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725
用户名:  潭子
昵称:  潭子

日历

2018 - 10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31   
«» 2018 - 10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7-04-07 21:19

话别声里最多情

                         话别声里最多情

                ——观看《朗读者》(告别)所想到的

     央视《朗读者》第7期的主题词是“告别” 。“告别”的含义十分丰富,听了朗读者的故事和朗读,令我思绪翩跹。


   “告别”有多种方式,有一般的亲友送别(话别)。关于送别的话题和场面,在我国历代的文学作品中有详尽的的描写。古代军人戍边、士人远游、商人羁旅,离乡别井,追求建功立业,因而,送别诗特别多。如“千里黄云白日曛,北风吹雁雪纷纷。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何人不识君。”(高适《别董大》),“城阙辅三秦,风烟望五津。与君别离意,同是宦游人。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无为在歧路,儿女共沾巾。”(王勃《杜少府之任西蜀》)道别多是劝勉鼓励。

    送别毕竟是分离,所以,送别诗,更多是依依惜别深情的表露。“渭城朝雨 邑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王维《送元二使安西》)离别后的思念也是必然的,因而送别诗文亦多表彼此珍重与怀念之情。李白的“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赠汪伦》)、“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 送孟浩然之广陵  )等名句,更是脍炙人口,表达了挚友间的深情厚谊。








    朗读者姚晨(影视演员)现场讲述自己北漂求学时,生活艰难曾被好心“胖姑娘”收留睡木板床和当妈妈时月嫂魏姐悉心照料护理她的小宝宝的故事,两个“好心人”,“那些萍水相逢却给了我们温暖的人”,给她留下难忘的友情,姚晨朗读了鲁迅《阿长与<山海经>》,以此表达对她们的感激与怀念。台湾影视演员李立群,从台北到北京工作了20多年,是因为受母亲(北京人)的影响,而他母亲在台北去世时,她因北京工作忙回不了台北“告别”,他深情地朗读了老舍的《我的理想家庭》,借此表达他对老母亲、老北京的深深怀念,亦是流露出对祖国无限挚爱的深情。听了李立群的朗读,听众也不觉为之动容。






    有一种“告别”是“壮别”。“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返”(《咏荆轲》),送别为了崇高事业远行的人,此行有可能再也见不到面,甚至会牺牲生命,这就是壮别。壮别的场面、情景是悲壮的。

   中国维和部队,前往危险、贫瘠的地区守护世界的和平,危险随时会发生在他们的身边。2016年6月1日凌晨,中国驻马里维和部队遭到火箭弹袭击,三级士官申亮亮不幸遇难,年仅29岁。朗读者张国强和六名维和战士在感人的钢琴声中,朗读西蒙诺夫的《等着我吧》,听众一面听等着我吧——我会回来的,只是要你 苦苦地等待……”,一面想着维和英雄申亮亮的故事,特别是朗读者张国强充满激情的朗读,主持人董卿及不少在场的观众无不被打动得涕泪满面,对维和战士用血肉之躯保卫世界和平和彰显中国军人的高大形象,致以深深的敬礼。这就是“壮别”!  






    在《朗读者》的舞台上,朗读者程何与音乐剧中扮演堂吉诃德的演员刘阳共同演绎了一段《我,堂吉诃德》。他们一人朗读塞万提斯小说《堂吉诃德》节选,一人高歌《我,堂吉诃德》中的歌曲《不会成真的梦》,以此献给已逝的译者罗颖珊,以及敢以此生,去求索遥不可及的梦想勇士们。这也近似“壮别”。程何,一位90后的女孩、保送清华、理科学霸,有着书香门第的好家世,然而她却在21岁的时候,放弃了清华推研直博的机会,选择了一条从未有人走过的路,全国唯一一位职业音乐剧译配。很多大家耳熟能详的中文版音乐剧,像《我,堂吉诃德》、《音乐之声》、《猫》、《妈妈咪呀》,几乎都是经由她翻译而来。“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这需要何等的勇气。这就是“壮别”!正如主持人说告别,不是遗忘,而是转身;告别,不是放弃,而是开始!无数的告别也构成了人生百态”。听众为程何“要为心而工作,而不是为生活”追求梦想的行动,给予深深的祝福。为了正义的崇高的事业,放弃舒适安逸的生活,告别亲友勇敢地去远行追求,这就是“壮别”。






    还有一种“告别”是“诀别”。那就是死别,一别从此不能见面,那肯定是非常悲痛的。但有些人却会异常沉着冷静,把深深的思念留在心底里,继续去完成先人未竟的事业。朗读者著名作家曹文轩,将他和父亲的真实经历融入到了自己的思想和笔触中。他朗读半自传式的作品《草房子》献给他的父亲。曹文轩十四岁时得了大病,是父亲背着他四处求医把他从死亡中挽救过来,在治病的过程中父亲曾经泪流满面痛哭过几次,曹文轩也以为自己会死,有过几次“虚拟的告别”。当年老的父亲突发心脏病,家人来电话,说父亲想与他说说话。父亲用微弱的声音叮嘱他: “我会好起来的,你不急着往家赶,你写你的东西。”曹文轩来不及回家“告别”,父亲就走了。这突如其来的诀别,让曹文轩更加深刻地理解了生死,理解了爱。他深有感触地说:“文学千百年来都在做着同一篇文章——生离死别。”他把对父亲的爱,埋在心底,把“死别”变成一种力量,拿起笔继续写出更多的好作品奉献给读者,这是他对父亲最好的纪念。201644日,曹文轩获“国际安徒生奖”,是中国作家首次获该荣誉。






    中国当代作家王蒙先生,2012年王蒙先生与妻子最后告别,再也无法见面。一生坎坷颠簸,妻子始终陪伴在王蒙先生身边,相濡以沫。在《朗读者》舞台他朗读了自己的作品《明年我将衰老》选段献给妻子和三个孩子。告别虽然有酸楚,王蒙年岁已大,但心却不老,他把“诀别”看作“只是一个刚刚开始的梦,一个尚未结束的故事”。开朗地面对晚年的生活。在王蒙的朗读中,听众听懂了他对生活的理解,听懂了他对人生不悔的信念。


   “告别”是人生离不开的话题,不管是暂时的“生离”,还是永远的“死别”,人总是绕不开“告别”。好好珍惜现时身边相处的亲人、友人、同学和战友,好好为远去的人祝福、祈祷。正如宋代大文学家所说“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2017-4-6

 

 

 

 

 

 

    

 


类别: 阅读欣赏 |  评论(3) |  浏览(74211)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一共有 3 条评论
ljk10139768 2017-04-09 17:52 Says:
【评论未审核】
潭子 于 2017-04-11 15:50 回复:
谢谢光临。致以亲切的问候!
ljk10139768 2017-04-09 17:52 Says:
【评论未审核】
财富驴之撩客(未登录用户) 2017-04-08 15:47 Says:
【评论未审核】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