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15738
用户名:  钟国昌
昵称:  钟国昌

日历

2019 - 12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    
«» 2019 - 12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0-09-17 14:55

猪声伴我入眠





猪声伴我入眠


 


     8月起,我的住所又一次更换了地点:由经委小区到挨着屠宰场旁的惠源公寓。也就是这更换,让我的见闻多了几许光怪陆离。自那以后,每天,我都会路过屠宰场,看见待宰的猪、屠夫、猪肉贩、拉猪的司机、清理场地的阿姨、绑于摩托车后或摊开在小货车上的猪肉和人们脸上那早已僵硬了的表情。噢,还有那几头耷拉着脑袋、甩着尾巴、偶尔“哞”几声的牛,它们也将在这里结束它们短暂的生命。噢,还有一两条来回巡游的狗,它(它们)哀怨、噙满泪水的双眼告诉我它(它们)的希冀:能捡得一两串猪零碎或一两块骨头,填饱饿了一整夜的空空如也的肚子。这些都是我之前所未见到的,它们一次次冲击着我的眼球和脑瓜,因此,写点关于它们的文字也就如我吸进呼出的空气一样,来得那么自然。


    我住在六楼,也只有我一个人住在这栋沉寂了十几年、裸露了十几年水泥肌体的楼宇,可谓是一楼之长。这种情况将在今天被打破——同事将携着他的部分家眷住进四楼某号房里。去过我宿舍做客的朋友都问我同样的问题:会不会感到害怕,我说不会,我跟坏人毫无瓜葛,且我长得极为面善,想必他们是不忍心对我下手的。一位在防城港十几年的朋友说,这里以前是打靶场,有很多孤魂野鬼,你不害怕?我说,我是递交过入党申请书和上过党课的,所谓的孤魂野鬼都只是先前祖辈们以讹传讹而已,且我又没做坏事,与它们毫无牵扯,如此,它们若来索命,便只是我命中注定要犯此劫数,逃避是无用的。说实话,我倒是一个人就这么住在一大栋楼里面,落个清净,无奈此楼非我所有(一平方也没有),只好有它去吧。


    嗯,扯远了,还是言归正传说说题目中的事。我现在发现,猪和猪声已经成为了我生活的一部分,若无此,心里总觉得有些讶异。上周五夜,与张主席、林主任等一伙朋友在某狗肉店大快朵颐、觥筹交错,结束的时候隐隐觉得头有些晕眩,便没有回宿舍,而是到比较近的办公室度过了下半夜。期间因米酒新陈代谢成了某液体而涨了膀胱,便醒了过来,遂去洗手间“交了交水费”。返回躺在沙发上的时候,却不知何故,再也没有睡得着了。于是我合着眼想着事,从越南海阳想到了家乡贺州,从过去想到了现在,从美好想到了分离,从悲伤想到了潸然泪下,也都无济于事,总觉得身边缺少了什么东西,总想把它找回来才安心。第二天骑车回宿舍路过屠宰场看到满车的猪时,才猛然发现原来缺少的不是别物,正是猪和猪声!起先,我也感到非常奇怪,这竟是我觉得讶异的东西!后面想想才明白,一个人若是习惯了某物的陪伴,某物一朝不在,多半是会觉得心里空落落的。那时,我也才明白,为什么每晚睡之前都要看一看那些凝结有欢乐和妖娆的相片,都要对着它说上几句话,才能关灯,合眼睡去。


    每天凌晨六点,我都会在嘈杂的人声、猪声、机器声、水声中醒来。其实,这些声音在四点半的时候都开始有了,只是我在周公那游玩得流连忘返才没有听到。这些声音是美妙的,堪比克林斯曼的轻音乐,有一种荡涤心灵的功效。勤劳的人们,叫出它们一生最后一声的猪和牛,偶尔吠叫的犬,屠宰场上空升腾的水雾,配之以天边渐浓的朝霞,是一幅多么唯美、静美的水彩画!猪把一身的肉与骨都完完整整献给了人类,也把它的声音献给了我,伴着我入眠,是多么的伟大!而我,至今未给任何人做出任何贡献,在猪与猪声面前,我自惭形秽。


                                            ——2010年9月17日晨。防城港

Tags: 猪声   入眠   杀猪   屠宰  


类别: 漫步生活 |  评论(2) |  浏览(900)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一共有 2 条评论
浅浅浅蓝 2010-09-18 18:56 Says:
【评论未审核】
浅浅浅蓝 2010-09-18 18:55 Says:
【评论未审核】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