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114391
用户名:  纪年
昵称:  纪年

日志分类

日历

2018 - 7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    
«» 2018 - 7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8-02-04 20:08

今年27岁,我却活得像条狗

      前言:中国的高房价,毁灭了年轻人的爱情,也毁灭了年轻人的想象力。他们本可以吟诵诗歌、结伴旅行、开读书会。但现在,年轻人大学一毕业就成为中年人,像中年人那样为了柴米油盐精打细算。他们的生活,从一开始就是物质的、世故的,而不能体验一段浪漫的人生,一种面向心灵的生活方式。

                                                                 ——摘自西班牙《世界报》


        文/纪年


01


转眼间,大学毕业快五年了。

回想起,这几年的时间,一切像是演戏。

毕业后,回来了这座三线城市,学生时代的一切梦想都成了幻想;

在乡下做了2年的乡村教师。刚刚出来工作时,还热情满满,晚上回家备课,白天时刻守在一帮学生旁边;那段时间里,最担心的便是学生在学校里出点啥事,或者学生迟到了,路上又遇到了什么状况。就连晚上睡觉,都不敢关掉手机。

那时候总以为自己做着一件很伟大很光荣的事,都说“教师是太阳光底下最光辉的职业”。可现实狠狠地给了我一巴掌。办公室的老同事,平均年龄在45岁左右,每天上完自己的课后,不是在办公室里“吹水”,就是回宿舍做饭、干别的事情。可能很多人长时间做一份工作,都有着一份职业疲惫感吧!在很多老师眼中,“只要学生不出事,考零分的都是好学生”。

每年校园里的凤凰花开时,便到了六月。看着一批批学生从学校离开,我心里由衷地羡慕,因为他们都毕业了,离开了这个学校,去追逐自己的梦想。而我依旧站在三尺的讲台上挥洒青春、挥洒汗水。我多么想像他们一样,去开始新的人生,可我知道,在大学毕业的那一刻起,人生就有了分水岭,理想在左,现实在右。


02


其实,我一点也不喜欢教师这一行业。

一方面,月薪少得可怜,每个月领着可怜巴巴的两千多块,除了生活上的开支、人情往来,就所剩无几;更别说谈对象、买房买车了。

另一方面,工作环境差、与理想存在一定差距。虽然这几年很多地方都扩大了教师队伍的招聘,国家政策对基层教师的待遇出现了倾斜,但很多地方仍然存在“招进来、留不住”。很多大学生,下到基层之后,发现一切跟理想中不一致时,便开始有了想跳槽的念头,或通过关系调走。

自教师职称改革之后,很教师对这一行业,也开始有了很大的失望。职称评审,是每位教师最头痛的事情,需要的材料很多,学校的个人先进还得去争抢、论文发表得花钱,到头来,职称上去了,但实际上教师的教学水平和能力还是没有改变。

其实,大部分教师都不喜欢这一行业,纯属是一种谋生的手段罢了,实际上很多人都是为了解决就业问题,或者家庭的影响。做着一份自己不喜欢的工作,过得不想过的生活,年复一年。

印象中给我最深的就是学校门口的菜市场,那些小商小贩并没有那么喜欢做老师的生意,他们嫌弃那些买菜的老师,总喜欢把青菜上面的水甩干,价格上还讨价还价。在我看来,其实这都是生活工作的所逼,造就了教师们这一“吝惜”的习性,如果可以,谁愿意斤斤计较过生活。


03


后来,因为工作的原因,我离开了那个乡村,也离开了那座县城,告别了所有的同事,开始了新的生活,可终究还是呆在体制里。

这一年,26岁。

身边的很多朋友、同学陆续走进了婚姻的殿堂;也很多朋友、同学在一二线城市买了房,而我,一点也没有变化。

家里催过几次婚,每次看着父母慢慢老去的样子,心里面甚是难受。

后来,听说大学里的某某同学离婚了。

后来,才明白,身边里的很多朋友,嫁得不是爱情,娶得也不是婚姻。在柴米油盐的考验下,所有的激情被慢慢磨掉。其实,一切都变了,并不是我们想去改变的那种变,而是一种不随心所愿的变。

我曾在网络里看到这样的几段话:


在高房价时代,还有所谓真正的爱情吗?有人说,现在人谈恋爱是越来越不浪漫了,而且功利心目的性非常明确。男人追女人不再是花前月下,而是去开房间,直奔主题。现在没有男人会耐心地去跟一个女人跑爱情长途,谈精神恋爱,不但速战速决而且决不浪费时间精力,甚至流行“快餐式”“闪电式”的。


而女人也变得一样现实起来,找.男人首先关心的是“硬件配套设施”。所以,当房子变成结婚的必要条件时,年轻人还哪来真正的爱情。因为,当年轻人结婚的时候,每个人首先都会考虑对方父母买房的能力,这样的计算会让人们的结婚决策变得扭曲。这样一来,美好的爱情荡然无存,又何来真正的幸福可言?

而那些到了一定年龄,没有男、女朋友或者没结婚年轻人。只能是上对不起父母、组织,下对不起朋友和同事。不结婚就是“有问题”,在周围人的眼光就逼你自卑,那来快乐?结婚也很少有快乐。很多人把家庭弄成了男女一比高下的战场。为钱,为孩子教育、为一点点鸡毛蒜皮的事吵得不可开交。丈夫若是没本事挣得高薪回家,太太定是整日吊着脸子,左右看不顺眼,不是逼着老公去“下海”弄钱以观后效,就是找茬生事以离婚相挟。

中国的年轻人生活在等级森严的社会里,没有自.由没有人.权没有尊严没有人格,人被权利金钱符号化了,失去了丰.满的血肉与灵魂,如今徒留下一幅空壳。穷人们 整天担心自己减薪、失业、赚不到钱、买不到房、娶不到老婆,富人们则整天担心自己财富会缩水、公司会倒闭、老婆会出轨、小三会跑掉、情人是骗子,严重的安 全感让他们越来越迷茫?以至于买不起房、看不起病、上不起学、谈不起恋爱、找不到真爱这些问题层层出现的时候,人们更加困惑幸福会不会就真的变成了一种遥不可及的奢望了。

     

      现实生活中,收获柏拉图式爱情的人少之又少,我们都是受社会的影响、家庭的压力选择了将就,选择了认输。


04


      “墙里的人想出去,墙外的人想进来”。很多人为了进入体制内,挤破了头脑,可事实上,体制内的人都有过想要出去的念头。

       在很多人看来,体制象征着稳定、保障,我们都佩服“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的勇气,可我们终究也只是佩服,我们都畏惧,害怕未来的生活,或许真的应了那句话:在体制内呆久了,会与社会脱节、会掉队。

       每个月领着三四千块钱,除了供房供车,日子过得也是紧紧巴巴。许多人一辈子就是为了供一套房而活,房价涨不涨,跟他们一点关系都没有。

       在很多人看来,体制内的生活是幸福的,可很多人忽视了体制内的工作。平时不是加班,就是在加班的路上;不是在扶贫,就是在扶贫的路上,永远在路上。材料做不好、不按时上交,不是被通报、就是扣绩效,材料不符合领导的意愿,就是一顿批斗,在体制内,处处小心,连呼吸都觉得艰难。

     这种日子,我过得很压抑。

     几十年来,主流文化都在赞美青年,说青年身上最可贵的地方,就是他们的独立自主精神。而独立自主的其中一个重要指标,就是不依赖父母。但是,在中国,人们购买首套住房的年龄是27岁。假定他们18岁上大学,22岁毕业,仅仅工作5年,他们当然不可能具有购.买房屋的能力。自然这笔钱出自他们的父母。所以,他们自自然然上学要听父母的、选专业要听父母的、选什么职业要听父母的、甚至与谁结婚和生孩子之类的全必须听父母的。如果人生的大事,基本上都不能自己做主,谈何独立?


05


一位美国教授考察中国后感叹:中国年轻人活得太累,他们的人生只有两个词组:成功和拼搏!我很奇怪,他们连快乐都感受不到,却想追求幸福。他们从小学到大学,忙着各种考试;毕业后忙着找工作和结婚;结婚后忙着生孩子养孩子;退休了还要给孩子看孩子...如此活着而已!中国的年轻人们的确活得不太像人,更像是台“机器”,一台谋生的“机器”,赚钱的“机器”。!


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发现,自己一进入社会就迅速沦落为社会的底层,现实并不像现实里说的那样美好,我们忍受着昂贵的房价,承受着家庭、社会的生活压力、吃着不处不在的垃圾食品,领的却是低廉的收入,没日没夜地工作,连出去外面旅行的时间都没有。


在“钱多就是硬道理”代替“发展就是硬道理”的时候,男人们把在城市中获得房子作为幸福的标准,女人们把自己能嫁给一个有房子的人作为幸福;富人们把能用钱买到漂亮的女人作为幸福,穷人们则把能赚到适足的钱作为幸福,于是,所谓的情爱,所谓的道德,都在纸醉金迷中通通抛诸脑后。“金钱买不到幸福,但确实带来了一种更令人愉悦的痛苦形式”——喜剧演员斯派克·米利根这句著名的俏皮话,便是最好的讽刺。  

  

06



今年27岁,一切看似平静、安稳。

今年27岁,工作中,开始接触,形形色色的人。

今年27岁,不再乱买东西,月底开始算计,还了信用卡、开销多少;还剩下多少,该攒钱买房子了。

今年27岁,越来越不喜欢同学聚会,参加婚礼,探望亲戚;越来越觉得这个世界上很多东西都与自己无关。所有的信念都一点点被磨灭,一点点被销毁,找不到一点丁痕迹。

今年27岁,聊天的话题,从DOTA、传奇,变成汽车、房子;吃饭的时候讨论的,往往是他准备结婚了,她那年结婚了。见到亲戚朋友,他们不再问,你考试考了几分;更多的是问,现在一个月工资多少,结婚没有啊。

今年27岁,偶尔会有寂寞,偶尔会怀恋一个人。

今年27岁,小学同学的孩子都已经上一年级了,而我还是单身一人。我知道2018年春节回家,又被三姑六婆催婚了;而我又让父母失望了。

今年27岁,我多么想回到十年前,那时候还有梦想、还有憧憬、还有干劲;一切都来得及弥补,一切都还有希望。

今年27岁,回想起曾经,我们做了太多的错事,走了太多的弯路,我们总在后悔,可是我们回不去了,回不去哪个曾经纯真的年代了。   
      今年27岁,孤单时,我们没有去网吧,我们用手机上QQ,看看谁在线,看见熟悉的人,想讲点什么,究竟又什么也没说,反复纠结着。

我们把空间刷新了一遍又一遍,看看谁更新心情了,看看谁更新日志了,恢复了符号,却没有恢复句子。

今年27岁,烦恼的时候不再发牢骚,我们静静地,静静地看着听着,很现实有很虚伪的世界。

今年27岁,我却活得像条狗。



-End-


纪年唯一微信公众号(ID:meiriqingganzatan):每日情感杂谈。欢迎关注。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10627)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