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89316
用户名:  折翅的苍蝇
昵称:  折翅的苍蝇
来自:  广西 南宁

日志分类

日历

2018 - 9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      
«» 2018 - 9 «»

存 档


日志文章列表

2012年01月08日 16:27:16

阆中一夜

  在这个拥挤而喧嚣的城市里,偶尔回忆一些趣事,你总会发现生活突地变得很美起来。  上帝给了我聪明的头脑,我却拿来糊思乱想,就如今夜一样,越是糊思越是乱想,越是是乱想就越是觉得这生活的美,美得让你越是回味越觉得可爱。  从重庆赶到四川阆中市时,已是接近中午了。穿过一座又一座城市,绕过一座又一座高山,我们在这个小得有点儿像小院子的镇上下车了。在烦忙之中小妹夫也已提前在那里等候我们一小会儿了,他带着另一个老乡。  从穿过贵州越过重庆,再进入这个“老不离蜀,少不入川”的地方,我们就已经深感这里的路犹如登天一般地难。于是,我们决定他们开来的两部摩托车都由我们兄弟俩开驾驶,毕竟他们俩都是新手,在这种盘于山腰的蛇行道路上又载着我们实在是危险之极。  这里的山比重庆的还要多还要高,雾也更大。我想,如果没有雾那该多好啊,在道路两边到处都长着原始森林一般茂盛...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2218)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2012年01月06日 15:58:34

重庆一夜

  去到重庆已经是下午六点多了,坐了两天一夜的车很是疲惫。  云里雾里的,没有风,对于生在南方长在南方的我来说,这种只有神话故事里神仙住的地方才有的云云雾雾,我实在是受不了,头一直很晕。  刚从车站出来,站前的广场上人山人海的,每每春运大概也就如此吧。  点上一支久违的香烟,背着只装有护肤品的空包,我有些找不到北的感觉。  雾气弥漫,人海茫茫,我们成了这座石头和流水扎成的城市的点缀。  老三说咱还是先找个吃的地方再说吧,这里太恶心了,一下车就被打劫了一样,你看后面那几个人都拉我们几百米远了。想想也是,自从我们出车站,那几个人就一直在后面扯我们衣服,都在吹自己的旅馆多好多好,叨叨不绝的,让人有种面对吹风筒久了很厌恶的感觉。也罢,他们确实不知道我现在最需要的不是住处,而是温饱。  印象中,重庆真的和抢劫没什么区别,...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2270)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2011年12月19日 12:37:13

小说:古楝树下的恋人

  冬天的傍晚很冷,风吹着满地的落叶,沙沙的声音让人更觉得荒凉。  村头的那棵古楝树早已被风吹得没了叶子,光凸凸的枝丫在北风中迎风飘遥。围观的人们陆陆续续地散去了,只剩下被五花大绑在树下的胜安和静雯,他们背对着背被绑在同一棵树上,一棵古老的古楝树上。  他们已经被绑了整整一天了,连一滴水都没得沾过。  他们全身都是伤,嘴唇都干裂了。静雯微微隆起的肚子露出白嫩的肚皮,她一直在颤抖着,嘴角的血丝凝成了一块。由于被严重毒打导致下身出血,裤裆上一直有血往外渗。  “小雯,你再坚持一会儿,我把绳子磨断了就给你解开。”胜安一边说一吃力地往树上磨着绳子,只是他们都被绑得太紧了。  “我没事儿,你就别弄了,留点儿力气吧,这么大一棵树又这么粗一根绳子,绑得那么紧怎么弄得断,你的手都磨出血了。”静雯心疼地说,胜安手上的血湿冷了她的手。一阵风吹来,...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6220)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2011年12月10日 14:18:09

远嫁他乡的妹妹

  去年,几乎同一个时间,两个妹妹都出嫁了。
  最勤快的老四远嫁湖北,从小大家最为宠爱的小妹也远嫁四川,她们俩结婚时我这个做大哥的都没能参加她们的婚礼,现在她们两个都有自己的小孩了,有时想想还真的挺对不起她们的,但更多的还是想念她们。
  想念她们孩时可爱纯真的样子。
  昨天,几乎同时,她们都给我了电话。
  先是老四打来,才和她聊几分钟另一部电话又响起了,是小妹。
  像小妹说的一样,虽然她们从小和二哥比较聊得来,但不管怎样,只要有事或是什么疑惑她们都会找我的。这点倒是不得不承认,老三虽然从小就性格内向不爱说话,但两个妹妹却性格开朗,跟他话题也特别多。可能是我从小就因为出外面读书一直没在她们身边的缘故吧,她们和我话很少,但却也最听我的。
  也难怪老四常说,我这个大哥当得有失水准了。
  最近她们俩的电话一直都很多,尤其是老四,家公家婆都是当兵出身的,...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4) |  浏览(63252)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2011年12月07日 15:11:42

爱一直在心底

      我经常调侃自己,说自己提前过老年生活了。  平时有空的时候,尤其是周末的时候,我经常去公园里和老人一起拉琴唱歌,感觉挺惬意的。  昨天和往常一样,没事做了便早早起了床,随便在路边买个包子做早餐便去公园了。  正当我和一群老人唱歌唱得起劲时,突然有人轻拍了一下,回头看是一位大概六七十岁的老大爷。  我用桂柳话说“阿公,有什么事吗?”  “你能帮我看一下我老婆吗?我去给她买些吃的。”老大爷一边说着一边指着坐在石凳上的老奶奶。我很是惊讶,“老婆”这个词我们一般听到的都只有热恋中的人们或是年轻夫妇才说的一个词,当它从老大爷的嘴里说出来时,让我这个未婚剩男感到无比的无地自容。恋爱时我也常叫“老婆”一词的。  我刚答应,大爷就匆匆地走了,大概是去公园门外买东西去了。  我直线走到老奶奶的身边坐下,习惯性地...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12) |  浏览(35359)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2011年12月06日 16:58:12

小说:我爱你,永远!

  知道佳翔去世的消息已经是他出殡一周后的事了,冷月哭了成了一个泪人,除了自己没有人知道她为什么哭得那伤心。  冷月正在房间里翻看着她和佳翔在一起时的合影,没有声音,只有眼泪在不停地往下流。  门突然响了“月姐,你在家吗?”  这声音冷月很熟悉,她知道是佳云在敲门。  “月姐……月姐……”声音越叫越大。  “小云,好久不见了,你怎么来了?”冷月一边开门一边擦拭着脸上的泪痕。  “这是我哥走之前叫我亲自送来给你的,袋子里有二十万现金,包裹里我不知道是什么,我哥只说里面有一封信和一些东西。”说完佳云转身就走了“还有些事需要办,我就不打扰你了,再见。”  面对着突然出现的多年不见的佳云,面对着二十万元的现金,面对着装有佳翔信件的包裹,冷月像木头一样呆站在那儿,许久才回过神来。  “你哥还说些什么吗?”可这时佳云已经走...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5596)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2011年09月24日 18:48:25

望穿秋水

    无可否认,秋天真的来了,凉丝丝的,如水一般。
    打小起,我就格外喜欢地这个季节。
    周末的天气挺好的,想想在家也是闲得慌,于是拿着鱼竿便出去了,去郊区散散心。
    天池山,邕江畔,晴空万里,浩瀚江涛,别样的心情,别样的美景,真是美不胜收。
    本打算出来钓鱼的,当看到这般景象时,孩时的野性竟在无意间萌生了,随便捡起身边的一根枯木便疯了似地在江边狂奔。
    大路早已经看不见了,小路也是一边江水一边旱地。见到一个鼠洞就掏一下,碰到蛇皮就翻一回,所有的工作压力所有的生活烦恼,都在这一刻消逝了去,心情可谓是云淡风轻惬意之极。
    沿着被老鼠走得光滑的“鼠道”寻去,在一片浠浠拉拉开着几朵花瓣的茉莉花地里见到了一个巨大的鼠洞。小时候常去山上熏老鼠,见到这么个洞洞下意...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2663)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2011年08月27日 02:07:58

三生三世

    轮回路上,我们几经相遇;尘世间里,我们又几度重逢。    前世情未了,今生缘未尽。    华灯初上,窗外的路灯还显得有些昏暗。整理房间时,无意中在枕边发现了一根你掉下的长发,把它轻轻绕于指间,却不小心凝住了早已斑驳的思念。    前世,我只是一只苍蝇,一只折了翅膀的苍蝇,每天都停在你的窗前,只为能多看你一眼。    轻轻地飞来,尔后又轻轻地飞走,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直到岁月慢慢地把我风化,把我消蚀,把我淹没。    那天,我无意的路过,却被你如初的背景模糊了视线,前尘往事,纷至沓来。    曾经,是我们相遇得太早,还是我们相爱得太晚?曾经,是你太年少,还是我太轻逛?一切也都已经过去了。    再回首已枉然。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2365)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2011年08月20日 18:27:06

爱比恨多一点

    我承认最近我被朋友们的电话给炸晕了。
    对于婚姻,我自认为是没有发言权的,毕竟我尚未结婚,甚至是一个单身大叔。只是,最近电话确实挺多的,一个两个都是因为离婚而苦恼。除了闲聊,我还能说什么呢?
    是的,我确实没话可说了。
    昨天因工作原因去了一趟武呜,友女来电说昨晚某同学又和老婆打架了,两个都动粗了,实力相当,一个眼角发紫一个嘴角发红。想想,生活都不容易,两口子又何必这般动气动粗呢?我实在是百思不得其解。
    话说回来,这位同学是我十八年前的同桌了,虽然极少联系但也偶尔扯一下这家长那家短的。其实,老早之前就已知道他已经是第三次结婚了,前两任妻子各给他留下一个女儿,现任妻子虽未生得一儿半女的,但也算是老夫老妻了,结婚三年了怎么说也不算短了的。今早得到信息他们可能又过不下去了。我很无言。
...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2) |  浏览(3504)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2011年08月09日 21:52:33

竹篱笆

    人有时候真的很是奇怪,明明一切早已风平浪静,却总又在不轻意间被一些鸡毛蒜皮左右着思想。
    上苍很会安排,上周六很巧是七夕。
    平时一个人在家里呆惯了,那天却突地有了想出去走走的冲动。
    民生广场人挺多的,很是热闹。太阳刚落山,江面上倒映着天边的云彩,真是漂亮之极。我就如七老八十的老者一般,穿着休闲得有点儿过份的大短裤,双手交叉在后背,独自休闲自在地瞎逛着。偶尔看看滑旱冰鞋的小朋友,偶尔和放风筝的老人攀谈着谁的风筝飞得更高。
    这景这情,这人这事,真是美到了前生。
    “庆哥……庆哥……”
    后面突然有人叫,我回头张望,原来是一位多年不见的老朋友。
    “呵呵,怎么是你啊?什么时候来南宁的?”
    “昨晚就到了,只是没...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3404)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12 3 456» Pages: ( 3/6 total ) 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