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221
用户名:  莫言休
昵称:  莫言休

日历

2020 - 9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   
«» 2020 - 9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20-07-17 12:35

爱的空隙




 

    (一)

 

    海缘无法忘记,他的第一次恋情就那样无奈地凝结在了深秋的夜霜里。

    他是背负着失恋的苦痛走上人生的第一个工作岗位的。尽管心绪复杂,但凭着几乎与生俱来的闯劲和热情,他的工作还是做得有声有色。只是,在每一个夜深人静的时刻,总有缕缕愁绪不住地涌上心头。

    “给你介绍个女朋友,稀罕吗?”同事也许洞悉了海缘内心的痛苦,试探性地问。

    “好啊。”海缘平静地应了一声,心潮却在汹涌翻腾。他知道,同事是老实人,不会没话找话。

    “明天是周末,那我们一起去,怎么样?”有同事的一番好意,海缘当然非常高兴,但他没想到事情会来得如此之快。

    周末的下午,细雨霏霏,海缘心情忐忑地与同事一起直奔“女朋友”的家。

    一扇暗红色的大门只被轻敲了几下,就被一位面带笑容的中年妇女给打开了。

    “海缘,这是梁阿姨,这是我和你说过的阿静。”刚一进屋,同事就兴奋地介绍道。

    这时,正在洗衣服的阿静即刻站了起来。惊喜之余,她的脸上露出了腼腆的微笑。

    阿静的双手沾满了洁白的泡沫,这似乎在告诉海缘,她对于他的到来没有任何的思想准备。

    也许是被这突如其来的事情给愣住了,阿静一时竟忘了清洗双手,她一直站在原地,静静地微笑着。

    阿静的身材不甚修长,但看起来却匀称结实。短头发、浓眉大眼,那微隆的鼻梁恰到好处地镶嵌在她宽阔的眉心与红润的嘴唇之间,圆圆的脸蛋上几分红晕清晰可见。

    看到阿静的从容大方,海缘反而略显拘谨了。但也正是在那特别的时刻里,阿静的音容笑貌和美丽的轮廓牢固地定格在了海缘的脑海里。海缘无法欺骗自己的感觉,即使是第一次相见,阿静那似曾相识和美丽动人的音容笑貌就有力地吸引着他,以至于让他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

    “妈,出来。”阿静轻轻的一声叫唤打破了海缘许久的沉思。

    “阿姨你好!”梁阿姨是趁着海缘与阿静寒暄的时候走进里屋的,当她笑容可掬地向着海缘迎面走来时,海缘恭敬而轻快地问候了一声。

    “你们谈吧,我回家看看去。”海缘的同事与阿静一家是镇上的街坊,他丢下话后就径自走开了。

    海缘没有料到,同事居然没有和他商量就这样将他绣球般地扔给了阿静母女俩。

    晚饭之后,海缘和阿静母女俩一起围坐在同事家那热烘烘的火塘前。

    海缘先是平静而简单地回忆了自己的过去,然后就兴奋地描绘着他与阿静的未来。谁也没有想到,在一场事关个人婚姻大事的交谈中,海缘总能侃侃而谈,并对未来充满信心。几个小时之后,一场犹如双方都有充分准备的买卖“谈判”终于圆满落幕。“谈判”的结果是:海缘同意肩负起阿静的未来,阿静愿意跟随海缘直到永远。

    “这是终身大事,你还是征求一下家里的意见吧。”阿静妈显得很开心,但最后还是以长者的口气向海缘叮嘱道。

    海缘相信自己的直觉,虽然母亲目不识丁,但她是开明的,她也历来尊重和支持儿子的一切选择。

    海缘一次次地向阿静妈作出同样的解释,同时也一次次地坚定自己的态度与选择。

    “那好吧,等阿静她爸过几天回来后我们就把事情告诉他。”阿静妈宽慰地说,脸上一直绽放出欣喜的笑容。

    看来,阿静爸也是开明的,不然,阿静母女俩断不会如此的先斩后奏。

    那一晚,躺在阿静专门为他一个人铺好的床铺上,海缘失眠了……

    在独自盘点了自己往日恋情的悲悲喜喜之后,海缘那压在心底的一块大石头终于暂时落下。

    第二天清晨,依然细雨霏霏,低空中那微微的雨滴,似乎是在为海缘饯行一般,都在欢快地跳跃着。

    坐在归程的班车上,望着阿静母女俩那满怀喜悦的目光,海缘会心地笑了。那笑,也是甜甜的,而且,这笑已被海缘深深地装进了自己饥渴的心田里。

 

    (二)

 

    自从离开阿静家,阿静就几乎占据了海缘的整个心房。

    他努力地想象着阿静家在街上的位置,想象着在他情绪低落时给予他心灵安慰的那座房子的模样,同时也想象着阿静那张甜甜的笑脸。每当想起阿静那青春美丽的笑容,想起她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和似乎荡漾着爱的涟漪的小酒窝,一种莫名的幸福便随之而来。

    海缘几乎每天都在盼望着阿静的来信,哪怕盼来的只是一个没有内容的小信封。同时,他也几乎每时每刻都在盼望着阿静的电话,那些天的每一次电话铃声,都会让他心神不宁。

    三四天过去,不见来自于阿静的任何消息,海缘心急如焚。

    几天不见,如隔三秋。不知有多少个上班的空隙和多少个深夜的时辰,在每一个没人注意的角落里,海缘久久地捧着阿静的照片,任凭心绪自由飞翔。

    是照片放大了海缘对于阿静的思念,也是照片缓解了海缘对于阿静的思恋之苦。

    终于有一天,阿静来信了。

    捧着来信,海缘就如同捧着阿静那颗滚烫热切的心。阿静告诉他,她们母女俩见到他是如何的惊喜,在他离开她家后她们又有怎样的感受,阿静还郑重提到了她父亲知道情况后高兴的情形。末了,阿静还格外兴奋地提醒他,她父亲打算近日回家一趟。

    海缘是明了阿静爸此次回家的真实用意的,而他也确实希望能尽早见到这位已得到提前认同的“岳父大人”。

    两天后的一个中午,呆在办公室里的海缘正想回宿舍休息,突然,电话铃急促地响了起来。

    “你好!是小马吗?我是阿静。”海缘猛地拾起话筒,当听到电话里响着阿静那清脆的声音时,他兴奋得手足无措,一时不知说啥是好。

    “我爸刚从外地回来,明天是周末,你有空下来一趟吗?”问罢,阿静就屏住呼吸静候回音。

    海缘的工作还是忙,但他知道机会难得,于是就不假思索地答应了。

    “爸,小马说可以!”阿静把声音放得大大的,那份高兴分明是向着她父亲而去的。

    下班后,带着喜悦,带着兴奋,海缘独自一人搭上了一辆南去的大班车。

    傍晚时分,海缘又一次站在了阿静的家门口。

    此刻,海缘的心怦怦直跳,他举起右手慢慢地伸向那扇暗红色的大门。

    门被轻轻地敲了三下。正当海缘抬手想要再次敲门时,“吱……”的一声,门开了,门缝里随即探出一个熟悉的笑脸。

    “真的是你呀,我们刚吃饭,正说着你呢。”阿静甜甜地微笑着。

    屋里的每一个人,脸上都洋溢着欣喜的神情。

    “以为你是明天才来的,没想到来得这么快。”餐桌旁的阿静妈顺手给海缘拿过一张凳子,久久地微笑着。阿静爸是由阿静引见的,当海缘和阿静爸的目光相互对视时,阿静爸微微地点了点头。

    来得早不如来得巧,海缘即刻成了阿静家的座上客。

    海缘注意到,在他们谈话的过程中,阿静爸的脸上一直保持着一份慈祥的笑容。

    “和家里人说过了吗?”阿静爸的话和阿静妈当初对海缘的提醒如出一辙。

    海缘平静地重复了自己对于个人终身大事的一贯看法。阿静爸没有反对,他的笑容依然是那样和蔼,那样可亲。

    饭后,海缘开始认真地留心起阿静的一家来。他相信,这里肯定是他今后非进不可的家,因此,他神气十足地走遍了阿静家的里里外外。而阿静,也一直在兴高采烈地陪着海缘,到处指指点点。

    小镇的夜,宁静而美丽,尤其是在这华灯初上的时候。

    很快,海缘信步登上阿静家的二楼平台,阿静紧随其后。这一次,是海缘和阿静认识以来两人第一次单独在一起。

    “自从你上次一走,我妈就整天惦念着你,每逢有人敲门,她都会猜想是你,而且也希望能真的是你,但每一次都让她失望了,今晚,妈妈特别高兴。”

    听着阿静的话,海缘的心里甜滋滋的。这时,他下意识地抬头远望:眼前,那远远近近、大大小小的街灯都在争先恐后地闪烁着,就连那不远处的宁静的江面,也在不甘示弱地反射出色彩斑斓的灯影来。

    小镇的夜静极了,偶有周边的田野间或传来几声熟悉的蛙鸣声。淡淡的月光就那样温柔地洒在海缘与阿静的肩膀上,那数不清的星星也在动情地向海缘眨巴着眼。

    “好样的,你就应该娶她!”海缘觉得,那是星星在说话。

    “恭喜你,她就是你的了!”似乎,月亮也向海缘发话了。

    想起星星与月亮的话,海缘陶醉了,股股暖流顿时涌遍全身。

    “看,阿爸做工了。”顺着阿静手指的方向,海缘看见阿静的父母已经在楼下忙了起来。随即,两人赶忙转身下楼。

    有阿静一直开心地陪伴着,海缘的倦意悄然全无。看着自己亲手砌成的排水沟,海缘的心真有一种说不出的高兴。因为,这是他在阿静家留下的真实的痕迹。海缘多想,这条狭长的排水沟,也能把他往日的一切烦恼和忧伤统统带走!

    临睡前,海缘躺在床上独自盘算起他和阿静那不远的将来。

    那一夜,海缘辗转难眠……

    第二次离开阿静家的时候,海缘的心里确实有着太多的无奈与不舍。

    阿静就在家门口送海缘上车。在等待开车的时辰里,她始终没有正视过海缘一眼。

    “我想过几天上去看你。”阿静低着头轻轻地说。

    海缘也只轻轻地应了一声就再也没有说话,因为,那一刻,他的眼泪已经开始不听话,他只是在努力地控制着它。

    车开了。阿静站在原地,眼前却一片模糊。

 

    (三)

 

    回到单位一忙就是三天。这天中午,海缘独自一人坐在办公室,细细地回忆他和阿静见面以来的点点滴滴。

    忽然,门口的一个晃动的影子吸引了他,他定睛一看:啊?是阿静?!

    “怎么不提前说一声呢?好让我到车站去接你。”海缘一边责怪,一边迅速地接过阿静手中简单的行李。

    “知道你很忙,也很想给你一个惊喜,我是找了很久才找到这里来的。”阿静边答边用右手食指拭了拭额头上欲滴的汗珠。

    那一晚,海缘让单位里的女同事帮助将阿静安顿了下来。

    “我今天要回去了,不是上午就是下午。”这是第二天一大早阿静见到海缘时所说的第一句话。

    “怎么了?!”海缘觉得很意外,惊讶地问。

    阿静也许看出了海缘的心事,平静地说:“昨晚和你的三位女同事聊到了深夜,我好怕,她们都在盘问我,问我和你认识了多久,还有很多很多……”

    听了阿静的话,海缘觉得很后悔,他后悔不该把阿静托付给自己的女同事,以致于让她在一个全然陌生的环境里遭受麻烦。

    “那你是怎么回答的?”沉思之余,海缘急切地问。

    “我说我们一直都认识,因为我们是高中的同学。你不会怪我吧?她们都在苦苦相逼,我没办法,只好乱编一套了。”

    海缘没有怪阿静,相反,还为她有如此的从容和机警而感到高兴。

    “那她们相信了吗?”

    “不知道。但她们当中有人说:‘哦,原来是青梅竹马,难怪你们两个这么好。’呵呵,好笑吗?”看着阿静一脸高兴的样子,海缘也禁不住开心地笑了。

    “那你为何要回去这么快呢?”

    “本来就知道你很忙,但从她们的口中我就更理解你的忙了,所以即使我再想留下来,也不好打扰你太久。而且,我发现你这几位女同事对你都特别感兴趣,她们还想从我的口中探听你更多的消息呢。我和你才见了两次面,认识还不到十天时间,如果她们再次相逼,我可怎么办?说实在的,你这几位女同事也都不错,为什么……”阿静望了望海缘,没有继续把话说下去。

    “你都想哪儿去了?她们是前两天才刚调进来的,我认识你比认识她们还早呢。”

    “真的?不会吧?”阿静显出一副半信半疑的样子。

    针对阿静的疑虑,海缘作了许多解释,但却始终动摇不了她回家的念头。

    街道上,车水马龙、人来人往。然而,此刻,开心似乎都是别人的,海缘一下子无法高兴起来。

    到达车站前,海缘特意选购了一件玫瑰红的衬衫送给阿静。阿静很喜欢这衬衫的款式和颜色,但却不喜欢海缘多花钱。

    当然,这是由不得阿静的。当阿静从海缘手上接过衬衫的那一刻,她的脸泛红了,红得十分艳丽,就如同玫瑰花一般。

    准备上车时,阿静平静地说:“我很想见见你妈妈,什么时候有空带我去一趟吧。”海缘答应了,因为这也是他所期待的。

    眼看车子马上就要开动,海缘突然牵起了阿静的手。海缘的心突然跳得很厉害,他顿觉有着股股暖流从阿静的手心向他疾速地奔涌而来。

    目送班车缓缓离去,海缘心中的涟漪久久不能平静。

    海缘本来以为,送走阿静,他的心也会跟着她一同而去。可是,他错了。

    接下来,海缘就迅速地被单位新来的女同事重重包围了,他那一度曾经跟随阿静的心开始在阿静和女同事之间来回游移。

    近水楼台先得月,海缘虽然心里仍然装着阿静的影子,但那思念的温度却已远不如昨。

    此后,海缘再也没有去过阿静的家,而阿静也再也没有到过海缘的单位来。没想到,海缘和阿静所共同开启的一扇爱的大门,至此开始无限扩大,以至于变成一道可以让人随意进出的爱的空隙。

 

    (四)

 

    在这道爱的空隙里,海缘的心房向单位的一位女同事悄然洞开了。对此,阿静不吵不闹,只是常常在电话里询问海缘的有关情况。其实,阿静并不知道,正是她的不怒不争纵容了海缘爱的天平发生倾斜,而又偏偏是她的宽宏大度在深深地吸引着他,使他欲罢不能。

    此后,阿静陷入了对海缘长久的思念和等待之中。

    转眼又是半年过去。

    一天,海缘利用出差的机会,大胆而又不安地找到了阿静。正在单位集体宿舍休息的阿静见到海缘的突然出现,惊喜万分,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然而,在简单的寒暄之后,阿静脸上那兴奋的神情就开始慢慢消失。

    “你们俩的情况怎么样了,还好吧?”海缘很想见到阿静,但总害怕见面时她会问起他与同事间的事情来。这不,阿静开口了。

    “没怎么样,还是原地踏步。阿静,我忘不了你,我希望我们能有好的一天。”海缘觉得对不起阿静,因此内心也非常的自责。“你呢?”海缘接着问了一句。

    “我没什么。我和爸妈们一直都忘不了你,可能是因为你给我们的印象太好的缘故吧。知道你是好人,你也有自己的难处,所以我一直很少打扰你。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有很多亲戚朋友想给我介绍男朋友,但我都一一拒绝了。我相信缘分,我目前心里只有你,真的还无法接纳他人,所以我愿意等待。我也给自己定了个时间表,不管如何,我等你三年。如果你觉得不可能和我在一起,那你就明确地告诉我。我知道你的那位女同事也不错,我真的也希望她能够幸福。”

    听罢阿静长长的一段话,海缘的眼眶湿润了。在一个如此宽宏的女孩子面前,他一时无言以对。

    海缘坐在床沿上,透过模糊的视线,他发现阿静的双眼也一样泪光闪烁。接着,他的眼泪不由地夺眶而出。

    久久地,海缘和阿静两人默默相向。在这寂静的两人世界里,除了海缘的声声长叹,一切都处在无声的压抑之中。

    带着无限的惆怅,海缘无奈地离开了阿静。这一次,她没有送他。

    在离开阿静的时间里,海缘想了很多很多。他不曾给过阿静太多的快乐,没有相拥,没有亲吻,他只给了阿静一个遥远的承诺。

    自从有了这道爱的空隙,海缘对于阿静的思念和爱就只存在于隐隐约约之间了。他承认自己还在爱着她,但却又无法勇敢地表白。在爱的空隙里,当海缘和别人的爱情悄然发生时,这道空隙就只有阿静一人独自徘徊了。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又是一年多。

    虽然阿静定下了三年期限,但海缘知道,他和她之间的这段苦涩的恋情再也不能这样下去了,无论如何也该有个清楚的了结。

    真的有一天,阿静的电话打来了。很少提要求的她这回向海缘提出了要求,她想在她所在的城市里见他一面。

    在一个炎热的下午,海缘如期赴约了。

    夏夜,闷热而单调,海缘和阿静两个人身后的影子沿着几乎没有风的河堤慢慢地挪动着。夜间两人一起散步,是海缘认识阿静以来的第一次,可海缘也清楚地意识到,这也将是他们两人在一起的最后一次。

    两人肩并肩地行走着,许久,他们依然默默不语。

    突然,阿静开口了:“这段时间过得还好吧,你们俩的事情呢,怎么样了,结婚了吗?”

    海缘没有及时回答阿静的话,一种复杂的心情顿时涌上心头。

    海缘停下脚步,阿静也跟着停了下来。她转身静静地望着海缘,似乎一定要从海缘的眼睛里挖出答案来。这时,矛盾的心情迫使海缘的双眼渐渐模糊,他不敢正视阿静那渴求的目光,而是默默地抬头,把目光投向朗朗的星空。海缘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感觉到了阿静的呼吸,似乎听到了她那急促的心跳。

    “阿静,我爱你!”海缘终于说出了那一句压抑了很久很久的话。此刻,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就在说话的一瞬间一把将阿静紧紧抱住。

    几多悲愁,几多相思,这时已全部化作泪水暴露在那橙黄色的灯光下。

    海缘的泪水止不住地往下流,它顺着阿静那发烫的脖子,流向她那激烈起伏的胸膛。

    “不要这样。”

    阿静没有哭,她只是努力地将海缘的双手从她的身后分开来。

    “你们结婚了?”当海缘的双手离开阿静的身后时,阿静又惊讶地问了一句。

    海缘没有正面回答阿静的话,他那模糊的双眼依然不敢面对眼前的她。

    这时,阿静好像若有所悟,她忽然转过身去,独自一人倚在了河堤的栏杆上。

    面对星光点点的宽阔江面,阿静久久不语。

    最终,阿静流泪了。海缘见状,动情地把手搭在了阿静的肩膀上,他想以此抚慰她的一颗受伤的心。

    “别这样。”阿静说话了。“其实也不能全怪你,我也有责任,我也想过我们之间可能迟早会有分手的一天,但我一直还是在相信自己。一直盼望着你的到来,盼望着奇迹的出现。现在,我谁也不怪,只怪自己有缘无份。说实话,你能跟她也很好,她也很不错,我一样祝愿你们永远幸福。”

    那一晚,海缘不知道自己是怎样地离开河堤,第二天又是怎样地回到了自己所在的城市里。

    从此以后,海缘再也没有见过阿静的身影。

    大概是八九个月之后,海缘突然收到一封电报。电报是阿静发来的:兹定于*年*月*日中午十二时在*城星海大酒店与***一起举行婚礼,届时务请光临。

    看到电报的一刹那,海缘流泪了,他没想到阿静此时还能记得他。凭海缘对她的理解,她是真心的,没有半点愚弄的痕迹。

    海缘没有参加阿静的婚礼,他只在心底深处默默地为她祈祷,为她祝福。

    时间在流逝,一晃又是一年。

    一天,海缘惊奇地接到阿静打来的电话,她说她的儿子刚刚满月,现在全家很好,希望他有空时带着他的那一位到她家里做客去。

    从那以后,海缘一直再也没有阿静的任何消息,他也不知道后来的她是否会一切安好。

    海缘与阿静之间所共同留下的爱的空隙,如今再也无人占领。但愿,这一块心灵的圣地永远无瑕。


类别: 《真情莫言休》 |  评论(2) |  浏览(2578)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一共有 2 条评论
莫言休 2020-07-28 12:44 Says:
人生总会有许多偶然,但当你一路走来,就会固化成一个必然的结果。
莫言休 2020-07-17 12:36 Says:
经年文章,备忘。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