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10780
用户名:  cpu17
昵称:  恬淡随风

日历

2020 - 12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31  
«» 2020 - 12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07-10-01 20:42

余光中比我更爱你

                                               余光中比我更爱你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过往,爱如果错过那一声呼唤,它可能再也得不到回声……


  




        周查两年之前是睡在我上铺的,篮球打得不错,单杠也翻得不错,大伙儿叫他周·乔丹。而我基本上算是一个呆子,写点诗,托杨果的福登在校刊上,浪得一个小余光中的虚名。


  我叫余光中,不好意思,跟那个著名的诗人同姓同名,这不是我的主意,俺爹给的。


  我和周查的关系一开始不好不坏,但是后来发生的一件事让我们的关系朝着铁的方向发展。


  那天晚上我和同学甲去听一场诗歌讲座回来,快到校门口时遇到一个人,他客气地说,兄弟,赏包烟钱。我说我哪里有钱赏啊?那人干净利索地掀掉了我的眼镜,同学甲像兔子一样地跑掉了,我也想跑,可没了眼镜的我寸步难行,当我趴在地上摸眼镜时,那个人非常开心地笑着,笑够了,我听见镜片破碎的声音。


  就在这时周查来了,据同学甲说,他只用一个直勾拳就将那人打翻在地,那人也不是吃素的,立刻站了起来,挥刀刺了过去,周查伸手一挡,那刀直插周查的手掌,他举起血淋淋的手冷冷地笑,那人立刻就软了下来,把身上所有的钱都掏出来,周查依然冷笑,那个人又取下了手表,他再次给那人一个直勾拳……他的侠义之事一夜之间传遍了校园,但伤痕却永久地留在了手上,像是留在我心上一样,每当我想起来,都觉得我欠了他的。


  那时我刚刚喜欢上杨果。杨果中等漂亮,写得一手好文章,又是校刊的主编,因此显得分外迷人。


  我喜欢她文章中的一句“想把眼泪做成琥珀”的话,这句话因为凄婉所以娇艳,那颗眼泪在没有风干之前,恰恰有一滴松脂不多不少不溅不溢地裹起它,真是可遇不可求的事情。我说,你的眼泪做成的琥珀看上去一定很美丽。我有点献媚,但当时我全然不知。


  杨果很专注地看着我,像是品味我的话,片刻就笑了,笑容最少保持了五秒,在这个时间里,我得以数清她一共露了八颗牙齿。她说,你的话,我很喜欢。


  尽管我有一颗浪漫的心,可我当时穷,老爹每月给发三百块钱的工资,不像现在是个万元户。我没有钱去咖啡屋,没有钱买玫瑰,没有钱送巧克力。


  恋爱是件讲成本的事,我就是缺少经济基础这样的一根细细的棍子去捅那张薄如透明的纸,我把多情幻化成一腔柔情,女儿红一样地酿在心底。我会为她写诗,所有的题目都是“致YG”。相思苦啊。


  




        有一次忍不住问杨果,恋爱时你喜欢玫瑰还是更喜欢情书?我特意强调更喜欢。杨果说这两种东西她都喜欢,如果非要选择一种她宁可不要玫瑰,玫瑰只是一种植物,就像钻石只是一种矿物质一样。她说她要情书,那种白纸黑字地写出来就有些庄重,老了时翻出来那就像一些时光的碎片,温暖而年轻,也知道血是怎样热过,也知道心率是怎样地不齐过。


  这是我想要的结果,我觉得我为我的行为打下了基础,于是我给杨果写了第一封情书。正当我思考是通过邮递员,还是亲自交给她时,我上铺的兄弟周查求我一件事,那天,他绝无仅有地忸怩了,他说喜欢上一个女孩,写了几封情书,但都觉得词不达意,不敢给她,怕她笑话。他说他知道这个我最在行。


  我说谁呀?他说,杨果。我听见胸腔骨折一样地响了一声,我想告诉他,我手里有一封给杨果的情书,但我咬紧了牙关。我说,好,咱哥儿们谁跟谁啊。


  情书这东西,唯一的目的就是在一个特定的人心上发表,能否发表,关键的问题不是文采的好坏,而是那一刹那你是否能在她眼里再现,一个眼神,一个背影,或者一个三步上篮的身姿。我替周查写的第一封情书,实际上是修改了我写给杨果的那封情书,非常荣幸地起到这个效果。


  我在信中说,你就是一首婉约的宋词,我说我小时候知道一个神话,说一个画家喜欢上了一个梦中的女孩,他画呀画,终于画出了这个梦中的女孩,然后他把这幅画挂在寝室(不是画室)里,天天对她倾诉衷肠,他的痴情真的感动了这个画上的女孩,她从画中走下来。我在信中说,我也有梦,也梦见一个女孩,可惜我不会画画,但我希望我梦中的那个女孩能明白我的心意,希望她有一天推门进来说:“嗨!我是杨果。”


  周查对我的信十分满意,两天后,我看到生活委员把一封信送到了杨果的桌上,短短两页信,杨果竟翻来覆去看了一节大课,90分钟。我看不到她的表情,但我相信她的心一定狂跳。这不寻常的90分钟,意味着我永远和她失散。


  没过两天,周查告诉我杨果回信给他了,看着周查乐不可支的样子,我却有种想哭的感觉,因此平生第一次喝醉。


  接下来,我替周查给杨果写了第二封、第三封信。提起笔写上杨果这两个字,我全忘了是在替周查写信,好像每一个字都是从我骨子里喊出来的,她面对的是周查,她接受的却是我的心。我是开启她心灵的钥匙。杨果随着我一次又一次滚烫的话语,一步一步和周查走近了。


  




       有一次,我在花园里看书,我看到杨果挽着周查的胳膊,小鸟依人的样子,我被眼前的情景灼伤了。我把手中的书撕得粉碎,我的心也像是碎了,四分五裂地疼。一天,周查第一次领杨果来我们宿舍,室友们知趣地相继离去,而我却躲在床上,我不愿给他们一个单独在一起的空间。


  我拒绝了周查再帮他给杨果写信。也许周查永远也不知道我不替他写信的原因。我不懂,捧在自己手里的幸福为什么要轻易送给别人呢?我承认我比任何时候都渴望得到杨果的情感,那个周末杨果来找周查,恰恰周查回家了,我们就聊起了周查,我说,周·乔丹不错吧?


  杨果沉思片刻说,以前我一直认为喜欢运动的人都是那种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人,没想到他的情话也是那样动听。我失态地哼了一声。我真想对杨果说,那些信是我写的,那是我的灵魂,那是我灵魂最动情的分泌。可杨果没有发现我的异样,还在如痴如醉地说着周查的好。我鼓起的勇气一下子如破了的气球。


  




        那一晚我失眠了,我也许该退出来了,不再伤害自己,我暗暗下了决心。可我还是没有做到,我像是个影子一样总在追随杨果的脚步……最后,我心甘情愿地放弃了,爱已经在别处,不忍为难。


  毕业后,我留在武汉。有个同学结婚的时候,我和周查杨果见过一面,我对他们说,结婚时一定要通知我,想要喝一杯喜酒。周查紧紧地握着我的手说,一定一定。


  我谈过几个朋友,可杨果的影子总是在我的左右,她成了一个标本,我习惯于把她们和杨果相比,这样相比的结果是分手,因为她们谁也不是杨果。但是有一个女孩最终改变了我,她指着我的鼻子骂我是个王九减一蛋,她说爱情不可抄袭,也不可复制,抱着这样的心思恋爱,对她就是辜负,她说她是她,而非什么杨果,凭什么要她给杨果垫背?


  我笑了,我觉得她说得真好,我感激她的嘴,我热烈地把初吻给了她,并保证以后再也不敢了。


  有天夜里我接到了杨果的电话,我以为她请我喝喜酒,可是不是。她说周查出了车祸。这跟俗套的爱情故事非常相似,但等我看到面目全非,整个头只有一只眼睛和嘴巴露在外面的周查时,我觉得生活除了俗套还有恶毒。


  周查刚从第二次昏迷中醒来,他想伸出手,可他的手只能稍稍挪动一下,我又看到了他为我留下的那个伤痕,成了一道微紫的线。那是一双十米开外就可以把篮球投进篮筐的手。


  一时我连一句话也说不出。杨果默默地站在床边,眼里布满了血丝。


  倒是周查先开口了,用微弱的声音,断断续续地和我说起大学的时光。说真的,大学的那段时光于我来说是苦涩的,但此刻我一点也没有了那种感觉。


  周查说,他这一生最怀念的就是那四年的生活,现在他最愿意回首的也是这四年中的一些事。他再一次把我带进了美丽的校园,他的眼睛分外明亮,他让杨果休息一会儿,“有余光中在这陪我就行了”,杨果张了张嘴却没有说话,她缓缓地离开了。


  周查说他这一生中我是个难得的朋友,他最不后悔的是有杨果相伴。他像是总结自己,他用了一生这个词。


  他说:“但我可能不能给她幸福了。”


  我打断他的话,我不要他说这些伤感的话。这时,他再一次出现昏迷,护士立即把他推进了急救室。抢救了近三个小时,他才苏醒过来。那时**已下达了病危通知书。杨果突然昏倒了。我握着周查的手,我要他挺住。周查又接着说,他要我别打断他。


  他说,余光中,我这一辈子都欠你的。因为我知道你爱着杨果,在你拒绝代我写信时,有一天,我偷看了你的日记。因为我知道你爱写诗,我想抄两首送给杨果,可我看到了另一个你,你深爱着杨果,甚至比我更爱她。可因为我,我是你朋友,你什么话也不说,你真够朋友。我知道你一直都在挣扎。你跟踪过我和杨果,总是不远不近地跟着。在电影院里,我知道你坐在我们的后面;在长廊里我看到你在另一个长凳上坐着。可是,我已无可救药地爱上了杨果,并且我一点儿也不想退。我看到一个真实的故事,两位名人同时喜欢一位才女,当这位才女与其中一位名人结婚后,另一位名人,就做了他们的邻居,终生未娶。当时我想过,我要把实情告诉杨果,让她选择,假如她选择了你,我就和那位名人一样,当你们的邻居,一生不娶。可是我没有那种境界,我没有勇气,我害怕失去杨果,她就像我的生命一样,可如今,我要告诉你,也要告诉杨果,这一切。


  周查说到这里,我强忍着的眼泪流了出来。所有的恩怨并不重要,我只想他能活着,我还是打断了周查,我说,周查,你会没事的。


  周查的嘴角有了一丝笑意,他示意我停下,他说,杨果还没来,他还要再坚持,他有话跟她说。


  我喂了一汤匙水给他,可他的嘴唇肿得非常厉害,喂不进去。他的眼睛非常的亮,非常的不正常。站在一边的周查的亲人都强忍着泪水,我让护士看一看杨果是不是醒来,请她立刻来这里。


  周查什么话也不说了,眼睛由亮慢慢地暗……


  十分钟后,杨果来了,跪在周查的床边,脸贴在周查缠满纱布的脸上。周查伸手好像要抓着什么,我握着他的手,他把我的手又放下,他又摸索杨果的手,然后慢慢挪过我的手,又把我的手放在杨果的手上。他这个举动出乎我的意料,我明白了他的意思,但是我已经有了女友,此时此刻,我无法把我的手抽掉,这样三双手放在一起,不是握,因为他已经没了力气。他的声音不算小,我们都能听到。他说,“杨果,余光中比我更爱你!”


  这是周查这一生中最后一句话。


  我和杨果都哭了,她伏在我的怀里,我保持着一种奇怪的姿势,双手不是垂着,也不是举着,也许只是张着,我不知道我的手该放在哪里。


  




       后来,杨果约我出来,杨果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过往,爱如果错过那一声呼唤,它可能再也得不到回声。像我,像周查,一个在里头,一个在外头,心中有爱埋起来。


  我们紧紧拥抱,然后,一东,一西。


                                                                                                                              (转自新浪网)

Tags: 勇气   缘分   爱情   友情   分别  


类别: 随笔杂谈 |  评论(0) |  浏览(516)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