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39489
用户名:  宁馨点点
昵称:  宁馨点点

日志分类

日历

2020 - 10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 2020 - 10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09-04-05 21:43

大哥,你还好吗?


印象中的大哥,永远是蓝衫蓝裤,一双解放鞋。瘦长的脸显得很严肃,就像一个家族里兄长该有的模样。偶尔咧嘴一笑,很灿烂,堆起满脸的皱纹,怎么看都带有几分沧桑。假如非要用一个词来形容大哥,那就是:老实。


我对于家乡的第一个印象,就和大哥有关。那年刚上初中,我们全家出动,随父亲回到阔别的家乡,参加大哥的婚礼。大哥是我的堂哥,有四兄弟,他排行老大。大哥要娶媳妇,这可是大事,乡里很多亲戚朋友用扁担挑着做好的粑粑等贺礼,半夜借着月色翻山越岭,一早就聚到了大哥家在的那条村,那个仿佛深不见底的小山沟里。


那时的大哥就是这蓝衫蓝裤,一双解放鞋的模样。我和母亲被安排在他们的新房住下,据说那是大哥家最好的屋子。夜半,闻着屋底下传来的浓重的牛粪味儿,山蚊和跳蚤时不时窜出来,使我怎么也睡不踏实,一翻身,摸到了新房那新鲜的墙壁,一手的黄泥,半湿的。早上醒来,母亲翻开我的衣服一看,小肚子起了一圈亮晶晶的水泡……


那么多年过去,我依旧记得婚礼很热闹,四面八方赶来的客人唱了一天一夜的山歌,鞭炮轰响,大红的炮衣洒满了乡间青草铺就的路。新娘穿着蓝底绣花的衣服,乌黑的头发,梳着马尾辫,用红绳子扎了,在大家的簇拥下走进大哥家贴着红对联的门,年轻的脸上眼波流转,含羞带怯,大哥憨笑着看呆了。


婚礼过后,每人、每家都分到了许多代表着喜庆的粑粑。那是用糯米手工做成的,洁白的圆饼中心盖有红色的印子,透着米香。父亲笑咪咪地说,这是好东西啊,当年想吃,还吃不着呢。



大学的时候,我们再次全家出动,回家乡过清明。那时三哥已从家乡出来,并在南宁扎了根。家乡有了很多的变化。二哥四哥从小山沟里搬出来,和几十户人家扎堆,安家落户,距离水源和公路都比较近,生活也方便得多。只有大哥一家固守在里头。按大哥的说法,那里有老祖宗的坟地,总得有人守着,弟妹们出去了,做大哥的,自然要担起这责任。


从二哥四哥那儿进到大哥家所在的山里,没有公路通,只能走山路。一路苦楝花开,空气和枝头成片的嫩叶一样清新,鸟声虫声相伴。约摸1个钟头功夫,遥遥看到大哥的家,雨后阳光下,土黄色的泥房竟泛着隐隐的亮光。炊烟袅袅,一只黑狗栓在门前,欢快地摇着尾巴。


再一次住到大哥家,卫生状况明显比那年有了极大的改观。我瞧着正忙着做饭菜的大嫂,心想,这除了时代的进步以外,可能和家里有了女主人有关吧。多年不见,大哥的一双儿女都读小学了,他们仿佛一刻也闲不住,房前屋后地打闹着,给这僻静乡村的农家带来了生生气息。


那晚,饭菜极其丰盛。知道父亲要来,大哥炖了狗肉,还有鸡,烧肉,加上奇香无比的椿芽作佐料,一家人吃得快乐无比。我大把大把地吃着青菜,从来没想过青菜也能这般美味。男人们喝着米酒,大声说话,炉火映得脸通红。伯父去得早,大哥几兄弟都当父亲是最亲最敬的长辈。父亲说,大哥的生活条件最艰苦,但责任也担当得最多。大哥垂手听着,脸上露出坚忍的神情,好像多年固守的艰辛,因为这一句肯定全然获得了回报。那晚,大家都喝多了,三哥摇晃着身子站起来,一边找门出去方便,一边还回头喊着话。只听“扑通”一声,突然不见了三哥的人影。等大伙挤到门边一看,三哥摔倒在门外地上。原来,大哥的家,离地还有半米来高,三哥这一高兴,忘了。



去年国庆,大哥几兄弟结伴上南宁来作客。这是多年来他们集体上来的第二次。第一次,还是10多年前哥哥结婚的那天。我们既意外又格外开心。哥哥们带来了一大罐野生的蜂蜜,两只蛤蚧,还有半麻袋野生山葡萄。我知道那罐蜂蜜,是四哥亲自掏的。只因那年回家乡,我尝过一口家乡的蜂蜜后赞不绝口,四哥一直记得,千里迢迢的带了上来。父亲虽然大病了一场,身体大不如前,但还是全程陪着几兄弟走走逛逛。


大哥他们临回去的那晚,在三哥家吃饭,父亲和几位哥哥用家乡话谈了很久很久。末了,还神神秘秘地挤进一间屋子里,关上门,连哭带笑的,又谈了很久,仿佛把一生的欢喜和悲愁全部挥洒在这难得相聚的一刻。我们从三哥家出来的时候,大哥二哥送了一程又一程。大哥悄悄走到我跟前,掏出一个红包递给我,说是给亘亘的一点心意。在大哥眼里,这些“规矩”,都是必需严格执行的。他的一生,恪守着这样的做人准则。


哥哥们回到了家乡。一个月后,当我们还在回味这一次相聚的种种情景,当山葡萄刚刚泡成了好酒,家乡突然传来消息,说大哥去了。父亲得知噩耗的那一刻,难以抑制地流下了眼泪。我喉咙像有东西哽着,难受。三哥立即请了假,赶回了家乡。


原来,那天大哥二哥从镇上开着车往回赶,路上遭遇车祸,二哥受了轻伤,而大哥据说在现场,人就已经不行了。大哥去的那一天,离他们告别南宁回家,整整一个月。


关于这场可怕的悲剧,事后的说法,处处透着古怪和玄机。那天大哥本是只身到镇上的,原本想坐班车回来,却碰巧二哥开着农用车也到镇上办事。二哥本好酒,那天不知为何,明明开着车,却还是喝了酒。他们回程中遭遇了大货车,当大家都以为是两车相会时大货车闯了祸事。现场勘验的结果却表明,两车均没有刮痕,也就是说,是二哥的农用车自己先乱了阵脚。而翻车的结果,二哥仅受轻伤,大哥却永远也没能再醒来。可是,可是,怎样的情况会导致翻车最终致大哥死亡的惨祸?母亲每每说到这里就不住地摇头叹息,这就是命,大哥他们上个月来,原来是来告别的,二哥开的这个车,当时必定是鬼遮了眼。不然,如何会翻得?大哥的阳寿尽了,老天就是算准了在那天把它收回去……这,就是命了。



有人说,婴孩哭着降生,世人却笑脸相迎,逝者笑着离开,世人却哭得肝肠寸断。我宁愿相信,大哥是笑着离开的。可是,回想大哥谨慎小心、贫苦辛劳的一生,我就特别难过。他那满是皱纹的面孔,那蓝衫蓝裤的样子,与黄泥垒成的旧屋,弯弯曲曲仿佛无法穷尽的村路,高高的山头,漫山的青草,组成了我对家乡永远的记忆。这回,大哥永远留在了那僻静的山乡里,永远忠实地看护着祖宗的坟地,永远永远……

Tags: 清明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17) |  浏览(120201)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一共有 17 条评论
山(未登录用户) 2011-05-03 15:06 Says:
【评论未审核】
山(未登录用户) 2011-05-03 15:04 Says:
【评论未审核】
山(未登录用户) 2011-05-03 15:02 Says:
【评论未审核】
山(未登录用户) 2011-05-03 15:01 Says:
【评论未审核】
红了绿了 2009-04-09 13:47 Says:
【评论未审核】
[游客] 宁馨点点(未登录用户) 2009-04-07 21:29 Says:
【评论未审核】
[游客] 宁馨点点(未登录用户) 2009-04-07 21:27 Says:
【评论未审核】
[游客] 燕子矶(未登录用户) 2009-04-07 15:52 Says:
【评论未审核】
小水 2009-04-07 15:00 Says:
【评论未审核】
[游客] 宁馨点点(未登录用户) 2009-04-06 21:44 Says:
【评论未审核】
[游客] 宁馨点点(未登录用户) 2009-04-06 21:43 Says:
【评论未审核】
[游客] 宁馨点点(未登录用户) 2009-04-06 21:39 Says:
【评论未审核】
[游客] 肥鱼(未登录用户) 2009-04-06 19:22 Says:
【评论未审核】
mirage 2009-04-06 13:45 Says:
【评论未审核】
[游客] 不醉不归30(未登录用户) 2009-04-06 08:42 Says:
【评论未审核】
宁馨点点 2009-04-05 21:54 Says:
【评论未审核】
宁馨点点 2009-04-05 21:53 Says:
【评论未审核】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