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41788
用户名:  hhdls2009
昵称:  东哥

日历

2017 - 6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 
«» 2017 - 6 «»

日志分类

最新评论

存 档


日志文章列表

2009年10月05日 23:05:16

[置顶]月光里的山村傩戏

      八月十六山村的夜晚,亮如白昼。

月光透过浓密的榕树枝叶,照在村头的土地庙上,黑矮的泥墙上印着斑驳的迷彩,平添了一层层的神秘。几十个村童、七八个老人或...

Tags: 山村   傩戏   跳岭头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2) |  浏览(609)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2009年02月13日 23:08:17

[置顶]用三只眼睛看娱乐

 

孙悟空一吹,只变得几个猴子,刘谦一鼓掌,却鼓来千千万万的粉丝,我有教训,得用三只眼睛看娱乐,笑笑而已。


人家大卫的飞机在你的眼皮底下也能消失,还不敢称牛。一颗刚敲下的蛋黄掉在戒子上,你却以为戒子真的早飞入鸡蛋中了,不疯狂一会才怪呢。魔术,我是一巧不通,破解刘大师的法术对我无疑是想解开哥德巴哈猜想,但我想,用一滴药水在纸做的道具上画个圈应是不太难的事。


Tags: 娱乐   炒作   金融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4) |  浏览(204)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2009年02月08日 17:26:45

[置顶]一声声叹息

 

年初七,钦州某单位一个毕业两年的女大学生,将如鲜花般的生命撒入空中白云;近日,退选亚姐孙亚莉香销玉毁。为什么生命的绿叶会在自己的恶剪下飘落,想着,不禁让人一声声叹息。


降临在多灾多难的人生,本不是我们的选择,那么,活着不正是生下来全部的道理和意义吗?自然的来自然的去是生命自然而然的道理,用不着做高深的哲学、宗教的探究。


Tags: 女孩   自杀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2) |  浏览(197)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2009年02月05日 09:21:49

[置顶]让嫩绿的希望舒展在新年的征程

让嫩绿的希望舒展在新年的征程


 


Tags: 希望、征程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6) |  浏览(454)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2009年02月01日 15:03:54

[置顶]炮声里的祈福

   “羁鸟恋旧林,池鱼思故渊。”,没有刘邦唱着大风歌衣锦还乡的豪气,也没有陶渊明载欣载奔归田园的喜悦心情,但卸下行囊,拂去风尘,摘下心头上的面具,眼下的老家依然是那样的亲切,在一片乡音的问候中,喝一碗老茶婆,逗逗竹荫下啄食的小鸡和闲卧在食槽边上打盹的老鸭,心就随着远处青瓦房上袅袅升起的炊烟轻轻的飘了起来。


   晒场上我碰见了杨舍,他乐呵呵的笑我什么时候头上已过“霜降”,我抓着他粗糙的双手,望着他一脸的沟陇,心中轻微的叹息,鼠去牛来,村头那棵老黄榄树风雨中就这样的悄悄的刻上了多少年轮。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十二岁那年我成了全职的牛官。杨舍总在周日帮他妈看牛,村里的青山绿水中常有...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145)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2009年01月24日 14:45:19

[置顶]牛歌

斜阳中的寒雨正随风舞动


细嚼着干草啊牛棚四面透风


一筒热乎乎的米汤温暖老牛的心


湿润润的眼睛只有老农最懂


听天地间鞭炮声轰隆轰隆


看,看守儿童已挂起高高的灯笼


 


山坡上依然果压枝头寂寞过冬


栽果的夫妇早已在远方打工


弯弯的山路啊老牛伴老农在山头遥遥相送


春晚就要开播年饭渐渐冰冻


山那边飘一声长长的车笛


孩子们笑了篝火正烧得通红


 


潺潺的清溪啊嫩绿绿的沟陇


满山的野花开遍弯月当空


布谷声声啊童笛悠扬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142)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2009年09月10日 19:10:44

防 城 港 诗 组

防 城 港 诗 组


Tags: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1) |  浏览(226)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2009年01月27日 09:25:32

剪辑故乡的影像





 


 


    开了一百多公里...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225)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2009年01月23日 22:00:00

存酿的年味

    大年三十,总先吹几阵寒风,却带着一身的喜气准时光临各家各户。新近的大年似新酿的米酒,虽是浓烈,却少些韵味,远去的大年新春就像窑藏在心灵中的年份美酒,不时的飘出一股辛辣、香醇、甜美的年味。


    过年永远是小孩的节日,逼近年关是《白毛女》中杨白劳的真实感觉。二三十年前的农村,我们是多子少福的家庭。过年父母少不了一番谋划,我们小孩也挑起粪箕,荷把锄头翻爬青山矮岭,挖回扫把木的小木头,寒冬腊月一堆小篝火是少不了的。


    腊月二十九,村里就像联合国到处挂满了花花绿绿的旧衣烂被。大人们一片忙碌的身影,穿梭在小孩稀疏的炮声中,仿佛在说大年三十到了,到了。


  ...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5) |  浏览(615)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