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91355
用户名:  qlsheng
昵称:  qlsheng

日志分类

日历

2017 - 11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  
«» 2017 - 11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2-08-07 10:28

不吸烟

不吸烟

qlsheng

父亲是老师,别的不敢说,抽烟无人能敌。一天两包雷打不动,有多没少!国家三年经济困难时期,烟瘾不减,天知、地知、你知、我知,还有那架覃氏制造的卷烟机,可以作证:只要是他有一丁点空闲时间,闭着眼我也能找到他:一定是端坐在卷烟机前,“叽叽嘎嘎”地操作他那台破机子;连我也上阵帮老爸卷过不少纸烟哩。

按理说,有其父必有其子,基因遗传嘛。但怪不怪,我们兄弟仨都不吸烟,深得邻居好评。他们教育孩子不吸烟时总是说:“瞧人家。”我也不解释,只是掩嘴偷笑:白赚!

其实我不吸烟纯粹是死爱面子。

196515岁初中毕业,作为曾经是班级学习委员的我就插队去了。你肯定说:吹!成绩好为什么不读高中呢?是啊,也难怪人家有疑问。在今天,肯定说你吹大牛了,而且我所就读的南宁市第八中学,当时又是全市赫赫有名的“排排坐吃果果”,中考坐头把交椅的学校(那几年没有重点初中,我们班52人,有4人考不上高中、中专,我中了头彩也位列其中)。其实,要说也不难理解,1965年正是贯彻阶级路线最劲的时候,在“红五类”(革干、工人、贫农、下中农……唉,恕我老朽,记不清了)中,广为流传的“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来会打洞”的言论,只要你略知一二,便知其厉害了:中考,当然是考老子,不是考儿子的!

1965年下乡插队的大背景是:家庭成分大都是些黑不溜秋的“黑五类”(“地、富、反、坏、右”,与“红五类”相对),又赶上插队,苦闷就不用说了。女的不知道干什么去了;男的只知破罐破摔,抽烟、酗酒很正常。酗酒,没钱,又想马儿跑,又想马儿不吃草,当然只能喝些极端便宜,又是高度的、能点得起蓝色火熖的、极上头的木薯酒了。酒,这玩艺正对我们老插(以示与1966年后大批量上山下乡“新插”相区别)的胃口了,借酒可以浇愁,就是发酒疯也可蒙头在知青集体居住点里发泄,第二天却依然可以人模狗样地扛得起大锄——知青上工咯。

抽烟的不行,面对的是大庭广众,而且是人都知道要有来有往:人家老是好烟地侍候,你老是孬烟的干活,不用别人吭声,自己也觉脸上无光。干脆,咱不抽,用不着“有来有往”,奈何?!有人说话要了:死爱面子活受罪!看得出我在发点小牢骚。其实,我在文章中埋怨上山下乡也不难理解,用电视连续剧《知青》的作者梁晓声的话说:“对知青来说,无怨无悔是说不通的。大多数人不是自觉选择,是被运动,被上山下乡,谈不上无悔。有一部分人可以说自己无怨,但相当的一部分人,有权利而且有充分的理由有怨。”

当时,不抽烟在劳作中是很吃亏的。女的辛苦劳作时,可以找个借口,休息一下:解解手先。这“一下”就“下”到10分钟以上了。男的呢?不行!解手用不着太隐蔽的地形就可以迅速解决“战斗”,以解手为借口显然不明智。但是,男子善于变通:吹一斗“喇叭”(烟)先;一来二去,耗它10来分钟也没问题。我不抽烟明知吃了大亏也没办法,按他人的话说:谁叫你死爱面子呢?活该!

想不到“十年河东,十年河西”。全靠文革后上了点学,读了点书,知道如今,讲究科学蔚然成风,知道人的寿命与吸烟有一定关系,不吸烟反成了时髦。当时要是知道这些,该多好呀;我就可以理直气壮了地说:为了生命!有时我会这样想,呵呵!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3) |  浏览(13301) |  收藏
一共有 3 条评论
GUI123 2015-09-13 22:35 Says:
【评论未审核】
wei符号 2012-08-09 22:31 Says:
【评论未审核】
11(未登录用户) 2012-08-09 14:41 Says:
【评论未审核】
发表评论
用户名:已有帐号?登录
表情 [更多]
看不清楚,换一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