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45339
用户名:  ljk10139768
昵称:  苍山梧水

日历

2018 - 10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31   
«» 2018 - 10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5-06-25 00:34

廖静文:徐悲鸿和我一起到广西




廖静文:徐悲鸿和我一起到广西
李俊康



    6月16日,徐悲鸿大师夫人廖静文先生在北京家中安然逝世,享年92岁。
    消息传来,我不由得想起了当年廖静文先生到南宁出席广西艺术学院庆典活动的一段往事。虽然十多年时间过去了,感觉却犹如昨天发生的一样,特别是廖静文先生与徐悲鸿大师对广西艺术教育的关心及一往情深,在八桂大地更是传为佳话。 

    漓水滔滔,独秀苍苍  

    1938年,徐悲鸿大师在“桂林抗战文化城”倡导建立广西艺术师资训练班,从那时候开始,广西艺术学院走过了风风雨雨的60个春秋。1999年,借庆祝院庆60华诞之际,学院邀请徐悲鸿大师夫人廖静文先生到邕参加庆典纪念,为院庆活动增添了不少喜庆的气氛。
    “我感到悲鸿和我一起到广西来了,因为悲鸿那么深深地爱着广西,如果他活着,他一定会来的。那天在南宁机场,当我走下飞机舷梯的时候,我感觉到悲鸿也和我一起走下飞机来了。”当国画巨匠徐悲鸿大师夫人廖静文先生在广西艺术学院庆祝60华诞庆典上说出上面一番话的时候,全场听众无不为之肃然起敬,随之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廖静文先生生于1923年,她身材修长,满头乌黑秀发,看上去庄重、沉稳,比实际年龄年轻不少。庆典那天,她和广西艺术学院黄格胜院长等领导嘉宾为学院庆典活动剪彩揭幕,撑着各式花伞的观众和学生挤得水泄不通。鲜花、彩旗、笑脸、汽球、人群组成了一道亮丽的风景线,电视摄像机、照相机忙个不停。
    在庆典活动座谈会上,我作为主持人,正忙于请文化部和各兄弟艺术院校的领导教授发言。廖静文先生端坐在我的身旁,一会恳切地问我:“我可以讲一讲吗?”我不禁喜出望外,便赶紧回答:“完全可以,您讲多长都可以。”於是廖静文先生慢慢地讲开了:“1935年,悲鸿不堪忍受国民党反动派的迫害,从南京来到抗日后方桂林,是广西人民在悲鸿最困难的时候接受了他,给予他帮助,使得他在广西能开展抗战文化活动和实践他的美术教育思想。1938年,在他倡导下创建了广西艺术师资训练班。”停顿丁一下,廖静文接着说,“悲鸿离开南京的家,在桂林认识了我,又找到了新的家。悲鸿那么热爱广西,如果他还活着,他一定和我来广西的。”
    廖静文先生的讲话把我们的思绪一下子带回到半个多世纪前的桂林,在那段艰难的日子里,徐悲鸿、满谦子、马卫之、张安治、陆华柏等许多著名艺术家聚集在桂林并先后在广西艺术师资训练班任教讲学,为国家培养了一大批艺术人才。我们静静地听着,深深地为她的讲话所感染,耳畔仿佛又响起了1939年由张安治作词陆华柏作曲共同创作的广西艺术师资训练班班歌:
    漓水滔滔,独秀苍苍,我们挥动画笔,我们歌声高放。步伐整齐,热血满腔,在困苦中学习,在战斗中成长……
    这首冰封了半个多世纪的歌曲,直到上个世纪末才被挖掘出来,并被宣布为广西艺术学院院歌。
    下午,在庆典大会,廖静文先生又一次说到了她和徐悲鸿大师在桂林相识,钟情于广西的往事。他们对广西深情的爱感动了大家,为此,全场报以热烈的掌声。

    与阳朔山水的不懈缘纷

    在以后的日于里,我便毫无拘束地和廖静文先生聊了起来。她告诉我,她对广西的感情是紧紧地和徐悲鸿大师联系在一起的。廖静文是湖南长沙人,1942年刚19岁便只身从湖南来到桂林,当初原想报考广西大学,因为日机轰炸错过了考期,便在桂林一文王团当合唱队员。一次偶然的机会,中国美术学院筹备处在桂林招收图书馆管理员,廖静文以笔试第一名的成绩参加面试,没想到考宫竟然是徐悲鸿大师,最后被录取了。就这样,廖静文和张安治成了徐悲鸿大师的学生和秘书,她深深为大师的学识才华和爱国热情所感动。
    我问及廖静文先生在广西最难忘的一件往事,她沉思了一会,便向我娓娓诉说了自己和徐悲鸿大师一起去阳朔的故事。一次休息日,廖静文向除悲鸿大师提出能否租一条小船和同学去阳朔玩,没想到似乎有什么东西打动了大师的心,他竟答应和廖静文一同前往阳朔。一路上大师显得很兴奋,一会儿在画夹上构思《国殇》的草稿.一会儿和廖静文并肩坐在船头上欣赏阳朔迷人的山水风光。大师说他到过阳朔多次了,1936年初刚到桂林不久便到阳朔去住了一段日子,还曾刻有一图章,文曰:“阳朔天民”,可见大师对阳朔山水田园风光的谜恋程度。从桂林到阳朔,小船整整行走了一天半。到了阳朔,大师便牵着廖静文的手走到一座他曾经住过的房子里,看到院前两颗高大的玉兰树,大师异常激动.用手掌轻轻地抚摸着那粗糙的树杆。像是见到了久别的老朋友似的,嘴里在喃喃说着什么,又像是怀念那房子原来的天然情趣。说到这里,廖静文对我说:“悲鸿热爱广西的一草一木,热爱广西的各族人民。悲鸿非常牵挂广西,他在十分艰苦的条件下,还把他在南洋举办画展筹集的款拿出部份用于广西的美术教育事业。”她还告诉我:“大师最喜欢吃广西的荔浦芋头,我则对广西的裹蒸棕是情有独钟。”尽管半个多世纪已经过去,廖静文诉说起那段往事就像昨天刚发生的一样。在廖静文先生沧桑而沉稳的脸上,我从中读出了她对大师深情的爱以及和广西山水不懈缘纷的个中秘密。
    在阳朔落日的余辉下,除悲鸿与廖静文的心紧紧地靠在一起。从此,他们不再孤独。毕景,阳朔是廖静文先生和徐悲鸿大师相识相爱的地方,这也难怪廖静文先生对阳朔、对广西有一种特别的感情。

    宁方勿园,宁拙勿巧

    谈到徐悲鸿大师的美术教育思想,廖静文先生说大师一生都为实践这一思想而努力奋斗,除了倡导建立广西艺术师资训练班外,还积极筹建重庆中国美术学院。徐悲鸿大师是一位现实主义画家,提倡艺术要反映真实的生活。他的治学态度十分严瑾,要求极为严格,不允许有一丝之差。艺术贵在创新,大师要求学生不可墨守古人的陈规,而要在艺术上有所发展和创新。大师极力主张对素描基本功的扎实学习,提倡用炭精来画素描,那样画出的画的层次更加分明。大师还要求学生学会默写,那样才能落笔有神,以便达到举一反三、事半功倍之效果。此外,大师提出的“宁方勿园,宁拙勿巧,宁脏勿净”的画法很富于哲理性,指导很多学生走进艺术殿堂并学有所成。
    徐悲鸿早年曾留学日本,后又到法国巴黎师从达仰,布佛莱大师学油画,徐悲鸿的油画、国画俱佳,他学贯中西,善于吸收西方绘画技法,继承中国优秀传统而独创一格,作品有强烈的时代感。徐悲鸿大师善画马,并以画马而闻名中外,在法国巴黎时,大师便经常去马场画素描速写,大师笔下的马个个栩栩如生,呼之欲出,那飞奔的骏马寄托着大师对光明对美好对明天的热切追求。徐悲鸿大师的油画很大气,取材于中国历史题材的油画《田横五百士》着重表现了富贵不能淫、感武不能屈的高尚气节。1937年,徐悲鸿在桂林创作了有名的国画《漓江春雨》,表现了桂林春天的迷人风光,表达了大师对祖国壮丽河山的爱恋。
    廖静文先生说:“徐悲鸿大师是一个很有骨气的人。他拒绝给蒋介石画像,相反却为孙中山画了像,四处奔走去解救狱中的共产党员田汉,并和田汉一起在桂林积极投身抗日救忘运动。”徐悲鸿大师平时乐于助人,对前来求画的人有求必应且十分认真。在成都,一次廖静文伴随徐悲鸿大师乘坐一辆马车,马车夫是一位善良的老人,他那颗善解马意的心深深感动了大师,临走,大师送给了马车夫一幅奔马画,马车夫感激不尽。徐悲鸿说:“一个人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而能够自拔,才不算懦弱啊!”大师就是这样一个诤诤铁骨的人,周恩来总理十分称赞大师的这种精神,并亲笔题写了《悲鸿故居》的匾额。
    廖静文是一位才女,解放前曾在成都就读金陵大学半年,1953年在徐悲鸿大师去世后,又到北京大学中文系学习直至毕业。1957年,廖静文先生开始担任徐悲鸿纪念馆馆长。1982年廖静文发表丁她的自传体小说《徐悲鸿一生》一书,在书中她倾诉了对徐悲鸿大师深情的爱,该书一版再版,发行几十万册,并译成多种文字介绍到世界各国去。受大师耳濡目染的影响,廖静文又勤奋好学,其诗词书法造诣颇深,此次广西一行,在南宁、北海留下了不少墨宝,深得众人称颂。

    守望大师的女子

    那一天,在广西博物馆休息室,我拿出廖静文先生著的《徐悲鸿一生》一书给她看,廖静文先生翻看着这本最初版本的书籍,回想此次广西之行,不禁感慨万千,欣然提笔写道;
    十分感谢你读了这本书,生活对于人的考验是严峻的。回顾悲鸿曲折的人生道路,我感到要义不容辞地继承他的遗志,学习他那种人不可有傲气,但不能无傲骨的精神,而这在现实生活中,又是多么艰难。悲鸿是一个感情真挚的人,他深深爱着广西,盼望他的美术教育思想能在广西体现。今天,广西艺术学院发展得如此壮大,可惜他未能亲自看见。我热烈地代表悲鸿祝贺广西艺术学院取得更大的成效,为国家培养杰出的德艺双馨的人才。(廖静文 1999年6月19日)
    当我问及书的扉页上那张画像时,廖静文先生说,那是1943年大师在重庆给她画的油画,画面上的廖静文左手托腮正在凝思。廖静文先生回忆起作画的那一天,她身穿一件蓝色的旗袍。廖静文对我说:“画家是喜欢色彩的,我若能有一件花旗袍效果会更好。”这幅画可以说是大师送给廖静文小姐最珍贵的礼物,她一直小心珍藏着。后来廖静文先生把画像放在《徐悲鸿一生》的扉页上,并在右下角端正地写道:
    谨以此书作为一束洁白的、素净的鲜花,敬献在悲鸿的墓前。
    1945年,廖静文和徐悲鸿大师结婚,仅共同生活了8年,1953年徐悲鸿突发脑溢血逝世,当时廖静文年仅30岁。徐悲鸿逝世后,廖静文把巨大的悲痛深深地藏于心底,将徐悲鸿留下的1200余幅作品,及其收藏的近代著名书画资料等万余件全部捐赠给国家,同时捐出北京的一套寓所以建立徐悲鸿纪念馆并担任馆长。   
    后来,廖静文曾经有过一段短暂的婚姻,只因对方不能够理解并尊重她对徐悲鸿的感情,很快他们离婚了。廖静文坦言这是她一生最遗憾的一件事。2003年,在徐悲鸿逝世50周年,廖静文说:“如果真的有黄泉,百年之后我和悲鸿能再见面,我要哭着把头靠在他的胸前,向他诉说这五十年来我对他的思念。”
    受徐悲鸿廖静文夫妇的广西情结所影响,广西艺术学院聘廖静文先生为终身名誉教授,并建立徐悲鸿纪念馆,以纪念大师对广西艺术教育作出的杰出贡献,廖静文先生亲自题写了牌匾。
    廖静文,一个文静的弱女子,却是一生守望大师的强者。纵然斯人已逝,她与大师演绎的爱情故事及广西情结,依旧深深地牵动着八桂儿女的心。










类别: 文化逸品 |  评论(1) |  浏览(45734)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一共有 1 条评论
江湖最瘦哥 2015-06-26 21:41 Says:
【评论未审核】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