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20031
用户名:  红颜弹指
昵称:  红颜弹指

日历

2021 - 1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      
«» 2021 - 1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6-05-29 22:48

夜戏

  

                                                               文/红颜弹指

一年过去,我仍是不时想起去年清明陪妈妈返乡时观看的那几出夜戏。

那是一个在粤东的小镇上,我妈自幼生活的地方。老家的房子,是那种细细的青砖灰瓦房,进门是大堂,左右各两房厢房。当年外公分家时,分到了一半的大堂和右边的厢房。后来外婆到南宁陪我们时,把大堂的一半产权卖掉了。镇上成片的老房子大多已经丢空。有条件的人家都已盖了新房搬走了。

回到老宅子时,没料到还能看到一户亲戚仍住在老宅子里,她叫我妈做姑,算是我表嫂。因与媳妇不太和,故与丈夫和孙子回到了老宅子里住着。每天起早贪黑的干活,晚上泡糯米洗粽叶,早起煮好了就骑了车沿着各街各村叫卖,傍晚才回来。每只粽子只赚五毛钱,几十年如一日。

寒暄过后,表嫂告诉我妈,晚上祠堂那里会有潮州戏,连唱几天,从昨晚(四月五日清明)就开始了。我妈一听兴趣就来了,草草吃过晚饭,就要去祠堂占位等戏。

小镇上的人多信佛,潮州人对信义和孝道看得较重,因此家祠往往是当地建筑里最华美最得体的,由族人共同捐钱兴建。到得祠堂,我们自觉烧了香捐了香火,然后陪同的小妹妹领着去取了长条的方凳,看守祠堂的白发老人照例交待了一句:“用完要归还原位哦”

应了一声,就搬着凳子出去了。

祠堂前的空地上,戏台是早就搭好了的,简易的棚子,后面防水塑料布围了起来做后台。戏台上重帘堕堕,华幕低垂,灯光音响竟是相当专业。不时有穿着戏服化着浓妆的人出出入——搬着抬着戏箱道具什么的。

好奇的小孩子一早就围在后台,透过防水布隔栏的缝隙,偷偷瞄着后台的娘子、相公、丫环等互相对镜描描画画。我一个大人总不好也钻着去看吧,于是在戏台边上转悠着。看到卖酸品的老头忙个不停,也帮衬了一下他的生意。

渐渐的周围坐满了观众,一口口浓郁的乡音听着真是好亲切。很久没有像这样坐在简易的凳子上看戏,蛾蚁什么的围着昏黄的灯光飞来飞去,感觉仿佛又回到了童年。等了又等,终于锣鼓响起,大家都是精神一震,要开始了,真是有点儿小激动呢。

却不料戏前还是有个仪式的,从祠堂中鱼贯出来了一群白发老人,目测7080岁左右了,端着红布盖着的仪礼,走到台前,台上早已站了金童玉女两人,等着。然后众人行礼,读了一番仪文,听得也不太清楚,大意是清明祭祖,由族中的华侨领头捐了银钱举办这一场盛会,以不让潮州文化的代表潮戏失传,且告祭祖先英灵云云。

然后,正戏便开始了。帘幕升起,华灯初上,一幕深宫内院的场景。一位贵妇在台上咿咿呀呀地唱了起来,宫女太监,倒也入戏,一举一动,有板有眼的。舞美、道具、演员、戏服,整体均是相当讲究,听那唱者的功底,一举手一抬足,应该也不是一天两天能练出来的。真没想到整个戏的质量倒还不差,听说是普宁第一的潮戏团出演的。

虽说打小跟着父母说潮州话,可是真正回到潮州地区,却发现我们那种话早就四不象了。人家潮州话说得慢些倒还听得懂,唱起戏来,没有一边打出来的字幕可看的话,我就基本傻了眼。

这潮戏是父母的至爱,打小便听着他们不时放着录音跟着唱,挺自得其乐的样子。可在我听来,没有江南丝竹之悦耳,没有西北风之豪迈,更没有港台之音的霏霏……颇有点嘈杂难听的意味。

可年岁渐长,心态与感受都不一样了 ,换了种角度来看,这种改良后的潮戏也自有其独到之处。咿咿呀呀之间,一股浓郁的乡愁淡淡袭来,台上的卿卿,台下的我我,人生也不过是戏一场,梦一场罢了。

今晚的戏,在昨晚已演了上半部,继续着才子跳上龙门,负心薄倖,佳人一再相守,累及家人遭遇不幸的故事。(类似陈世美的故事,在古代被人唾弃,在现代可再寻常不过了。)最后,终于是英明的皇帝主持了公道,挥泪将那奸人处斩了事。惩奸除恶,道义已全,台下看得倒真是心满意足。殊不知这样的桥段,在现实生活中基本是童话或传说。

我妈看得目不转睛,按往常这个时候,早已一边占着电视不看,一边呼呼大睡的人了。却没料到能看得这么入神,一点倦意也没有。

我却是站起坐下好几回。陪老妈看戏这种孝心,有一次两次就行,多了还真吃不消。想回房休息一会儿吧,可看看通往老宅子那条没有灯光的小路,周围空荡无人的宅子,还真有点儿心悸。

算了再等等。这一等就从十点等到了十一点多,近十二点了,才唱完了这一出戏。观戏的人年轻的已经散去,年老的却还津津有味,戏一散场,照例是一场热闹,收拢凳子,归还原位,收拾东西,呼儿唤女,各家各人找齐了,打亮了手电筒,挨个沿着老宅子边上的小路走回家去。

下起了小雨,沥沥地打在路边的榕树、竹叶、瓦片上。微弱的手电筒的光线晃过,一边无人的老宅在沉幕的夜色中静默着,略带些许悲凉和黯淡,人声一过,依旧被人遗忘。

不知怎的,这一场夜戏,如同烙印,深深地烙在我的心上,永生,不忘。

本图片已被缩小,点击查看原大小图片。



  本图片已被缩小,点击查看原大小图片。



  本图片已被缩小,点击查看原大小图片。



  本图片已被缩小,点击查看原大小图片。



  本图片已被缩小,点击查看原大小图片。



  本图片已被缩小,点击查看原大小图片。



  本图片已被缩小,点击查看原大小图片。



  本图片已被缩小,点击查看原大小图片。



  本图片已被缩小,点击查看原大小图片。


类别: 情感 |  评论(4) |  浏览(9565)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一共有 4 条评论
倒骑牛 2016-06-01 00:15 Says:
【评论未审核】
倒骑牛 2016-06-01 00:14 Says:
【评论未审核】
倒骑牛 2016-06-01 00:14 Says:
【评论未审核】
倒骑牛 2016-05-30 11:42 Says:
【评论未审核】
红颜弹指 于 2016-05-30 19:46 回复:
还在呀,你乱讲莫老爷,我告诉他听,让他拿相机来羞你。哈哈哈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