政治局常委刘云山在鲁迅文学院的讲话中专门提到,“办好《民族文学》杂志特别是少数民族文字版”。去年8月,新闻出版总署又批准《民族文学》哈萨克文版和朝鲜文版创刊。9月份创刊号出来,10月份我们分别在吉林延边州和新疆乌鲁木齐召开朝文版和哈文版的首发式,与会的朝鲜族和哈萨克族作家翻译家们看到用本民族文字出版的国家级文学刊物,备感振奋和鼓舞。对《民族文学》少数民族文字版大感兴趣的,还有周边相关国家的文学界。……

《民族文学》如果有壮文版,也将会给壮族作家增加另外一个展示平台,将会使壮族文学更有覆盖面,更具影响力。广西文联、广西作协如果能够为此多奔走呼吁,我觉得《民族文学》壮文版的创办很可能不久会变成现实。

最后,我觉得应该争取设立一个全国范围的壮族文学奖。广西文联、广西作协也可以参与进来。比如已经产生影响的“朵日纳文学奖”……

    以上就是我对当下壮族文学如何向前推进、如何更上台阶的一些看法。欢迎大家批评指正。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68257)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