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845762
用户名:  风云梦
昵称: 

日志分类

日历

2017 - 9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 2017 - 9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4-11-25 19:47

何处是我家

何处是我家

 

蓝四,吉祥屯人,是上世纪七零后。上过初中,在那年头那山旮旯里,能有这个水平和文凭的人少之又少,属于物之稀者。因排行第四,故而毕业后,父母皆苍颜白发了。

母亲曾多次劝蓝四,赶快找个女人把终身大事给了了;更说自己时日不多,如不早谋此事,恐难以实现为儿娶妻生子之大愿矣。蓝四倚着自己还比别人多会几个字和年轻,说先出去闯荡江湖几年,再谋不迟。每年过春回家,已病入膏肓的母亲流着泪对蓝四说,再不考虑婚姻问题则母无机会再为子操心了。于是不等蓝四答复,母先找人为之相亲,女人就要到手,却终因蓝四不中意与母亲大骂一场并把人家姑娘耻笑一番而罢。

如此又过了一两年,母亲被病魔夺去了生命。蓝四开始考虑起女人来。这回,他自己亲力亲往相姑娘。可是人家都嫌他老了,更觉他出口不逊、言语不净、样貌不扬,因此每次往来,都无所收获。渐渐地,打工的钱也不能省下来。家里只有一个老父亲,老房子也因日久不修变得破陋不堪了。而周围人家的楼房却如雨后春笋般,把蓝四那矮小的木房压得几近扁了。

过年时,蓝四与父亲大骂了一场,说没给他娶媳妇,还大打出手。蓝四人已过三,这回连年轻的寡妇也看不起他。他开始变得很敏感,脾气慢慢地也暴躁起来。一般人最好不要去和他攀话,否则稍有不慎一定要遭到他的一番狠骂。

当年的高文凭,后来却被屯里的大学生给比下去了;当年的意气风发,后来却慢慢地成为村里的单亲老光棍;当年的雄心勃勃,后来却成为酒后喋喋不休的牢骚。

蓝四一过年,还是去打工,可是钱很少能存得下来。有人说他经常去花街柳巷,又有人说他沉溺于喝大酒抽大烟。

三年前,蓝四在海南的某个橡胶林里上吊而死,被埋入地下三米多深。死因据说是与侄女丈夫闹了矛盾,不甚明了,反正过年时他再也没回来。

 

三文,单多屯人,初小学历。母亲因身体蜷缩很早就走了,父亲在母亲走后的几年,因穷困潦倒也盍然长逝。这都是十多年前的事了吧?父亲走后不久,三文也失踪了,这当是八九年前的事了吧?

期间,曾听人说,三文去打工时,被人变卖了,竟不知回家的路;又说,是他自己走失,没钱找路回家。

后来,三文被他的侄女找到了,在广东某个打工场的角落里。到去年吧,三文终于回到了屯里。他变了许多:眼睛失去了许多光彩,如同瘪坏了的老马,静静地站在黑暗里;从额头那纹路看来,岁月没给他留情面;从他走路的姿势和低头的样子,他似乎被什么东西给蒙住了;记得当年他站在人前有许多话的,可现在却很少见他开口,甚至有时还答非所问;还有的就是酒比以前喝得更多了,这个不是说他量高,而是他更加离不开酒了。他也有许多没变的地方,比如他很少洗脸,以前也就每次出街才洗一次吧,现在还是一样;他穿的衣服仍然是当年那个样,虽然看起来是不久前买的,但也看出已多日没洗了;他在人们面前依然是只有听话的份,很少发表见解;他依然愿意去帮人们干活,但显然没有当年的积极和气力了;再有,他依然是个光棍,而且是个老光棍了。

关于这一点,听人们说,当年母亲还在世时,也督促他赶快找个女人的。可是因为自身原因和各方面问题,终于没有找到。他大哥二哥是都成家了的,也都生儿育女了。自从父亲走后,他住的那所老茅房也跟着倒塌了,从此只能寄住大哥家。因为有点懒,虽已二十五六七,也照样被哥当作小孩骂。哥也曾为他找过老婆,但因为他自己不主动和条件不好,都未成功。丢后的几年来,几乎被人们所忘记。

三文回来后,曾在屯里跟老人们一起做工,后来跟邻居外出在砖场干活,因为不积极和不得力被退了回来。

回来后的三文,独自居住在二哥家里(其家人全部外出打工了),他从屯外买来十几斤白酒,每天喝酒度日。酒壶放好在床头,喝醉时就躺在床上睡觉,睡醒了再喝,喝醉了又睡,如此循环。不吃饭,因为米也没有,柴也没有,甚至水也没有。

到第三天早上,还在屯里过活的大哥,突然记得好像老三已几天没见影,就随便过去敲门。可是里面悄无声息,一推门,门就开了。三文躺在床上,睁着眼睛,旁边那壶十来斤重的酒没盖住。老大走过去摇了摇三文的身体,从脚动到头,已僵硬;拿手去那睁着的眼前晃了晃,已不动;再去探了探鼻息,已无。

三文死了,死在清明节前玉米苗儿正冒出那嫩绿的几片小叶时。

 

吴大,卡里屯人,上个世纪八零初人,初小学历。先天有点智障,走路两脚开开的,嘴巴经常性开着,露出那傻乎傻乎的笑。脸上时常像没洗过一般,总是有一点两点的黑,有时集中在鼻尖。

因为他这个形象,所以便于记得。读完初小后,就被老头带着出去闯荡了。这以后的事,只有那些他回来的年里才得知。出去后的他有些改变,比如会说一口较流利的普通话,见到了不少山外面的新鲜事——汽车火车、帅哥美女、电视电影、上网玩物等等,还有就是穿着时髦了许多。

在那些新鲜事里,他最爱跟大家谈论的就是美女了。有时还说了一些与此有关的词语,如“好靓”“调戏”“开房”之类的,每听到此,乡亲们都知道,那一定是老头教他的。

过年时,吴大与他爹妈一家三口又回来了,但由于当年走之前他们住的一间茅房被火烧得过于干净,所以只能寄住在堂族家里。吴大与邻里调侃照例离不开女人。但人们慢慢就发现,他只谈,却不见带得个把回家。于是,人们就揄揶他。有些好心的,就说,年纪不小了,叫老头老母在乡里找个合适的,做老婆吧。这时,吴大就冽开他那本来就张开的嘴,嘿嘿地笑,蹦出这样的话:那些太土了,我还看不上呢?

前年的某个季节,因为老母得病,一家子赶回屯里。不久,老母一命呜咽。后事完了之后,吴大与老头继续出外谋生。与前不同的是,这回少了一个人。或许这样一来,他们两个男人更加没了包袱和顾忌。因为之后的事似乎证明了这一点。

这事发生在今年秋季里,吴大因为得病被迫回到屯里。那病的地方有点惊人,是长在了不该长的地方。人们有许多猜测——染霉毒,得艾滋?反正说不准。几个星期后,吴大终因不治身亡。听家人说,病的地方长了不少虫子。唉,真可怜见的!

吴大,跟随他老头在外面闯荡江湖,首先搁掉了妈妈,后来把自己也给丢了。现在,大约只有他老头子一个人在那花花世界里孤军奋战了。

 

如上三者,不知自己什么时候来到了这个世界,大概也不知自己在这个世界上怎么活,最后可能还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走了。

来时糊里糊涂,在时糊里糊涂,去时也是糊里糊涂!

穷困多么可怕!

没有见识多么可怕!

有了见识却不会合理运用多么可怕!

活着没有目标更是多么可怕!

这个社会,什么都变,变得很多时候人连自己都找不到!于是,有些人就被潮流吞噬,被社会抛弃,被人们遗忘!

我们时常感到有些东西是多余的。但作为人,活在这个社会上有没有多余的?

我们时常会笑老人们的迂,以为他们督促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是封建思想,以为他们担心自己的子女个人问题是多余,却不知道那隐藏在其中的伟大奥妙——人活着的目的是什么!自然,能够为大事业奋斗的英雄豪杰智者贤人,还有那些达官贵族、名门显第是不在此列的。

在农村,在山旮旯里,假如到一定年龄,还没有成家,那就差不多走上没有目标的路,没有目标的路离绝路还远吗?

成家了,养妻生子,自然考虑着立业。那么活着就有寄托,就有目标。为目标而活着,就是一种希望!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2) |  浏览(19544)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一共有 2 条评论
vfdnv33 2014-11-28 16:09 Says:
【评论未审核】
LQP123@blog 2014-11-27 15:06 Says:
【评论未审核】
发表评论
用户名:已有帐号?登录
表情 [更多]
看不清楚,换一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