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97044
用户名:  崇左千里马
昵称:  崇左千里马

日志分类

日历

2020 - 1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31 
«» 2020 - 1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1-01-04 23:16

月入上万元,24小时轮班,崇左惊现"拾蔗族"


                      月入上万元,24小时轮班,崇左惊现拾蔗族



      “拾荒族”——以在哪个肮脏的角落里,或是在垃圾堆里拾起有价值的废弃物以换取金钱的生存方式,以“拾荒”为职业的人。这个家族以前经常见诸报端,八十年代时期曾令他们中的一部分人走上“发家”致富的道路。而后随着拾荒一族队伍不断的扩大,妄想让人“一夜暴富”的想法已经变得不再可能。然而“拾荒业”在渐行渐远,不再成为人们梦想的暴富行业时,有着“糖都”之称的崇左市其周边糖厂附近却如雨后春笋般涌出了一批以拾甘蔗为主的“拾荒娘子军”,每逢糖厂榨季便会出现她们的身影。


       在有着“糖都”之称的崇左,该地主要以蔗糖为经济产业,而这里的人们的经济来源大部分则来自于种植甘蔗农作物。2011年,随着糖价的不断攀升,甘蔗的收购价格也跟着水涨船高。每当有满载着甘蔗的车辆不断地穿梭、来往于糖厂时,车辆如果在糖厂周围稍作停留,便有这么一群人开始爬上了车厢里展开捡甘蔗的“拾荒”工作。
 
       2010年秋季,这又是一个新的榨季。每年的这个时候,崇左市周边的某糖厂附近总会闪动着她们的身影。她们到底是谁?又为什么会全然不顾自身安危的爬上已经卸载甘蔗的货车车厢中,行色匆匆的从车上扔下为数不多的几条甘蔗,下车后用自备好的绑带把甘蔗绑成一捆,就近找个地方集中堆放。她们就这样日复一日的重复着这一成不变的工作,当捡来的甘蔗慢慢的堆积成小山时,便会有小型拖拉机前来把堆成山的甘蔗拉走了。

      笔者经过“明查暗访”后得知,原来,那些满载着甘蔗的车子在把甘蔗拉进厂时,有的蔗农在装蔗的时候,由于砍伐甘蔗长短不一,不免或多或少的有些松动,而吊车在起吊甘蔗之时,因捆绑不牢而常伴有数量不等的“碎蔗”(长短不一)落下,拾荒者们早已预料到会出现此等事情,遂一整天的在糖厂外守候着。

      在现场,一知情人告诉笔者。崇左首批最早拾荒者的出现是在5年前,即2005年期间。那年是2005/2006榨季,当时的甘蔗市场收购价高达289元/吨。正因那时的价格相当吸引人,故由此衍生了首批以拾取甘蔗为生计的“另类”拾荒族,此做法无疑是当地一些村民的一门“无本万利”的生财之道。笔者得知该现象的最初真相则是从一位在该糖厂附近从事“拾甘蔗”三年之久的大姐口中获悉的。

        只见该大姐说,她自2008年起至今,在这家糖厂附近已经拾捡了三年的甘蔗,与她一起同来拾捡甘蔗的人均是从该糖厂附近的村屯中相约而来的。因为自家所分配的田地不多,故所种值的甘蔗也很少,每年所种值的甘蔗产量仅为20吨左右,除了勉强够维持正常的日常生活开支和养家糊口外,已经所剩无几了。反正现在正处于农闲时节,整天在家呆着也不是办法,总想找点钱来增加家庭收入和补贴家用。于是,同村或邻村的妯娌间就汇集在一起,商量着合伙来拾捡甘蔗,而拾捡甘蔗所获得的收入均按人头数或合伙者平均分配。她们均实行24小时轮班制,4个人按照两班倒的制度来拾捡甘蔗。运气好的时候,4个人一天可以捡到约一吨左右的甘蔗,平均每人一天就可拾捡甘蔗500~600斤。按现今的甘蔗收购市场价格410元/吨来算,一天下来的纯收入为上百元。一个榨季有三个月,每个人也有将近上万元的收入,这则刚好够两个小孩一年的读书费用了。

         其实这新辟的另类“拾捡甘蔗”行业,在当地曾为之轰动过。正犹如一块到嘴的肥肉,很多人都眼馋着呢!就在几年前,外人如想混水摸鱼进来分食一杯羹简直是“难于登天”。为何会这么说呢?原因有二:一是由于加入该拾荒一族的人多了,进来拾捡甘蔗时都被别人“捷足先登”了,自己没有拾捡到多少甘蔗,且与别人抢着拾捡也没意思,这样只会引发口角之争;二来拾捡甘蔗的人多了,平分起来也赚不了什么钱的,故此,那些“拾蔗一族”一般看见有人比自己领先一步了,后来者就不会再进来加入这“拾捡甘蔗”的行业了。特别是2008年金融风暴席卷全球的时候,正值市场经济疲软、萧条,而当时的甘蔗市场收购价跌荡起伏、价格波动得很厉害,因此也没有人来拾捡甘蔗。于是,我们才有了今时今日这个“飞黄腾达”的机会。     这位大姐顿了顿,继续说道:“我每天凌晨2点多钟就开始接班,至次日中午14时整。”大姐如实的对笔者说道。笔者问大姐:“那这样每天熬夜,晚上不感觉很困吗?”她笑了笑说:“有甘蔗车来,就不困,因为装载甘蔗的车子一来就是我们赚钱的动力嘛!如果实在是太困、顶不住了,就在原地依靠着拾获而来的甘蔗堆上和衣而睡。”笔者继续问道:“若是碰上刮风下雨,天寒地冻的时候,又将会采取怎样的措施来卸寒和挺过‘难关’呢?”该大姐说:“遇到下雨天,撑把伞就行了。如果有甘蔗运来,就不感觉到寒意来袭的了,因为干活是不觉得冷的……没有甘蔗车来的时候,就近找地方烤火….”

        笔者问道,那些拾捡起来的碎甘蔗集中成堆堆放后,主要是运往哪里销售的?是不是拉进该糖厂销售呢?大姐答复道:哪里还敢拉进这糖厂销售?就在两年前拉一车进了该糖厂,被克扣了将近两、三吨的甘蔗。这可心疼死我们了,毕竟这些都是我们的血汗钱啊!现在我们都是在自家砍完甘蔗后,包装好了就拉进距此不远的一些不严格的糖厂。现在比以前好多了,有私营的老板来收购。像今天这样,先后就有6个老板来问我们是否卖甘蔗给他们了。按今年现行的甘蔗收购价格,相对的给到我们350元/吨,这样与之相比起来已经算是不错了。有人上门来收购固然是好,一来可以免去很多不必要的麻烦,例如找车拉运甘蔗、给甘蔗包装等一系列繁琐的手续,因此我们还是能接受别人主动前来要求收购甘蔗的。


          笔者在该糖厂附近也看到,不时有些机动三轮车从该处载着一些碎蔗拉到家中,进行一番捆绑加工后,拿自家甘蔗进行一定比例的包装进厂或是等待私营老板前来收购。而那些拾捡甘蔗的“拾荒族们”在榨季里经常都是通宵达旦的熬夜,24小时全日制加班加点都在拾捡着甘蔗。无论是刮风下雨,还是阴晴圆缺,只要有运输甘蔗的货车从糖厂里进出,如果在门口处稍作停留,她们这些“拾荒族们”就会爬上爬下的拾捡甘蔗。天气寒冷是里所当然的,困苦和劳累更不必多言。但是为了生活,谁没有付出艰辛的汗水呢?总而言之这种活儿甚是辛苦。据了解,前几年,在崇左市的某糖厂曾经发生过一起老人因爬车拾捡甘蔗而摔下来致死的意外事故。每天看着这些拾荒娘子军们整天在糖厂附近“晃悠”,期待着来往于糖厂并滞留在此的运输甘蔗的货车,整天爬上爬下的拾捡甘蔗,还真不是件易事啊!      仔细回想起来,生活是多么的艰辛啊!三百六十行,行行都不易。只要能吃苦、肯干、生活一样会做得很出色,日子一样会过得有滋有味的。在此,笔者呼吁这些拾捡甘蔗的“拾荒娘子军们”,在养家糊口、自谋生计的同时,切记要时刻牢记自身的人身安全啊!

     某律师事务所的一位资深律师就此现象给予了如下的个人观点和看法。他说:崇左本来就没有什么企业,所以政府还是有必要引进些劳动力密集的加工企业给富余劳动力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或者采取相应政策鼓励富余劳动力自谋职业,进行创业指导。就“拾荒者”因爬车拾捡甘蔗而摔下来致死的意外事故,从法律上来说,爬车的人是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对爬车行为的危险性是明知的,对其可能发生的结果是应当能够预见的。也就是说爬车人对损害结果是其故意行为直接导致的,从这个角度来说,发生意外事故要由爬车人自行承担损害后果。如果发生意外在司机不知道有人爬车的情况下,应当由爬车人自行承担损害后果。如果要归责于司机是否需要负责任的话,具体还得看当时车辆是否将车后栏板平放或关闭,在这方面是否存在过错。而这些也是由执法部门来做出权威性的鉴定的。同时政府的相关部门应该扩大就业机会,创造其他产业的价值,这样才能实现共赢,人民的收入不断提高了,社会也就和谐了。


Tags: 拾荒一族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1) |  浏览(13055)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一共有 1 条评论
好家伙 2011-01-05 08:40 Says:
【评论未审核】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