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100597
用户名:  采青
昵称:  飘逸行者

日志分类

日历

2017 - 4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      
«» 2017 - 4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7-02-08 15:24

粪土里成长的永远不凋落的玫瑰花【二】








回国后,我的人生道路并不很顺畅,那时国家正处于连续几年的大自然灾害而经受着经济非常困难时期,国际上反华排华浪潮猖獗以及国际共产主义阵线内两种不同路线的激烈斗争,国家正经受着在国际逆流中艰难前进的时期。生活物资,尤其粮食及营养品严重匮乏,使我们这些来自生活条件相对来说比国内要优越多的印尼侨生,不少人体质下降,尤其男生原来圆鼓鼓的身体变廋条条了,面色也憔悴了。而女生她们所需要的营养也许已经足够了,不但没有消廋,反而由于学校食堂的猪油使得她

们反而变胖了一些。而我一向来就不会调理自己的生活,即使带回许多肉罐头,炼奶,奶油等营养品,也不懂得如何有计划地食用,刚开始衣服也不懂得怎样洗干净,因此我很快体质严重下降,穿着也经常邋遢,我实在是不敢把我在学校的照片寄回印尼去给母亲看,免得她看到我的模样而为我担忧,菁菁三番几次也问我要近影,我

都借口拒绝她了。但给了我最大打击的是临近高考时,我由于为了赶夜复习,喝了一大杯咖啡,而呕吐不止,学校用急救车把我送到医院治疗,三天后我出院了,但高考也刚好结束了。紧接着的另一年,高考前我的体检不过关,而且学校还要我留校休养,这一休养就是三年晃过去了。这三年里我变得精神萎靡不振,根本就没认真去课堂听课,也没有心思安心学习。而菁菁每个月还是至少给我写来一封信,信中都是热情的鼓励我要有决心与疾病作斗争,还引用了毛主席的一句话“既来之则安之”对待慢性病,尤其使我惊讶的她多次提到《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保尔柯察金与疾病作斗争的那一节,那真是让我确实受到鼓舞,并感谢她的关怀。那时她在我的印象中,她是一个充满乐观向上,意志坚强的女生。

       但我最终没有参加高考,六十年代的“上山下乡,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到农村去,到祖国最艰苦最需要的地方去”,成了每天最响彻全国的口号,南宁市到处挂满了红色的标语,满载着上山下乡的青年学生的卡车每天都敲锣打鼓地一批又一批地送走了城里的学生,再加上报刊杂志连续报道了董加耕,邢燕子等知青的先进事迹,我们华侨补校也不例外,一批又一批响应到华侨农场接受贫下归侨再教育的同学挂上了大红花,扛着锄头的大照片,已经告诉我们侨生也不例外,应该加入到知识青年到农村广阔天地的浩浩荡荡的铁流中去。说实话我并不愿意那么就心甘情愿去农场,一方面我担心我的孱弱的身体吃得消吗?另一方面当我向校长提出我愿意去农场的想法时,校长却劝我留下再准备参加高考,校长的表态真是让我进退两难。但我已经没有勇气再参加高考了,而且那时学校也已经几乎人去楼空,只留下我们几个被称为“老赖”的几个人。最终我们几个老赖还是不得不也终于离开南宁,到来宾华侨农场与前几批的知青们汇合在青年队了。

      我没有把我到来宾华侨那农场的消息告诉过任何一位我的老同学,因为我的老同学基本全部已经在大学读了三年了,我总感觉到我是他们中最窝囊的一个。包括菁菁,我到农场后的头两年,我没有收到过她的一封信。经过两年的农业劳动,我的身体没有变垮,而是在艰苦的劳动中,虽然农场吃的简单,但反而比在学校时我的饭量大了,体格变得健壮多了,疾病也全痊愈了。农场辽阔的田野,蔚蓝色的天空,赋予我新的生命和力量,使我心胸开阔,意志坚强起来了。生产队根据我的情况,安排我去放牛,我当了牛倌将近两年,我在放牛时,一等到牛群已经安心吃草了,我就在树荫下阅读毛选英译本,由于我原有的英语基础比较好,我把三本毛选的英译原文背得熟透了,有的经典的作品还背得滚瓜烂熟,我的英语在那时文化书籍非常匮乏的时期,而我的英语基础反而更牢固了。我曾经写了一篇学习毛选的心得《我是怎样从一个书呆子变成放牛娃?》,因此我被挑选为柳州地区《学习毛泽东思想宣传队》的成员,到来宾各个公社去演讲,介绍我的世界观的变化过程。

       那时生产队开展了热火朝天的积肥运动,我们一放工回家,大家就挑起担子四处去寻找牛粪,人粪,那个时候真是“粪土贵如金”啊!生产队附近已经很难寻找到牛粪,人粪更难了,有时不得已就下到粪坑把粪便装进畚箕,但往往粪坑也被一扫而空时,于是一看到有人进去厕所方便,等他一出来,立刻就把还在热气腾腾的粪便从沟里掏进畚箕里。我们所有知青都是积极参加积肥并分文不要报酬。我那时根本就没有时间洗干净衣服,就是洗澡后也还是身上带有一股难闻的大便味。似乎我们人人在一起吃饭,一起聊天时,也从来没有人会捂住鼻子说:你满身臭大便呀!也许那时是臭粪味是一种荣光吧!

      有一天傍晚,我刚挑一担牛粪回到队里,天色已经暗了,我走快到我的宿舍时,我的舍友,一位缅甸知青阿聪,就急匆匆向我走来,递给我看一张电报。说:场部邮电所刚拿来的。我带到路灯下打开看了看,简单的电文写着:明天十二点从广州列车抵达来宾,请你到车站接。椰岛老友。我想这一定是我的那一个老同学来见我了,他们就喜欢那样让人大吃一惊的。。阿聪还把阿场部的交代告诉我,说是一位海外客人,一定要去车站接他。于是我立刻向生产队长请假,明天一早赶一部牛车从青年队到车站去见我的海外贵宾。阿聪也表示愿意陪着我去。

    晚上我们睡了一个好觉,我梦见我在雅加达的椰树下,弹着吉他,皎洁的月亮高挂在天空。我们几个铁杆好友就是在那椰树下,弹着吉他,唱着李叔同的《送别》,我们紧紧地拥抱着,难舍难分的一夜啊!等到我张开眼,天色已经亮了,我摇醒了阿聪,说:要出发啦!他还在迷迷糊糊中,但还是立刻坐起来了。【待续】2016.2,7.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16461) |  收藏
发表评论
用户名:已有帐号?登录
表情 [更多]
看不清楚,换一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