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869625
用户名:  姚小远2015
昵称: 
来自:  上海 徐汇

日志分类

日历

2019 - 4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    
«» 2019 - 4 «»

存 档


日志文章列表

2019年03月26日 22:06:03

什么都没了,我还有文化,还可以东山再起!


窗外的世界在雨里,我在床上半躺着,看着某一天的报纸,朋友短信来问我:如果没了网络你怎么办?其时我正在想,如果一切都失去了,我还剩下什么?她的短信让我想到少年岁月,想到陕西南部的那座小城,想到我煤油灯下闪烁的无忧无虑的少年时光,想到了我少年时代读过的希腊神话和听外婆讲的一些很民间的中国故事。

如果一切都失去了,我还剩下什么?

我想,当财富、荣誉、事业、一切外在的和社会能够给予我的都失去了的时候,我还剩下的首先就是文化,这是我骨子里、血液里任谁也无法剥离的东西,从很小时候认第一个方块字开始,从很小时候听外婆姨姨讲那些很中国的民间故事开始,从学会的第一首歌谣的时候开...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1445)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2019年03月25日 16:59:39

在监狱里,我很怀念她


李愈清是我的小学老师,她没有教过我,但是因为她是红小兵的辅导员,在我经历的蒙昧岁月里,她曾经给了我鼓励、激励和正面的指引,让我感受温暖和有了积极向上的力量和目标。

李老师是西安知青,插队之后招工到了我们厂,在车间工作一段时间后被调到小学,很快成了红小兵辅导员。李老师娴静漂亮、安静甜蜜,有种那个年代少有的从容高贵气质,是我儿童时代最喜欢的女性,

每次上早操的时候,看着李老师的身影出现在二楼广播室或者队列前面的时候,我都会涌起一种莫名的兴奋,那时候我才八、九岁的样子,单纯羞涩、心无杂念,所有的只是对美丽女人的无限好感。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1538)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2019年03月25日 16:58:49

“流浪大师”和夜总会小姐


一个跟夜总会小姐有关的段子说,如果一位失足妇女努力学习考上大学,这叫励志;如果一位女大学生去做夜总会小姐,就是堕落;而实际上,她们是一回事儿,不过是陈述顺序有所不同。

如果一个统计局的公务员一天不务正业去读《论语》、《尚书》之类,口若悬河、夸夸其谈,一定是浪费纳税人钱的骗子和大忽悠;可是,一个统计局的病休人员,二十多年不上班还享受全额工资待遇,一天到晚悠哉悠哉流浪,就是因为读了几本书,竟成了“大师”和最火、最红的偶像,这是《山海经》、《搜神记》、《聊斋志异》都不敢有的古怪现象!

那个叫做沈巍的流浪汉说,他所以离开单位是每天...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1389)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2019年03月20日 20:26:49

蠢货年代,孔乙己是你们这些蠢货的亲大大!


一个能说《尚书》、《论语》里面句子并且读书的流浪汉,借助抖音瞬间成为这个年代耀眼的网红。

明明是一个上海普通大学的毕业生,却被描述为复旦大学的高材生;明明工作停职时候还没有结婚,却被绘声绘色为因为妻女车祸离世而精神出现问题,从此开始了长达二十年的流浪生涯;明明是跟家人和邻居价值观无法兼容开始不回家流浪的、生活里的无能偏狭者,却被消费成了“流浪大师”,这可真叫人恶心。

一个流浪汉因为读书、爱惜书就可以成为“流浪大师”,鲁迅笔下的孔乙己,能写出茴香豆的“茴”字的四种写法,就应该成为这个年代最博古通今的国学大师。读书...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1874)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2019年03月15日 20:21:24

我是“卖酒的姚小远 ”!(下)


开客栈,我用了十天左右的时间就决定了;卖酒,我却用了一年的时间去做调研和思考,然后才下定决心,认真卖酒。

写一篇文章,我用一个小时左右,思考的时间也许会是几天、几个月甚至几年;做一个公众号,我要用几十天几百天;他们封杀一篇文章,按键之间;他们销毁一个公众号,按键之间;按键之间,多少罪恶因此完成!

写过一篇文章,“我用一世英名为你背书”,从一个写文章的书生到客栈掌柜的到卖酒的大爷,我经过了半生;从公众号“小远说理”到“卖酒的姚小远”,也就是几日之间。

我...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1825)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2019年03月15日 20:19:50

崔永元的悖论或者两难处境


我说过,大陆地区已经是一个三无社会:无底线、无共识、无真相。三无社会是一个验证存在主义哲学的社会,他人即地狱是这个社会最真实写照,每个人的手都是肮脏的,每个人都是有罪的或者是罪犯的同谋。这是一个互害社会,没有人会信任谁,也没有人值得信任。

调查组公布调查结果,王林清监守自盗,贼喊捉贼。即使王林清电视认罪,信誓旦旦,还是有很多人不相信这个结果。当然,如果调查组的结果人人都信,也就不会有罗生门。大陆地区没有真相,没有谁有说出真相的勇气,也没有人有被人信任的能力和能量。于是,大陆地区注定有两个真相,一个是真正的、真实的真相,这个真相经常被隐藏、歪曲和篡改;一个是人们以为的、愿意相信的真相,而这些真相,基本上也不是真相,甚至跟真相南辕北辙,背道而驰。...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1815)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2019年03月13日 20:34:24

给董明珠写篇文章,让她好好学习!


两会上,人大代表董明珠如是说:“偷要判十年,捡到不交判五年,这个社会就稳定了,我们立法也好,做一些制度建设也好,一定是为大众服务的,它在日益完善。”

董明珠说的是手机,按照董明珠的理解,现在手机在我们生活中是必不可少的,手机上有很多功能,特别是很多手机都绑定了银行卡,所以丢失手机应该无偿退还。

偷手机判十年,捡到不交判五年,这个提议既吓人又雷人,董明珠的法盲本色,暴露无遗。由此,也再一次证明一个常识,董明珠这种出身底层又没...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1758)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2019年03月13日 16:03:14

我是“卖酒的姚小远 ”!(上)


因为一篇写大妈的文章,“小远说理”这个公众号,与世长辞了。

我常说,人要讲理,遇见不讲理的时代,咱更要讲理,因为讲理是文明人的标配,不讲理的都是野蛮人。我相信,总有一天,文明会把野蛮给进化了。

博客时代是一个回不去的时代,站在今天看博客时代,那是一个自由和野蛮生长的时代,虽然资本已经嗅到血腥,政权已经意识到风险,但是,面对新事物,他们都有些没有准备好,措手不及。于是,在那样一个草根可以尽情呼吸的时代,凭一己之力,我也曾脱颖而出过。

多年之后,某境外...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1470)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2019年03月12日 16:30:10

哀悼自己!


这个时代,我们都需要哀悼自己。

春天已经来了,春天来临之前,很多故事已经被埋起来;春天来了,我们自己也会被埋起来,就像歌里唱的,我们已经被埋在春风里。

 

我自己都记不得,已经经历了多少次封杀,在这样一个祸从口出的时代,又有多少人像我一样,坚持这么久,戴着镣铐跳舞?

如果能够文责自负,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问题是,这个时代,没有人会让你付出代价,你越斯文,他们越堕落。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1324)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2019年03月12日 16:27:34

谁是这个时代最大的问题,谁自己知道!


我有八条狗两只猫两只鸡还有一个客栈

狗负责嚎叫、破坏,把一切搞得乱糟糟

制造一些小惊喜,猫给我,心理安慰

母鸡下可以孵小鸡的蛋,公鸡打鸣

这些动物们在客栈里,井然有序,客栈

还有酒,来自古中国的酿酒方式

从江南到边陲,酒的名字,就是我的名字

酒的品...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1364)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2019年03月11日 21:38:32

陈胜吴广没有未来!


中学语文教材删除《陈涉世家》引起的争议渐弥后,我写了一篇文章“《陈涉世家》早就该被从教材里删除了”,意犹未尽,还有话说。

前几年看到过一句语焉不详的话,什么什么就缺陈胜吴广了。即使这话事出有因,也让我觉得是在耍流氓,都什么年代了,还希望出现陈胜吴广,既愚昧,又无知,还特别怯懦。

司马迁《史记》里,记录了陈胜的三句牛人牛言。第一句是“苟富贵,勿相忘!”第二句是“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前两句是陈胜对他的发小和一起打短工的小伙伴说的。后来,陈胜大泽乡揭竿而起,发迹为王了,这些知道了鸿鹄之志的燕雀们记起了“苟富贵,勿相忘...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1190)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2019年03月11日 21:37:36

谁不是申纪兰?


写过一篇文章,如果我做官,也是贪官。即使如何特立独行,一旦进入体制,谁又能够免俗,更不要说脱俗。

《圣经》里有一个故事,一个荡妇被带到了耶稣那里,按照规定,这个荡妇要被乱石砸死。耶稣对众人说,你们谁是无罪的,就可以用石头丢她了。结果,没有一个人能够问心无愧地捡起石头。

刘少奇被以叛徒、内奸、工贼名义开除党籍的时候,除了陈少敏,整个中央委员会可都是举手同意的。

申纪兰最为人诟病和嘲讽的,是参加了所有人代会却从来没有投过反对票,问题是,谁又投过反对票呢?是莫言投过反对票还是崔永元投过反对票?是成龙投...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1108)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2019年03月08日 21:55:02

如果能够穿越到,1949


四十岁生日的时刻,我

构思过一部小说,万一

我能活一万年,当我

最大的儿子九千九百九十多岁的时候

我最小的儿子

刚好满月

 

我住在南京路上的和平饭店

俯瞰外滩,喝了六瓶朗姆酒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1364)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2019年03月08日 21:52:25

天堂里没有天使,妇女节里没有妇女!


——关于三八妇女节的哲学思考

三八妇女节莫名其妙成为女神节之后,作为女性节日的三八妇女节,就已经失去其所有本意和衍生意义,该寿终正寝,最终成为木乃伊了。

以劳工权利运动为开始,成为节日则是女权运动的觉醒和革命、解放这只异形母鸡下的异形的蛋。这只蛋已经被绝育,不可能孵出其他什么东西。鸡飞蛋打,是必然结局。

商业是人类文明发展到今天最有腐蚀性的解构剂,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的改变,会改变一切;即使是如何强大、顽固的力量,都会被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所解构。革命和启蒙都不再需要,真正能够改变世界和未来的,是时间和科技创新。以后的所有转变和改变...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1087)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2019年03月04日 17:50:57

此刻,我与人类隔着一百码的距离


一念花开昔年店客栈的黄昏,安静极了

八只狗都窝在自己的木屋或者航空箱里

不管是泰迪、柴犬、苏格兰牧羊犬还是哈士奇、阿拉斯加和那两只流浪犬

两只猫更无话可说,他们的眼睛慵懒而玩世不恭

隔着一堵墙和一只木屋,两只鸡开始假寐

书柜上的书、果盘里的水果和花瓶中的各式鲜花

等待着那些永远做不了归人的客人的归来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1054)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2019年02月25日 19:13:25

江青的人性光芒!


江青算是中共高层少有的、有人性光芒的人。她敢爱敢恨,即使毛的继承者们抛弃了她并且让她承担了毛所有的罪恶和罪责,她也没有抛弃毛,而且至死都保持着对毛的忠诚。这是中共体制内很多人做不到的。

有一段关于江青为陈景润流泪的真实片段可以看出江青的人性光芒。

1973年3月底,江青在《国内动态清样》看到陈景润糟糕的学习、生活、工作条件。住在只有6平方米的小小房间,这个小小房间还缺一个角,原来楼下锅炉房长方形的大烟囱从他的3楼房间中通过,切去了房间的六分之一。窗子用报纸糊得严严实实...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1229)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2019年02月25日 19:10:53

这个时代只有我,还保持着清醒!


鸡鸣,或者狗吠,在凌晨三点

到四点的丽江,在北门坡子云巷92号的

一念花开昔年店客栈,天台上

古城里,或者山坡,象山像一只大象

你是我一直思念的思念,星星的光芒

我是你一直思想的思想,月亮在几个小时候之后

残片漂浮在蓝天上,白云是岁月的新欢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1220)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2019年02月21日 21:20:05

咪蒙是一只鸡,我为这只鸡悲鸣!


自媒体上被全网封杀的这一刻,咪蒙就死了。

我从来不喜欢鸡血鸡汤,本来,咪蒙还有一次被我喜欢的机会,那就是,她是一枚美女;遗憾的是,写文章的女人哪里有什么美女?于是,我从来就没有喜欢过咪蒙。

而且,因为不喜欢鸡汤鸡血,又因为咪蒙不是美女,我对这个咪蒙现象和现实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沧桑感。

她活着,我无所谓;她死了,我竟然心疼起来。

即使咪蒙有一千条错误,她已经道歉了,也有一些算是真诚的行为,但是,屠龙刀还是举起来了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1532)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2019年02月21日 21:17:05

江山如画,你亦如画!

 


做客栈已经三个年头,大多数时间,每天起来,就会来到天台上眺望。眼前是大研古城、是狮子山上的万古楼、是文笔峰,是绵延的青山、是少年情怀的蓝天、是少女梦幻的白云,这里是丽江,这里是一念花开昔年店!

我身后是象山余脉以及错落有致的客栈和民居,像是五颜六色的游客涌向一座沙滩,热闹与宁静同在。于是,此刻,江山如画的感叹便在我浑身的每一个细胞里活跃起来。

此情此景,引我说过一句特别无厘头的话: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一时多少傻逼!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1376)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2019年02月21日 16:56:11

姚小远是中国的第三种人!


很多年前,遇见过某出版社的编辑,大雪天喝了一瓶二锅头,谈出书。我多年的随笔,可以出很多本书,比如“瞧我这一生漂泊的”、“美女难养,我就养一只藏獒”、“与人民为敌”等。合同都签了,我还请当时籍籍无名的小姑娘潘幸知给写了序。后来,不了了之。

以上三本书名,都是我的文章名。这个时代,敢与人民为敌又说出来的人不多,人家即使是真心与人民为敌,说出来都是为人民服务。

多年前,我写过一段话:既不谄媚权贵,又不谄媚民众。后来,北平的老刘跟我说,你是两头都不会落好。说...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1549)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1 2 3456» Pages: ( 2/24 total ) 4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