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10780
用户名:  cpu17
昵称:  恬淡随风

日历

2020 - 12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31  
«» 2020 - 12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09-02-09 02:32

与洋女婿过年

                                                               与洋女婿过年

        快过年了,听大姑说表姐准备携家带口从法国回来过年。想想3年前没赶上她们的喜酒,现在有3年没见她了,这正好!顺道还可以看看洋姐夫和她们的小BABY。

        在我的印象中,外国人的模样也是千差万别的,美国人幽默,德国人严谨认真,英国人风度翩翩,法国人很浪漫等等。但是我知道这只是片面的,随着信息化时代的到来,更多的交流会让我们对他们的认识要用发展的眼光来看了。表姐夫是法国人。他长得啥样子?发型会像法国足球运动员齐达内吗?个子会像法国总统萨齐科吗?他有啤酒肚吗……一个个问号在我的脑海里浮现。我不愿多想,也不愿深想。我觉得见了面之后一切就迎刃而解了。

        见面

        怀着这样的一种期待的心情终于熬到了大年三十晚上。他们一家三口一下飞机就风尘仆仆地前往大姑家。按照事先的邀约我们一家族都齐刷刷的等待他们的到来。直到他们敲门前的一秒,俺脑子里都还描绘着姐夫的模样。

         年夜饭开饭之前,他们如期而至。表姐抱着BABY先进门,表姐夫则显得有点拘束的跟着进来,那情景就像班主任在班上给学生介绍刚转班来的新生一样。或许在这么一个中国传统式的大家庭过年,他一时还没适应。表姐和长辈们打完招呼之后,大家热情的邀请洋女婿坐下。表姐夫很合时宜的用生硬的中文说了一句:“大家好!”

        这时我才注意到,表姐夫没有我想象中法国人的那种啤酒肚,没有我想象中的那种鹰沟鼻子,没有我想象中的深邃的眼睛,更没有我想象中的那种臃肿身材。30出头的年纪,1米72左右的个子加上硬朗的身材,让我想起了《非常人贩》中的男主角,那几乎是一个版。

        因为是第一次在中国家庭过年,表姐夫看上去有点不适应。在座位上显得有些拘束。面对大家善意的招呼,他一直都微笑点头表示谢意。而说话都是直来直往的二叔这时对表姐说:“我文化没够,你就帮招呼你老公了!”表姐用法语和他耳语了几句,表姐夫微笑着熟练的拿起筷子夹起了菜。呵呵,看得出洋女婿对咱中国菜还是挺感兴趣的。

       交流

       俗话说书到用时方恨少。家里 年轻辈的学英语不少,都是有证有级的,偏偏遇到只会说法语的表姐夫时,我们就像池塘里被抽干了水的鱼只 有干瞪眼了。但是这没有难倒我们,幸好他还听明白一些简单的中英文,在过年相处的这段日子里,我们一边依靠表姐做临时翻译并学习一些简单的法语词汇,一边用中英法三种混合语言与他进行交流。聪明过人的表姐夫竟然也能领会我们的意思,呵呵!这个时候我才深有感触的明白当年为什么《生命之杯》能够世界传唱。不仅仅是拉丁文的歌词和著名歌手,而是人们对足球的认识对音乐旋律的认可。

        大年初三,我们一大家子去公园逛,表姐一家也在其中。俺陪同洋女婿过年逛公园是有生以来第一次。一路下来确实也学到不少收获不少。公园里如织的人流突显了过年的热闹气氛,人群中多了一个金黄头发,白皮肤的法国人逛公园并没有给周围的人带来惊奇。在我们这个城市,柳州随着改革发展,对外交流的机会有很多,在街上看到外国人,在大学校园看到外教已经不是稀罕事了。很快我们便融入到欢乐的人群中。

        童心未泯的表姐夫进入游乐场看到玩具气枪打靶便迫不及待的把BABY交到表姐手里,冲到了射击位上拿起枪就对汽球进行射击。射击摊位的老板新年伊始遇到这么一单“对外贸易”着实有点不知所措。看到我们站在一旁观看就对我们说:“两元打十颗枪弹,我和你说一声,他明白吗?”

        表姐夫似乎听明白了老板的话,做了一个“OK”的手势,老板便不再作声。

        一轮下来,表姐夫10枪都命中目标。放下枪临走前摊位老板给他竖起了大拇指,表姐夫用生硬的中文腼腆地说“谢谢!”  

        虽然只会说法语,但是表姐夫还是尽可能用简短明了的中文来表达内心的想法和感受。

        我们放焰火的时候,面对满天灿烂夺目的光影,表姐夫会仰望夜空发出:“真美!”的感慨。在饭席上,他吃饱了,作为晚辈也会像我们的习惯一样向在座的各位用不太熟练的中文说:“我吃饱了,大家慢吃!”

       父与子

       法国人的名字比较有特点,不那么容易记,为了让大家好称呼,回到国内,表姐就给表姐夫和他们的孩子分别起了多多和加加的中文昵称。

       加加现在有一岁7个月,已经可以自己蹒跚走路了,听加加妈说是各方面营养跟上才有这种效果。小家伙一开心的笑起来一嘴整齐的小牙就露出来了。加加有一半中国血统有一半法国血统,在他身上能找到他父母的影子。加加很可爱,屋子里的每一个大人抱起他,他都会兴奋的咧开嘴笑呵呵的看着对方。甚至还会用他自己特有的“伊伊啊啊”语言表达自己的喜怒哀乐。

        加加的到来,让读小学一年级的布丁仔有了当大哥的机会。加加在屋子里走来走去玩累了就会拦着布丁仔做出要抱的姿势。这时的布丁仔就会毫不犹豫的伸开手臂把加加拦腰抱起并坐到沙发上看电视,此情此景让我们觉得忍俊不禁。

        我对外国人教育孩子的方式和中国是不一样的认识 一直以来都是停留在文字上的认识。表姐夫和加加的到来让我对这种认识又有了新的补充。关于这一点我不想在这篇文章里细说,合适的时候我会用一个专题来陈述。

          当我写完这篇文章的时候已经是农历正月十五的早上了。年很快就过完结束了,但是与洋女婿过年的这段经历却使我重新认识了不少东西,在这里要感谢加加和多多,希望你们在中国的新年里能玩得开心,牛年吉祥!


       (原创作品)

        

        

         

         


类别: 原创地区 |  评论(14) |  浏览(6901)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一共有 14 条评论
[游客] LILI(未登录用户) 2009-02-13 09:40 Says:
【评论未审核】
一草依然 2009-02-12 21:32 Says:
【评论未审核】
恬淡随风 2009-02-12 11:28 Says:
【评论未审核】
[游客] 茜茜公主(未登录用户) 2009-02-11 17:30 Says:
【评论未审核】
[游客] d(未登录用户) 2009-02-11 14:32 Says:
【评论未审核】
« 1 23» Pages: ( 1/3 total ) 14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