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120
用户名:  桂海高速入口
昵称:  桂海高速入口

日历

2019 - 9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     
«» 2019 - 9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0-08-11 17:57

纪念Citylink君(此文在抄袭过程中得到鲁迅先生的大力协助)

                               一


   天国201089日,就是红豆社区通过citylink申请辞去思辨广西版主职务的那一天,我独在站务里潜水,遇见某豆油,前来问我道,桂海可曾为citylink写了一点什么没有?我说没有。他就正告我,桂海还是写一点罢;citylink辞职前在你思辨的帖子里射了不少的精。


  这是我知道的,凡我所在思辨发的帖子,大概是因为思辨群雄毕至高手如林之故罢,点击一向就甚为寥落,然而在这样的艰难中,毅然给我发在思辨不多的帖子授精就有他。我也早觉得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这虽然于Citylink毫不相干,但在我这里,却大抵只能如此而已。倘使我能够相信真有所谓和谐思辨,那自然可以得到更大的安慰,——但是,现在,却只能如此而已。


  可是我实在无话可说。我只觉得思辨并非人间。思过崖内众多ID的血,洋溢在我的周围,使我难于呼吸视听,那里还能有什么言语?长歌当哭,是必须在痛定之后的。而我们平时遭遇的红豆管理层的阴险的论调,尤使我觉得悲哀。我已经出离愤怒了。我将深味这非人间的浓黑的悲凉;以我的最大哀痛显示于非人间,使它们快意于我的苦痛,就将这作为思过崖里献身ID的菲薄的祭品,奉献于他们的灵前。



  思辨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这是怎样的哀痛者和幸福者?然而造化又常常为管理员设计,以时间的流驶,来洗涤旧迹,仅使留下淡红的血色和微漠的悲哀。在这淡红的血色和微漠的悲哀中,又给人暂得偷生,维持着这似人非人的世界。我不知道这样的思辨何时是一个尽头!


  我们还在这样的思辨灌水;我也早觉得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离89日也已有两天,忘却的救主快要降临了罢,我正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



  在红豆本次辞职的版主中,citylink君是我的熟知的ID。熟知云者,我向来这样想,这样说,现在却觉得有些踌躇了,我应该对他服务红豆这么多年的悲哀与尊敬。他不仅仅是苟活到现在的我的网友,更是为了思辨默默无闻无私奉献的红豆豆油。


  他的ID第一次为我所见,是在78年前红豆社区刚刚诞生,在寥寥无几的豆油中,其中的一个就是他;但是我不认识。直到后来,也许已经是思辨越来越火越来越受关注伟大的时候,才有人告诉我,说:那就是思辨版主citylink,身在海外,由于时差经常“半夜”上网。其时我才能将ID和实体联合起来,心中却暗自诧异。我平素想,身居远洋能够在思辨混那么久,且在红豆内外部环境恶劣的情形下作了那么多年版主,无论如何,总该是有些桀骜锋利的,但他却常常微笑着,如同情感的莫言休君,态度很温和。他偶尔到客栈调戏我那些曾经姨太,我也偶尔去思辨,于是见面的回数就较多了,也还是始终微笑着,态度很温和。待到红豆被实行“宵禁”,外部环境越见险恶时候,往日的老豆油以为责任已尽,准备陆续引退的时候,我才见他虑及思辨前途,黯然至于泣下。



  我一直不知道citylink请辞思辨版主的事;偶尔到站务调戏几个漂亮的管理员,无意看到版务公告,辞职撤职的众多名单中,citylink君即在此列。但我对于这些传说,竟至于颇为怀疑。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红豆的,然而我还不料,也不信竟会红豆的生存环境到了这地步。就连始终微笑着的和蔼的citylink君,更何至于辞去他爱恨的思辨版主一职呢?


  然而白屏黑字证明是事实了,作证的便是社区同意他辞职的那一行字。还有许多,有我熟知的,也有新的。不知道他们辞职是由于主观原因还是客观原因。


  或许,红豆也有潜规则,老杨便是一例。


  惨象,已使我目不忍视了;老豆油的纷纷离去,尤使我耳不忍闻。我还有什么话可说呢?我懂得思辨很多时候之所以默无声息的缘由了。沉默呵,沉默呵!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但是,我还有要说的话。


我没有亲见;听说他,citylink君,是开心乐意辞职的。自然,主动辞职,稍有人心者,谁也不会料到红豆思辨发展的困境。


始终微笑的和蔼的citylink君确是辞职了,这是真的,思辨版主栏里他ID消失为证;沉勇的老杨君也早就死掉了,有她自己的尸骸为证;剩下的其他豆油还在思辨里呻吟。


  但是红豆的管理层却居然昂起头来,不知道个个脸上有着血污,尽管我一直很同情他们的位置和角色……



  时间永是流驶,红豆依旧太平,有限的几个ID,在红豆是不算什么的,至多,不过供无恶意的闲人以潜水的谈资,或者给有恶意的闲人作灌水的种子。至于此外的深的意义,我总觉得很寥寥。思辨的血战前行的历史,正如煤的形成,当时用大量的木材,结果却只是一小块,但管理层是不在其中的,更何况是我等普通豆油。


  然而既然有了血痕了,当然不觉要扩大。至少,也当浸渍了豆油、的心,纵使时光流驶,洗成绯红,也会在微漠的悲哀中永存微笑的和蔼的旧影。陶潜说过,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倘能如此,这也就够了。



  我已经说过: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红豆的。但这回却很有几点出于我的意外。


  我目睹思辨众多豆油的才气和办事,是始于03年的,虽然是少数,但看那干练坚决,百折不回的气概,曾经屡次为之感叹。至于每每在弹雨和欺压中互相救助,虽殒身不恤的事实,则更足为思辨豆油的勇毅,虽遭阴谋秘计,压抑至数年,而终于没有消亡的明证了。倘要寻求思辨每每改朝换代对于将来的意义,意义就在此罢。


  苟活者在淡红的血色中,会依稀看见微茫的希望;真的猛士,将更奋然而前行。


  呜呼,我说不出话,但以此记念citylink君!


 

Tags: 红豆   弊病  


类别: 相思红豆 |  评论(5) |  浏览(33547)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一共有 5 条评论
[游客] 水中人(未登录用户) 2010-08-17 14:05 Says:
【评论未审核】
[游客] 自由的阳光(未登录用户) 2010-08-14 12:16 Says:
【评论未审核】
[游客] 阿沫(未登录用户) 2010-08-11 22:55 Says:
【评论未审核】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
验证问题: 请填入“红豆博客”四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